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歹毒的伎俩

叶凌月犹记得,方才六皇子赤红的双眼和紊乱的气息。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那模样根本不像是病发,倒像是中毒或是走火入魔。 daocaorenshuwu.com

与武者相同,方士若是修炼不当,也会走火入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叶凌月并没有将她的怀疑,立刻告知柳皇后,她让笑吱哟带讯回蓝府,告诉蓝彩儿,今夜她暂时朝华宫里。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第二天一早,叶凌月在侧殿外转悠了一圈后,才找到了柳皇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带着柳皇后到了六皇子居住的侧殿外,指着侧殿外,那一丛丛开得很是茂盛的白色花簇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皇后娘娘,这些凝洛河花是谁种在这里的?”

稻草人书屋

“是洛贵妃送给我的,有一阵子,我睡眠不大好,她说这些花,是她家乡的特产,香气清新,可以凝神安眠。”皇后也找了御医看过了,这些凝洛河花,的确有类似的药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花种下来后,皇后的睡眠也好了许多,所以朝华宫里,就大面积种植了起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难道说这些花有问题?”皇后纳闷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花没有什么问题,凝洛河花,不仅可以安神,它的花蕊制成的香熏,还是方士用来修炼精神力时,一剂良方。说起来,对六皇子的精神力修炼很有好处。”叶凌月话锋忽然一转。“只不过,若是凝洛河花配上鹿肉,那就有些问题了。”

稻草人书屋

叶凌月查看过六皇子的食谱,发现六皇子从小就很喜欢食用鹿肉,这个习惯,直到现在,依旧没有改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能有什么问题?可是我和颀儿的饮食,都是由专人测试过的,我的饮食中,也有鹿肉。”皇后吃了一惊。

daocaorenshuwu.com

“皇后你不修炼精神力,自然没什么问题。凝洛河花加上鹿肉,会产生一种慢性毒素,长期服用,若是修炼精神力的人,容易兴奋产生幻觉。若是没猜错的话,六皇子在精神力修炼方面,是一个天才,他修炼过快,走火入魔了。”关于凝洛河花和鹿肉的搭配禁忌,叶凌月还是从鸿蒙手札上偶然发现的。 daocaorenshuwu.com

因为这个方子,曾经是一些世外宗门,用来帮助弟子修炼精神力的速成之法,但是如果长期食用,不仅容易走火入魔,而且还容易让修炼者,在日后,依赖这个法子,精神力修炼,再难突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不过,这个偏方,民间从未流传过,除非洛贵妃背后,也有极其高明的方士,否则,她又怎么布置出如此歹毒的下毒陷阱。 稻草人书屋

“洛婉婉,你竟然如此陷害我的皇儿。”皇后听罢,恍若雷击,她从未想过,皇儿的病,竟是洛贵妃使的诈。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洛婉婉正是洛贵妃的闺名。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我若是没看错的话,六皇子的病,已经是到了晚期,若是再迟一步,他会彻底疯癫,体内的血脉逆流,因为无法控制精神力的运行,自残自杀而亡。”叶凌月也是暗暗庆幸,想不到洛贵妃让她误入朝华宫,却是无意中救了皇后和六皇子的性命。 稻草人书屋

洛贵妃的用心不可谓不歹毒。

www.daocaorenshuwu.com

她一方面,让人骗了叶凌月进入朝华宫,另一方面,还命人昨晚,在六皇子的食谱中,大量加入了鹿肉,这也导致了六皇子狂性大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凌月若是因此死了,洛贵妃就可以栽赃皇后,乱杀无辜,让太后动怒,间接逼迫废除皇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凌月若是大难没死,看到了朝华宫里的事,到外面一说,夏帝因为顾忌皇家的颜面,必定会处死六皇子,甚至连叶凌月也要一并赐死了。

daocaorenshuwu.com

当真是一石两鸟的毒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凌月,那颀儿还有救嘛?”皇后最担心的还是六皇子的病。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不能操之过急,首先,先把朝华宫里的凝洛河花全都清除,我会配合一些丹药,让六皇子净化体内的毒素。不过这些都必须是六皇子肯吃药为前提。”叶凌月说着,看了眼侧殿。

daocaorenshuwu.com

侧殿里,六皇子夏侯颀长发遮目,他赤着脚,在侧殿里又砸又骂,摇晃着侧殿里的那些铁栏哗然作响。 稻草人书屋

这样的六皇子,别说是吃药,恐怕连让他平静下来都很难,更何况,她还是个陌生人,六皇子那暴虐的精神力,只怕叶凌月只要靠过去,他就会瞬间让她和那些花瓶一样,爆个稀巴烂。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叶凌月看了眼那些铁栏,灵光一闪,想起了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六皇子夏侯颀,从昨晚到清晨,如困兽般,在侧殿里走来走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嘶吼着,唾骂着,可是和往日不同,没有任何人给他回应。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慢慢的,他也饿了乏了,周围一切的东西都已经被他砸烂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感到有些饿,蜷缩着,坐在了侧殿最昏暗的角落里,这样,能给他带来某种意义上的安全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天,不知不觉暗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有一阵沙沙的,犹如风吹过的响声,夏侯颀的头上,多了一只小小的方鹤。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看到方鹤时,夏侯颀暴躁地瞪了方鹤一眼,一道无形的利芒闪过,那一头小方鹤被一分为二,落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