第49章

楚楚不知道那老道为何能走得那般迅疾, 但她知道凤命是什么意思。

稻草人书屋

回程的马车上, 她不安地攥紧贺时霆的衣袖,低声唤道:“霆哥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从遇到那老道后,贺时霆的脸色就一直不是很好,他见楚楚不安,把她捞到自己的腿上,“宝宝怎么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楚靠在他怀里,道:“那道士是被人砸过招牌的, 他算命肯定不准。我只会嫁给霆哥哥,不可能会去宫里做皇后的,对不对?”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贺时霆脸上的阴沉之色有所缓和, 答道:“对,他不过是个满口胡言的老道罢了,那些话宝宝不必往心里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话是这样说, 可贺时霆心里清楚, 若那老道果然是临山道人,那他今日的话极有可能成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虽然方才周遭无人,似乎也并未有人认出临山道人, 但那终究是在大街上,此事万一被旁人知道, 只怕会后患无穷。

稻草人书屋

元宵节后,楚楚没有再闲着,又开始上课和练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年前最后几节课,孟先生正教她作画。楚楚给自己和贺时霆做的那两身衣裳, 上面的绣纹就是她自己画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惜过年期间,她只顾着和贺时霆厮磨,很少动笔,因此对作画都有些生疏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孟先生见状,给楚楚布置了好些功课,楚楚便整日待在花园中,把春日里的花鸟都画了个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学习功课之余,偶尔也溜出去玩。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贺时霆从不拦她,左右她只会去那么几个固定的地方,每次也都老老实实带着丫鬟侍从。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他唯一不喜的,是楚楚近日三番五次地跑去玉器铺。那铺子的掌柜妖妖调调,看着便不是什么好东西。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楚楚却很喜欢玉器铺的姚娘子,最近总去玉器铺,偷偷跟着姚娘子学习雕琢玉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新得了几块好籽料,想拿来做一对和合如意的玉佩。 www.daocaorenshuwu.com

因为是要做给贺时霆的,光是玉佩的图样,楚楚就设计了好久,画了改,改了画。 www.daocaorenshuwu.com

定下图样后,楚楚偷偷地在玉器铺拿普通料子练手。她气力不大,往往练不了多久,手就会很酸。 www.daocaorenshuwu.com

楚楚怕被瞧出来,不敢让自己受伤,每次都做得格外小心细致,因此速度也格外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日,贺时霆说了不会很早回来,让楚楚自己乖乖吃午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楚这头应了,那头等他一出门,就往玉器铺跑。 稻草人书屋

她知道贺时霆爱吃醋,去玉器铺之前,沿途先去了趟星辉堂。这样待会回家,贺时霆问起来 ,自己就不是只去了玉器铺,他也可以少吃些奇奇怪怪的醋。

稻草人书屋

正好上次她在星辉堂定制了几对鲜花滴坠,今日顺道来取。

www.daocaorenshuwu.com

星辉堂的大掌柜见着楚楚,立刻谄笑着亲手送上滴坠,又令人把最新出的那些首饰头面都搬出来给楚楚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楚看了几眼,挑了套南珠头面,又给贺时霆挑了个紫金明珠冠。

daocaorenshuwu.com

今日跟她出来的是谨和与碧桃,楚楚又给她们一人挑了一只镯子,谨和的是宝石金镯,碧桃的是珊瑚玉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时间也不早了,楚楚挑了这几样,便从星辉堂出去,赶着去玉器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哪想刚到门口,迎面遇上了卫国公夫人与她的好友冯夫人。 稻草人书屋

楚楚不喜卫国公夫人,见到她不仅没打招呼,连眉毛都没抬一下,错身就往外走。 www.daocaorenshuwu.com

卫国公夫人心情正烦闷。继子过年不归,原是她挑拨的好机会,哪想每每她一开话头,丈夫就呵斥她,甚至怪她没有把继子请回家。她自己的儿子又不争气,不肯上进,跑去玩弄妓子,闹得满京城沸沸扬扬,名声很不好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难得今日冯夫人来探望她,陪她出来逛逛,居然碰上了楚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思及近些日子的不顺,和当日在靖远侯府受的侮辱,卫国公夫人冷声道:“站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楚停下脚步,“夫人有何事?”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卫国公夫人淡淡地看着她,“楚姑娘见到长辈,连声招呼都不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楚明亮的眼睛眨了眨,似是有几分不解,“您是我哪门子的长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这话说得倒也没说错,她还没嫁给贺时霆,连婚约都还未定下,仔细算来,卫国公夫人的确不是她什么长辈。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冯夫人素来牙尖嘴利,闻言便冷声笑道:“这位姑娘好没教养。即便你和贺侯的婚约还未定下,卫国公夫人是你的旧主,见到旧主,居然不行大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便是讽刺楚楚的丫鬟出身了。

daocaorenshuwu.com

楚楚还未计较卫国公夫人企图在过年时带走贺时霆的事,这两人倒是先上来明嘲暗讽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原不想理她们,听了冯夫人的话,却垂着眼帘,敷衍地对卫国公夫人行了一礼。 稻草人书屋

卫国公夫人冷嗤,“婢子出生的,果然没有半点教养,连行礼都学不会。迎儿,便是这样的人,都敢肖想进我贺家的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冯夫人与她一唱一和,“不过是个空有一副皮囊,不懂礼数的草包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