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席间众人皆屏气凝神, 不敢轻易出言, 生怕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咚”。

daocaorenshuwu.com

一个仙鹤瓷杯落在铺着绒毯的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众人的视线全都聚集在摔落瓷杯的楚楚身上,侍立在门边的丫鬟见状,立刻蹲下来捡,被楚楚拦住了。

稻草人书屋

楚楚含笑望着柳夫人,眼里暗藏的情绪无人能捉摸得透, “柳夫人,我的杯子掉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屋内一片鸦雀无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柳夫人心中微震,逐渐浮现一个不好的猜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楚没有再开口, 就那么淡淡地看着柳夫人,看得她挪动步子,跪下在楚楚身前, 捡起那个茶杯, 用双手捧着,递给楚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柳夫人只觉得无数火辣辣的视线集中在自己背上,屈辱如潮水般将她淹没。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良久, 那个茶杯都没有被取走。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楚楚抿着唇,笑意若有似无, 仿佛烟雨迷蒙中的山茶花,“一个脏了的瓷杯,柳夫人即便再稀罕,也不该递给我。你当东宫同你们柳家一般, 什么脏的臭的都不挑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话似乎在说杯子,实则在说柳三姑娘。

www.daocaorenshuwu.com

似乎在对柳夫人说,实则在警告在座所有对东宫怀了心思的人。

www.daocaorenshuwu.com

柳夫人的脸色顿时涨红地要滴出血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席间气氛僵硬,傅夫人眼睛一转,笑着将蜜儿抱到楚楚面前,“这孩子在我腿上坐了会,闹着要看漂亮舅母呢。” 稻草人书屋

傅夫人一开口,众人俱都笑着接过话茬,开始说教养孩子的趣事,不再去管跪在地上的柳夫人。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今日是大长公主寿宴,楚楚不欲生事,便顺势逗起嫩豆腐似的小蜜儿,同那些夫人们聊些育儿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难得听到这么多和孩子有关的事,一时间听得津津有味。 稻草人书屋

高宗正的夫人性子最爽朗,说的也最为逗乐。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我那夫君看着冷面阎王似的,我们琳儿小时候,他呀,整日抱着不肯撒手,连脚丫子都亲过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琳儿四五岁后,喜欢和年纪相仿的姐姐们玩,不爱同他腻歪了,他还很是失落了一阵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另一位颇为富态的俞夫人笑道:“可不是么,我家大郎幼时都是乳母带着睡的,轮到小女儿,我们俞侍郎可心疼得紧,每日都要抱到正房一同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到这个,邹将军的夫人也忍不住了,“哎呦,这些男人腻歪起来都一样。老邹平日瞧着是个大老粗,喂儿子吃饭却比我还有耐心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傅夫人抱着蜜儿,亦笑道:“我们蜜儿刚出生的时候,傅郎每日回家第一件事便是抱蜜儿,成日家夸蜜儿可爱,把我都冷落了。” daocaorenshuwu.com

楚楚初时还听得颇得趣味,后来眉心便悄悄蹙了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恰好此时贺时霆到了公主府,他给大长公主贺过寿,便转到女眷的席外,要接楚楚一道回去。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闻说太子到了,女眷们俱都跪下行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贺时霆开口免了她们的礼,声如金玉,淡漠威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楚楚见着他,扶着腰往外走,莞尔笑道:“好巧,太子殿下怎么在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贺时霆见她顽皮,纵容地答道:“来接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不着痕迹地伸手,扶住楚楚腰身,好让她站得轻松些,“累不累?” daocaorenshuwu.com

楚楚红着摇摇头,她的手极力抵在贺时霆的手臂上,无声拒绝他要抱自己的举动。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大庭广众之下,羞也要羞死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他们夫妻十分恩爱地相携而出,只余下两个背影。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在座的夫人们,尤其是有适龄女儿的夫人,但凡真心疼爱女儿的,都逐渐起了别的心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太子威严英俊,周身气势深沉难测,只有看着太子妃的时候,眼神是柔和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太子妃这般得宠,又颇有内宅手段,只怕东宫的水不是那般好蹚的。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贺时霆扶着楚楚往外走,掩在袖中的手一直暗暗给楚楚揉挲后腰,帮她舒缓酸疼。

daocaorenshuwu.com

待出了公主府,他就干脆地把楚楚抱起来,“吃饱了没有?” www.daocaorenshuwu.com

楚楚摇了摇头,乖乖地伸出手让他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席面上的菜她压根没动,唯一夹的几筷子都喂了小蜜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贺时霆倒也不意外。

稻草人书屋

这小祖宗难养得很,娇气又挑剔,往常在东宫,无数名厨可着心意换着花样地做菜,若没有他哄着,她都不肯多吃一口,何况长公主府这样一桌子人围着吃的席面?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他抱着楚楚坐到车内,帮她卸了发顶略有些沉的七宝点翠华凤步摇,喂她喝了口温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甫一上车,楚楚就闻到一股清甜的香味儿,她伸出手,任贺时霆帮她把手上的芙蓉玉镯也卸了,眼睛直往那个散发香味的碧玉碗瞟。

www.daocaorenshuwu.com

“霆哥哥,那是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贺时霆没有立刻回答,他打开车窗,从外面接进个食盒,取出一盅炖汤和几碟糕点。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打开炖汤的盖子,让热气散了散,贺时霆才道:“那是浮星碎冰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浮星碎冰盏是琼楼新出的甜汤,将草莓蜜桃等雕成小指大的花朵,让其浮沉在特意调的甜汤中,再以冰镇,香甜清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