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 骸骨暴君

“钱哥,那姓高的什么来头啊?”有人在饭桌上疑惑的问道。

稻草人书屋

“不清楚。”钱远明此时换了一身衣服,也回寝室洗了个澡,毕竟在卫生间的地面躺下可不是什么舒服的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真嚣张,不就是钱哥说话的声音大了点么,仗着自己力气大就随便动手。”旁边一人为钱远明愤愤不平。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好了,没事了,这件事已经过去了。”钱远明微微一笑。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钱哥,平时你也经常请我们吃饭,要不我们哪天放学后找个时间堵他。”“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你们愿意帮忙我很感谢,但我和他已经私了。”钱远明云淡风轻的说道,似乎这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daocaorenshuwu.com

“那高鹏平时独来独往,也没见他和谁接触过,是个怪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你就不懂了吧,高鹏是长安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是长安的?”钱远明一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对啊,他是长安御使生高考第一,华夏区总赛十一。”有关心考试的御使生知道高鹏的成绩。 www.daocaorenshuwu.com

“那他岂不是可以参加世界青年御使大赛了?”有考生惊疑道。

稻草人书屋

“你消息落后了,他不知道什么原因早就退赛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那可真是遗憾。”有人幸灾乐祸的说道,言语间不无嘲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其他人也跟着笑了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钱远明坐在原地,默默听着他们的讨论,看上去宠辱不惊。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他觉得这也是件好事,经历了这件事,让他变得更加成熟,如果不是高鹏,他可能还会像以前一样自大、骄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钱远明的电话突然响起,接通电话,“喂,爸。嗯,我在学校附近,你到学校了?”钱远明惊愕道,没想到他爸来得这么快。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然后钱远明面色一变,对其他几人歉意说道,“我有事先离开一步,你们慢吃。”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说完匆匆推门离开包厢。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鹏,万载阴金送来了。”这一次纪老爷子没有再让高鹏猜是什么东西。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显然高鹏的机智给他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材料是给阿呆用的吧。”纪老爷子好奇的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毕竟这种阴属性材料还是很少见的,在实验过程中很少被使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的,我准备将阿呆升级传说品质。”高鹏接过装材料的盒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阿呆早在一个月前就由高鹏将它的品质恢复到了史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毕竟阿呆曾经提升过史诗品质,再一次恢复所需要的材料相对简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阿呆这一次进化所需要的步骤完全和之前的不一样,甚至可以说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方向。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幽暗的树林错落在山脉脚下,后方是一个平静的湖泊。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树林间宽敞的空地上,高鹏正弯着身子,将一块块亡灵的骨头被高鹏按照严格的比例、方位进行布置,如同在布置传说中的阵法。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这里,还有这里……”高鹏喃喃自语,手中的毛笔在干燥的泥土上勾勒,血红色的液体缓缓渗入松软的泥土,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借着不太明亮的月光,液体留下的痕迹化为一条条漆黑的线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早在做今天的实验之前高鹏就做了几十次尝试,只是缺少最后一步的材料而已,但这个步骤他早已熟练得很。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一直布置了整整半个小时,地面上出现一个充满了阴森诡异格调的祭坛。

www.daocaorenshuwu.com

在祭坛边缘还有一根根森白的骨骼从土里冒出,看上去如邪教仪式。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阿呆,你小心点走到祭坛正中央去。”高鹏对阿呆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阿呆没有丝毫迟疑大步走进去,走进这个祭坛正中间的时候土壤突然凹陷下去,有如流沙般,这一幕显得极为诡异,要知道,布置祭坛的地方土壤虽然松软,但绝对不会夸张到这种地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一刻,这个祭坛如同活了过来,一根根森白的骨骼表面冒出幽幽白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是现在。”高鹏深吸一口气,打开盒子将里面的万载阴金取出。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是一个拳头大小,表面布满了不规则花纹的诡异金块。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金块表层的凹坑里还有类似于绿色铜锈的东西。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在万载阴金从隔离盒里出去的瞬间,被激活的祭坛发出一声声呜咽的低鸣,寂静的深夜里,呢喃、低沉、无序的声音不知从何处传出弥漫在空气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高鹏上前两步,他体表升起一团莫名的光芒,显然是受到了不知来自何处的攻击,所有受到的攻击全部转移给阿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种能量的攻击对于阿呆而言倒是无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高鹏让阿呆张开大口,然后将万载阴金放入阿呆口中。

www.daocaorenshuwu.com

阿呆继续下沉,最终整个身躯没入土壤里,在原地留下一个隆起的小土包。 daocaorenshuwu.com

祭坛所在之地的土壤里源源不断向外涌现一道道白色的光团,诡异的白光继续蔓延,最终化为点点光斑消散在空气中。 稻草人书屋

白光越来越多,向外蔓延的速率越来越快,扩散的面积也增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从远处看这里,这片大地就像“着火”了一样,在黑夜里显得格外引人注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