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卫国公府登时乱作一团, 谁也想到楚楚居然真的敢把大门砸烂。 稻草人书屋

在众人都惊诧不已之际, 一个门房飞也似的跑了,想去向管事禀告此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被楚楚带来的人拦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得到卫国公此时正在奉正院书房的消息,楚楚径直往奉正院走去。 www.daocaorenshuwu.com

她身子不适,一路都是由谨和搀扶着的,虽然看着走得笔直,实则身上的大半力量都靠谨和支撑。

稻草人书屋

一路上,楚楚她们遇到府中许多下人, 那些人被楚楚砸门的凶横劲吓到,纷纷避让,生怕楚楚一个不悦, 把他们也给砸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楚快走到奉正院的时候,卫国公夫人才得了消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站到院门不远处,嘲讽道:“我当是谁这样野蛮无理, 连国公府百年大门都敢砸, 原来是你。麻雀就是麻雀,粗俗低贱,飞上纸头也当不了凤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楚没有功夫和卫国公夫人缠磨, 闻言冷淡地撩起眼皮,瞥她一眼, “你再多说一句,我让人割了你的舌头。” www.daocaorenshuwu.com

卫国公夫人被她看得心头一惊,继而怒道:“你敢!”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楚楚不欲与她多言,让人拦住她, 自己往书房去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卫国公也知道了楚楚来的消息,知道躲不过去,只好见了楚楚一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寒冬腊月,书房的门却是大开着的,楚楚让跟着的人退得远一些,确保自己在他们的视线内,而他们又不至于听到自己和卫国公的对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父亲。”楚楚神色严肃,“我现在不想问您为何拦我。我只问一句,您真要眼睁睁看着您的儿子有难,却不施援手吗?”

www.daocaorenshuwu.com

卫国公自知理亏,可长子若果真涉及了鲁王之事,他别说营救,能明哲保身就不错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楚见卫国公不开口,又道:“他可是您的亲生儿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卫国公看着眼前艳丽无匹,气势逼人的儿媳,好半晌,才呐呐道:“那个逆子已经分府另居,即便他做了再大逆不道的事,也与我无关。”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可真会撇清关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楚看着卫国公,眼神冷得似冰,“七日前你收卢知州三万两贿赂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卫国公大孩,“你莫要信口胡言!”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楚楚有些站不住了,她扶着椅背,慢慢坐了下来,等卫国公的情绪平静了些,才淡淡地道:“我手里有你所有贪污受贿的证据。” 稻草人书屋

卫国公以为自己做的那些事都很隐蔽,忽而听到楚楚这样说,心虚不已,有些乱了分寸,“你想做什么!我是贺时霆的父亲,我若出了事,他只会被牵连得更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因为腰酸,楚楚不着痕迹地蹙了蹙眉头,“夫君和你已经分府另居,你做什么都与他无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方才卫国公拿来堵楚楚的话,又被楚楚拿来堵住他的嘴。

www.daocaorenshuwu.com

他恼羞成怒道:“怎么可能无关?如今他随时可能被陛下问斩,我若出了事,谁能替他转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楚才不信卫国公会为贺时霆转圜的鬼话,她抓住卫国公话里的重点,追问道:“为何陛下要问斩夫君?”

www.daocaorenshuwu.com

卫国公自觉失言,没有接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楚扶着椅子站起来,靠近卫国公,逼问道:“你知道什么!”

稻草人书屋

卫国公沉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楚斥道:“虎毒尚且不食子,他是你的儿子!你不救他,难道还要帮着害他的人封锁消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卫国公无法,只得回道:“哪有人害他,是他自己做出那等大逆不道之事,惹得陛下震怒,我能有什么法子?”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楚楚紧盯着卫国公,“你到底知道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原可以用卫国公贪污受贿的证据逼迫他说出实情,此刻却没了任何和卫国公谈话的心思。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冰凉刺骨的雪刃抵在卫国公喉口,“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卫国公没想到楚楚看着柔柔弱弱,手里居然随时握着匕首,一时不查,脖子上就被划出一道血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说得很快:“我只知道,昨日陛下忽而兴起,去冷宫附近的梅林赏梅,被姚废妃歌声吸引,进了冷宫。不久,姚废妃被从冷宫放出,陛下召见了时霆、晋王和大理寺卿等,几人昨夜都未出宫。”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楚楚将刀刃抵得更深一些,冷声比屋外的北风还寒凉,“还有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还有,还有……听说陛下已经派人去召回被流放的鲁王妃和鲁王侧妃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还有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没有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楚楚松了松手上的力道,但没有把匕首移开,“你若敢骗我一个字,或是把今日这些话和第三个人说,我立刻将你所有贪污受贿的证据都流传出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卫国公艰难地应了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楚放开他,离开了卫国公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知道卫国公肯定是误会了,那些对宫中发生的事略知一二的人肯定也误会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皇帝查的不是鲁王谋反的事,而是鲁王被谋杀的事。贺时霆也不是被怀疑参与谋反,是被怀疑谋杀皇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距离鲁王的死已经过去了近一年,现在再要追查,最容易搜寻到的证据就是人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