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大爷,讨点水喝

下课回到家,煮完饭后高鹏接到电话,是怪猎协会所打来,电话就是一串数字:010101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接通电话,“尊敬的用户,您在怪猎协会发布的任务编号为001348721号任务已经完成,请前往怪猎协会验收任务物品。”电话那边传来的是机械的电子合成女音,重复三遍之后自动挂掉。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任务终于有人完成了,高鹏忍不住松了口气,如果任务还没有完成的话他都想给阿呆换一种进化路线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需要支付给怪物猎人的任务奖励,也就是需要支付的信用点都是提前交付给怪猎协会的,然后怪猎佣兵完成任务后直接将任务完成需要的物品交付给怪猎协会,然后由怪猎协会将佣金交付给怪猎佣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这过程中怪猎协会相当于中介的作用。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出门的时候高鹏看了一眼客厅里的阿呆,它还是站在冰箱前一动不动,偶尔笨拙的打开冰箱抽屉,发现没有食物后又将冰箱抽屉合上,过了一会儿又继续打开冰箱抽屉...... 稻草人书屋

仿佛以为这样就能将食物变出来一样,真是傻得可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下楼前往怪猎协会,高鹏直接前往怪猎协会后台将任务完成的奖励领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没有发现的是就在怪猎协会五百米外的街对面有一行三人望着怪猎协会里走出的每一个人,这行队伍里面有一只修长的黑金腊肠犬眯着眼睛轻轻嗅着鼻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其行人里年龄最小的青年忧心忡忡的说道:“大哥,我们这样做会不会被发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队伍里另外一个年纪最大的青年眼中也是闪过一丝忌惮,但随即想到什么,狠狠一咬牙,“爸得的那种罕见怪病只有血髓蚂蟥才能治好,如果老老实实当怪猎佣兵我们要挣多久钱才能买的起血髓蚂蟥,你们还想不想让爸的病治好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旁边一个染着绿毛的青年冷哼一声:“怕什么,这世界本来就是弱肉强食,只要不被发现把柄不就行了,老三你胆子就是太小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我当然想将爸的病治好了,可是哥,能够买得起阴雪松针的家庭肯定不是一般家庭吧,我们怎么下手啊。”三人里最小的少年忧虑的搓了搓掌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笨蛋,我们又不是非要一定动手,只是先去踩点懂不懂?如果真的得罪不起我们再重新寻找目标。”青年死死盯着进进出出的怪猎协会的人群,心绪起伏,他现在也很紧张,哪怕他在灾变前也进过监狱,但也只是因为偷窃罪被抓进去关了两年而已,这种入室抢劫可比偷窃刺激多了。

稻草人书屋

“好,诶,黑金动了。”在他们身旁静静趴着的黑金腊肠犬猛然起身,眼睛泛光的盯着某个方位就要大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青年赶紧蹲下来捂住黑金的嘴,同时不断安抚黑金。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同时下达命令,让黑金腊肠犬带他们循着气味悄悄跟上去,不要发出声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路尾随高鹏回到居民小区,看着这个极富年代特色风格的小区,这三人愣住了,这么有特色的小区居民楼...... www.daocaorenshuwu.com

比他们家也不逞多让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住在这种地方的人能够买得起阴雪松针这种高级食材?就像天天出入高档西餐厅的人居然住火砖平房一样,这种落差感让他们不可思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因为阴雪松针目前在市面上开发出的唯一作用就是充当某些特定属性御兽的高级食材,所以能够买这个材料的人都是非富即贵,毕竟也没有其他作用,买来单纯给御兽补充补充营养。

daocaorenshuwu.com

“大哥?”绿毛二弟询问青年意见,显然就是在问要不要动手。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沉吟片刻,青年摆了摆手,“不着急,晚上再动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啊,大哥,真的要......”第一次做这种事情难免有些紧张,老三胆子最小,揣特不安。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小崽子说不定只是突然发了一笔横财而已,不用担心。”青年尽量让自己面色看起来凶恶。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来吧,没关系的,都到了这里了你还要退缩吗?别让二哥我瞧不起你。”绿毛老二将右手搭在老三肩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半夜,一行三人带着三只御兽缓缓登上楼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漆黑的楼梯仿佛一头阴森的巨兽张开的大口将他们吞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别出声。”青年从兜中取出两根铁丝,然后交叉结成一个叉形,再顺着钥匙孔洞缓缓探进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屋子内,趴在地上酣睡的大紫猛然惊醒,头顶两根触须竖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站在客厅里睡觉的阿呆也悄无声息地燃起灵魂火焰,转过头望向正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咔擦。”安静的楼道里传出开锁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哥,这么快啊!果然不愧是被称作坝桥区第一锁王的男人。”绿毛老二钦佩的说道。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老大动作僵住,额头冷汗冒出。“不...不是我,我锁还没有打开。”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那是哪里传出的开锁声?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你们几个大半夜的不睡觉,干嘛呢?”穿着睡衣的刘大爷从身后门里探出脑袋,揉了揉眼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