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真假

两江沿岸一场大雨下去,并没有北方那种雨过天晴的碧空如洗,反而越发的闷热起来。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江北驻军本是一支真真正正的杂牌军,在钟老将军手下不过一年多,已经很有样子了,倘若顾昀他们闯入的敌军阵营也有这样的素质,大概也没那么容易被他们闹个天翻地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顾昀与钟蝉牵马并肩而行,谁都没有穿甲胄,谁也不嫌谁走得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这些年一直没怎么闲下来过,”顾昀道,“上次和师父聊天不知是猴年马月的事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安定侯私下叫师父,钟蝉也没客气,面不改色地就生受了,回道:“小侯爷越发沉稳了,要是老侯爷还活着,看见您有今日成就,大概也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顾昀接道:“打死我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钟蝉一愣,刀刻似的脸上露出了一点吝啬的笑容:“无需妄自菲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江风自南而来,空中微微含着一点水汽,让人觉得周遭湿漉漉的,顾昀拂开未束的头发,一言不发地望向南岸方向,想起亲眼目睹的荒村与白骨,脸上的笑容渐渐黯淡。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钟蝉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伸手拍了拍顾昀的肩头:“气数一事难以概述,莫要说我等凡人,便是圣人也难以逆世而行,我倚老卖老说句大逆不道的话,为今之计,莫说是老侯爷,就算是你那外祖武帝在世,也未必有什么益处,咱们尽人事,听天命,问心无愧就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顾昀愣了愣,他这老师,真的是熟读兵书、文武双全,当年教他的时候,也是真的不近人情,不料这些年浪迹江湖,整个人也跟着旷达了不少。 daocaorenshuwu.com

钟蝉:“陆上打仗咱们不怕,主要水军还差一口气——你看那西洋人,要么走海路,要么临江,他们也知道这一点,这些日子怎么打水战,我有些心得,还不太成熟,这几天你也不走,有空咱们好好合计合计。”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顾昀一点头:“我知道,咱们的海蛟也不行,这回正好缴了一台西洋蛟,回头让葛晨带回京,看看灵枢院有什么想法。” www.daocaorenshuwu.com

钟蝉叹道:“兵可以训,战备与紫流金,老朽就真的爱莫能助了,只能靠你们这些年轻人尽量周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顾昀眉目一动,隐约知道钟老将军想和他说谁。

www.daocaorenshuwu.com

果然,下一刻,钟蝉道:“雁王少年时在我身边待了几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顾昀:“是,我知道,叨扰师父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钟蝉:“那你知道临渊木牌在他手上吗?”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顾昀顿了顿,想说“不知道”,又觉得有点亏心,只好实话实说道:“他没跟我提过,不过大概也有些猜测……想来要不是临渊阁,杜财神等人也那么顺当地支持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钟蝉“唔”了一声,又道:“雁王少年时,少有年少之人的骄矜,为人自持冷静,性情有些执拗,但并非一味自怜自赏之人,知道好赖,懂得仁义为先——比你小时候强得多。”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顾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钟蝉瞥了他一眼,眯起眼睛,露出一点不易察觉的笑意,一纵即逝:“但我这么看着,少年人不轻狂,有时并不能算是一件好事,他早熟得有悖人性,必是幼年时受苦太多之过——蛮人巫女的事,我也听陈家的丫头说了,你打算怎么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顾昀没有很快回答,沉吟了片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钟蝉道:“乌尔骨缠身,并非他个人意志,我有时候想着,我对他诸多疑虑,其实也并不公平,倘若他只是个寻常人家的寻常人,无论如何我不该说什么,可他不是,他身上连着国祚——子熹,如今朝中一个雁王,牵一发而动全身,离不开他,也不能全依靠他,你明白吗?”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顾昀大概听明白了钟老将军的言外之意——自己留一手,不要让雁王权力太大,必要的时候想方设法以军方之力挟制他,当退则退。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但顾昀没有接这话,只说道:“我会看着他的,师父您放心。” daocaorenshuwu.com

钟蝉一皱眉:“我知道他从小跟着你长大,情义深厚,但你能看着他多久?陈家这一代家主是那个丫头,才这一点年纪,十年八年之内,不见得能指望上她,雁王的神智能撑得下那么久吗?”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我活一天,就保他清醒一天,”顾昀道,“即便有一天他真的失控,我也对付得了,数万玄铁营还在西北守着国门的,不会让他乱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钟蝉微微一愣,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听出了顾昀话音里的别样意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在他们两人在背后瞎担心的时候,长庚与徐令带着顾昀拨给他们的二十个亲卫来到了江北扬州,他们一行人扮作流民实在强人所难,便扮做商人,只说是杜财神麾下临安府一处当铺分号的掌柜,因为打仗被迫迁移至江北,一直没什么事做,这回商会向皇上请命沿运河建厂安顿流民,虽然朝廷尚未批复,但估摸着有谱,于是令其北上做前期的考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临安当铺的名字,掌柜身份年龄正好与长庚对得上,杜万全那边早安排好了,就算有心人去查,也查不出什么破绽,故事编得天衣无缝,大摇大摆地来到了扬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