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宗祠对质

一天的锻炼后,叶凌月返回了房内。

她突破了炼体第二重,不知道鸿蒙天有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神识微微一动,叶凌月进入了鸿蒙天。

依旧是那一厘地,比起上一次进来,鸿蒙天里的白雾,稍微淡了些,但依旧无法看清白雾后到底有些什么。

叶凌月的目光,落在了那一株聚元草上。

看清了地上的情形时,叶凌月的眼皮重重地跳了几下。

没有眼花吧,一株、两株……不过在外面呆了三日,一株聚元草变成了一片,而且每一株都枝杆挺拔,长到了叶凌月膝盖位置。

还有几株,结出了淡绿色的种子。

三日时间里,那株聚元草就结种,长成了一小片。

鸿蒙天里的元气比外界丰富上数倍,生长在这里的植物生长速度会被外界快上百倍。

若是换成了其他药草,甚至是人参灵芝之类的,那她不就发财了?

不过,她这会儿身无分文,哪来的钱去买珍贵的人参灵芝,叶凌月无奈的摇了摇头。

“先拔一些聚元草出去,看看能不能偷卖掉,补贴家用。”叶凌月想起了主仆三人的吃穿用度,走上前去,拔起了几株聚元草。

药草才刚入手,叶凌月只觉得手掌里的鼎印抖了抖,药草化成一道绿光,直接被鼎印吸了进去。

不过几个呼吸,聚元草变成了一滩翠绿色的药液。

“这是药液?”叶凌月嗅了嗅药液,比起聚元草来,药液的浓度高得多。

由于不知道药液的名字,叶凌月将提纯后得来的绿色药液叫做聚元液。

有了它,叶凌月相信,自己突破炼体第三重的时间可以大大缩短。

但这次提纯药草后,叶凌月发现手上的黑色鼎印暗淡了许多,人也昏昏沉沉的。

想来使用怪鼎提纯一次,需要耗费大量的元力,以叶凌月这会儿的修为,恐怕一天也最多只能提纯一次。

离开了鸿蒙天后,叶凌月又开始坐下来呼吸吐纳,恢复元力。

忽然间,她被一阵仓促的脚步声惊醒了。

“小小姐,你快起来。三小姐被家主叫过去了,”刘妈满脸焦灼。

叶凰玉打断了叶青的手,叶青的父亲叶凰城早年就和叶凰玉不和,这一次,必定是他将叶凰玉伤人的事告到了叶家家主叶孤那里。

叶家家主叶孤,是叶凰玉的亲生父亲,当年对叶凰玉寄予了很大的期望。

他极力反对叶凰玉嫁给叶凌月的爹,叶凰玉不听他的话,最终落了个被人抛弃的下场。

叶家父女俩又都是硬脾气,这些年来,两父女从未说过话。

这一次,叶凰玉贸然出手,重伤了叶青,叶孤很可能会以家法处置。

叶凌月一听,立刻起身,想了想,换了件宽大的袍子,就往叶家祠堂跑去。

“小小姐,你回来。”刘妈在身后喊的凄切,可哪里叫得住叶凌月。

叶家祠堂里,一片肃穆。

叶家家主叶孤坐在了祠堂正中的太师椅上,他的身侧,还站着几名魁硕的男子。

叶青一脸的菜色,由人搀扶着跟在了叶家第四子叶凰城的身旁。

父子俩都恶狠狠地盯着叶凰玉。

叶家在秋枫镇也是大户,叶家太祖当年赤手空拳来到秋枫镇,发现了个大铁矿,借此发家。

到了叶孤这一代,光是三代内的叶家本家,就有子女五人,其中叶凰玉一人是女子,其他几房都是男子,孙辈中,有七男五女,也算是子孙延绵。

这一次,叶凰玉重伤叶青,叶家的五房子嗣,全都到了宗祠。

自叶凰玉进来后,叶孤半阖着眼,没有发话。

叶家家主叶孤已经五十多岁了,由于常年练武强身的缘故,他面色匀红,留着短须,看上去和四十岁出头的中年人没什么两样。

“爹,这一次,你一定要给青儿做主。再过两个月叶家的族试就要开始。青儿这阵子进步颇快,本是很有希望在族试进入三甲。可现在他双手骨头粉碎,别说族试,就连正常练武都不能了。”叶凰城有一女一子,女儿常年在外学武,叶青是他唯一的儿子,他历来很是溺爱。

“跪下!”叶孤倏地睁开眼,双目如鹰隼,怒视着叶凰玉。

叶凰玉,曾是他最器重的女儿,从三岁开始,他手把手传授她武学,她本该是叶家的骄傲,是她自己,毁了这一切。

她不顾自己的阻拦,嫁给那负心的男人,又被夫家休弃,修为倒退,让叶家丢光了脸面。

过去的种种,叶孤都可以睁只眼闭只眼,可是如今,叶凰玉居然不顾长辈的身份,重伤侄子叶青,这件事,绝不能饶。

面对父亲的叱责,叶凰玉也不辩解,纹丝不动,她就像一杆标枪,直直地立在那里。

叶家的其他三房子嗣,都是默不吭声。

叶凰城父子俩一脸的幸灾乐祸,这一次,叶凰玉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