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五章 南下(二十四)

最后一个青狼骑百人队就这样迎了上去,仍是如前一般的对撞,兵刃相击,人身重重从马上摔落。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遭遇战开始,不过短短半个时辰的工夫,已经越斗越是惨烈。身在其中,不管是恒安甲骑还是青狼骑,再没有一人做自己还能生还回去的打算,只是竭尽所能的争取一场胜利! 稻草人书屋

突厥狼骑凶性毕露,而云中男儿同样也打出了血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大隋帝国崩塌之际,在身后马邑郡郡守恨不得他们全军覆没,在整个天下都将这群边军遗忘的时刻,他们仍然在这里舍死忘生与异族而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场战事,到底因为什么而起。各位大人物,到底藏着怎样的心思,将来恒安鹰扬府的命运如何,已经没人考虑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云中男儿,生在此间,纵马驰奔此间,飞扬血性此间,最后也战死此间。这一生也算是没有白过!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在所有人都已经呼喊不得,只能鼓起最后气力咬牙厮杀之际,尉迟恭却是吼声如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整个战场,似乎都被这黑尉迟的怒吼之声笼罩。随着一声声奔雷也似的怒吼,就是一名名青狼骑被打落马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比徐乐,厮杀之际仿佛行有余力,如快刀切过油脂,轻轻巧巧的就冲破对方大阵,只留下一路血腥尸首,一骑当千,莫过于此。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而尉迟恭冲阵,仿佛天地都被这铁塔一般的汉子所震动! 稻草人书屋

每一槊刺出,每一鞭挥出,仿佛都让朔风震荡,让大地颤抖。一槊刺过去,就能将青狼骑捅得向后飞出坐骑,一鞭挥落,青狼骑落马的尸身,似乎都被打成了两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甲叶残片随着尉迟恭一路冲杀过去,和大雪一样翻飞舞动,青狼骑的惨叫声哀嚎声也震天价响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尉迟恭就带着拱卫着他的亲卫,一路碾压也似的摧破了迎头撞上来的青狼骑百人队,直冲到掇吉的旗号之前!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留在身后的,同样是一路血腥,一路尸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掇吉冷冰冰的看着尉迟恭冲撞而来,手中马槊引而不发。尉迟恭却不管不顾的单手持槊,舞了半圈就兜头砸下。掇吉这才一踩马镫,坐骑横着跳开一步,让开这砸下的一槊,掇吉挺槊就反刺尉迟恭咽喉,这一槊来得又快又疾,转眼间就接近了尉迟恭的咽喉!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尉迟恭一扭头就让开了这一槊,左手铁鞭向上一磕。正正撩在槊杆之上。掇吉只觉得一股大力涌来,双手虎口似乎都要被震裂,老军奴反应也快,顿时撒手。

daocaorenshuwu.com

马槊被这一鞭磕成了弓形,高高飞起,不知道落到了哪里去。掇吉双手交叉,已经抽出了腰间配着的两柄直刀,借着拔刀之势,就交错着抹向尉迟恭的咽喉!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尉迟恭马槊不及圈回,左手铁鞭立起,左右一摆,金属碰撞之声响亮,掇吉左手直刀在火星四溅中被打出了一个缺口,右手直刀却再握不住,又飞向远处,右手虎口已然震裂,鲜血顺着手背直淌了下来。但掇吉反应仍快,狠狠一踢马腹,身子一低就从尉迟恭身边冲了过去,接着起身扬刀,又挡住了跟在尉迟恭身后的亲卫刺过来的长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尉迟恭扭身看了掇吉一眼,夸赞一句:“老狗,身手不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尉迟恭已经冲透了青狼骑最后一重战列,青狼骑整条战线已经完全崩溃撕裂,各处都陷入苦战之中。只要尉迟恭率领身边恒安甲骑,来回反复冲杀个几次,这投入战场的青狼骑军马,就要大败亏输,不知道能逃出去几骑!

www.daocaorenshuwu.com

但是这个时候,大地又震动了起来,风雪之中,一面巨大的青狼尾装饰的汗旗出现在所有人眼前,汗旗之下,是无穷无尽跳动的青狼尾。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执必贺终于亲自压了上来,还有更多的青狼骑!

daocaorenshuwu.com

号角声在每一处响起,一面面青狼骑百人队的认旗前指,大队青狼骑就要提起马速,发起冲击。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战场之上,一直在苦苦厮杀的青狼骑,这个时候眼泪都快下来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在两翼的青狼骑,反复冲击,死伤累累,总撞不开恒安甲骑坚守的阵列。而在中央,投入了那么多的百人队,却在恒安甲骑的反复冲击下,也是损伤最多的。青狼骑尸身,几乎要将战场中央布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最后尉迟恭发起雷霆一击,又将掇吉身边最后一个百人队打残。这一次冲击,就给青狼骑带来了极其惨重的伤亡。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除了伤亡之外,这些青狼骑的阵列完全被打散,互相无法援应。就连百夫长,都折损近半,作为骨干的那些十夫长,更是不知道还能剩下多少。前后投入近千骑的青狼骑,眼看败势已成,再让这黑尉迟往复冲杀几次,就是彻彻底底的一场惨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是老汗终于上来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号角声如狼嚎一般笼罩整个战场,青狼骑呼啸之声响起,上千铁骑提速奔腾卷起的雪尘,就如一道移动的雪墙一般,先前直推而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才冲破前锋阵列的恒安甲骑,都望向尉迟恭,而尉迟恭却只是死死的盯着那一面汗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