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较量

玄鹰一句话就把顾昀说精神了。

“鹰,”他低低地反问了一句,“你确实没看错?”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玄鹰:“属下以项上人头担保,可确准此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鹰”是所有军种中最特殊的,虽然并非最耗油,但保养维护都极其困难,玄鹰每年都需要灵枢院组织专人来维护,综合算下来,绝不比重甲便宜。相比而言,重甲要常见很多,各军、乃至于蒯兰图的护卫队都越级有那么几套,但放眼大梁境内,成型的“鹰部”,也就只有玄鹰一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些山匪的鹰是哪里来的?

稻草人书屋

从玄铁营偷的么!

daocaorenshuwu.com

顾昀蓦地站了起来,大步走了出去,杏子林匪窝中一团紧张,被卸了兵甲五花大绑的傅志诚跪在正中,一见顾昀,忙高声喊冤道:“大帅!大帅我冤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顾昀抬腿给了他一脚,正中胸口,傅志诚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被他直接给踹飞了出去,一口血喷了老高,呛咳着滚在地上,说不出话来。 稻草人书屋

“你冤枉?”顾昀冷冷地道,“混账东西,你在眼皮底下养着一窝叛军,重甲轻裘俱全,白虹排出二里地去,连‘鹰’都拿得出来,比我大梁江南水军还阔气,你能耐可真大啊傅志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傅志诚狼狈地滚在地上,吃惊神色不似作伪,不住申辩道:“大帅,我对天起誓我不知道他们的铁鹰从何而来,就是我的南疆驻军也没有鹰啊!”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沈易低声道:“大帅,我昨天审了一宿,傅将军自己也说不清那股紫流金的来历,只承认是他叫静虚去联络的。”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与虎谋皮的蠢货,还以为自己养了只花斑黄毛猫。”顾昀狠狠地盯着傅志诚看了片刻,“再探,地图拿来——全体整队,准备围剿叛军,南疆驻军暂时由我接管,违令者军法处置!” daocaorenshuwu.com

他说着伸手挂轻裘甲,摸弓的时候却摸了个空,这才想起来自己那副弓箭已经顺手送给了长庚。 稻草人书屋

顾昀微微愣了一下,问道:“长庚呢?” 稻草人书屋

静虚道人飞快地穿过长长的山中密道,那里有个人在等他。

www.daocaorenshuwu.com

那是个高个子男人,汽灯下的五官犹如刀刻,嘴角有一道深深的法令纹,看不大出确切年纪,也看不大出是具体是什么地方的番邦人,总之不是中原人,他的脸晒得黝黑,露在外面的皮肤裹着一层历经风霜之色,眼睛微微泛着一点蓝,正盯着一个巨大的沙盘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面对这个人,静虚显示出了十二分的谨慎:“雅先生,那顾昀会上当吗?”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雅先生”抬起头看了静虚一眼:“你或许可以把他骗过来,但是不可能拖得住他,安定侯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在战场上混,他只要过来看一眼,就知道你们这些天上飞的和地上跑的钢甲根本没有对抗玄铁营的战斗力。”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静虚一呆:“那……”

daocaorenshuwu.com

雅先生竖起一根手指:“记得我告诉过你,玄铁营是三代人穷贵国全国之力打造的,是这个世界上最顶级的军队之一,它是一件超出了我们这个时代的凶器,你不要妄想能同他们正面战斗,那将会像一个巨汉殴打婴儿,我们要做的,只是短暂地调虎离山,拖住他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的手指在沙盘上轻轻一点:“顾昀会被我们放在明面上的飞鹰和重甲引来,尽管拖不了他多久——但我刚刚得到了一个消息,傅志诚帮了你一个忙,他把大部分驻军拉到杏子林了,现在南疆驻军的内防正空虚,留守的人甚至还不知道你们已经翻脸的消息。”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静虚眼睛一亮。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你只需要像每次帮傅志诚押送紫流金一样,将人藏在紫流金的运送箱里,西南辎重处的人既不会拦,也不会声张,到时候里应外合,”雅先生做了一个下切的收拾,“一杯茶喝不完,就能拿下西南辎重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西南辎重处里有大批的紫流金,只要一个人拿着火把站在那,别说玄铁营,就是神仙来了也不敢前进一步。 daocaorenshuwu.com

“那里有千万斤的紫流金,一旦被焚毁,就算是安定侯也担当不起这个罪名,”雅先生轻轻拨动着沙盘上悬挂的汽灯,这使他的眼睛在黑暗中跟着忽明忽暗的闪烁,嘴角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你们会有很多跟朝廷谈判的余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们的计划不可谓不周密,但是此时的南疆大地上,还有另一股没有冒出头来的力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杏子林的长庚在玄铁营大军未动之前,接到了第二只木鸟。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第一只才飞过来就被长庚放跑了,沈易连根毛都没摸着,眼见第二只飞进来,沈将军的哈喇子流了三尺长,屁颠屁颠地凑上前,搓着手道:“殿下,你看这个……我来替您代劳拆开好不好?”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长庚痛快地给了他,那木鸟简直以假乱真到了一定程度,抓在手里,除了软硬手感和真鸟有异外,基本看不出有什么区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沈易将这神鸟双手捧在掌心里,感觉自己的心都快化了:“它还会点头,还会一啄一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