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老怪物级别的存在

哪知杨清此人狼子野心,他将那名红牌当成了挡箭牌,躲过了致命的偷袭,随即就用毒镖。

鬼门众人,没有提防,被杨清逼得几乎走投无路。

若非是燕澈在危难之时,挡住了杨清,将杨清的右臂打伤,才脱了身,否则鬼门这一次,必定损失惨重。

“燕澈,这次你太莽撞了。这个杨清,我听义父也说起过,他的实力大致在丹境大元丹境左右,和当初在璃城时的义父大致相等。但这还不是最主要的,你这次会失败,是因为你低估了杨清。”

叶凌月听罢,摇了摇头。

鬼门的势力,在短时间内膨胀了许多,这也让燕澈和鬼门的一干门徒们,有了骄傲的情绪。

这一次的失利,无论对于燕澈还是对于叶凌月,都是当头一个棒喝,让她们意识到,夏都并非是那么容易就可以立足的地方。

“夏都是天子脚下,除了杀生堂那种,跨越国域的超级大组织,能在夏都立足的势力,尤其是黑势力,大部分都是和官府有勾结的。至于这沙门,连官府都不敢随意清剿,在和他血拼之前,要调查清楚他背后,究竟是什么人在支持。”

不过,就算是有强大的背景,敢伤了她的人,从今以后,这杨清,就是她的眼中钉,早晚要铲除的。

“你这几日,先回去养伤,等我有了沙门的消息后,自会让你一雪前耻。”

看来这一次,得想些其他法子,打探沙门的背景了。

送走了燕澈后,叶凌月觉得有些烦躁,相思草和沙门的事,夹杂在一起,偏她又理不出什么头绪来。

这样的情况,叶凌月还是第一次遇到。

为了让头脑冷静下来,叶凌月出了房门,准备去找蓝彩儿过几招。

正巧就遇上了晨练的蓝彩儿。

此时蓝彩儿已经打完了一套拳法,香汗淋淋,看到叶凌月时,见她一脸的郁结,就走了过来。

“你怀疑窈嫔和北青国有勾结,乖乖,这可真是大事了。”蓝彩儿听得咋舌不已。

一个是夏帝的宠妃,一个是的大夏的太保,这两人要真是……

“这件事,只是我的怀疑,为了稳妥起见,我不打算让太多人知道,包括异父义母,你也暂且不要提起。”叶凌月慎重着。

“你可问过凤王?他是北青人士,又是个药罐子,北青境内有名的方士,他十之八九都认得,窈嫔会炼丹,一定和北青的方士有勾结。”蓝彩儿到时给叶凌月提了个醒。

叶凌月也想过要去问凤莘,只是自从上一次,凤莘向她表白后,她就觉得两人之间的关系有些微妙的变化。

若是有外人在还好,但若是私下相处,每次她一对上凤莘的眼,她就觉得有些呼吸不畅。

她究竟该把凤莘摆放在一个怎样的位置。

摇了摇脑袋,叶凌月决定将这些事,暂且搁在一旁。

眼下的她,哪来的心思想这些儿女情长的事,替娘亲和自己报仇,壮大鬼门的实力,才是眼下最紧要的事。

叶凌月决定,还是去找凤莘一趟。

到了凤府,穆老先生那叫一个眉开眼笑。

自打有了叶姑娘和她每日送到凤府的果蔬后,少爷挑食的毛病就改了许多,寒症发作的次数都少了许多。

原本消瘦的身子,如今看上去都壮实了很多。

如此的情况下,穆老先生就差将叶凌月当成了菩萨供着了。

夏都的其他人要进凤府,都要通报,可叶凌月连通报都不需要一声,简直可以横着走。

穆老先生想到,只要一直呆在大夏,少爷也许能够一直长命百岁下去,方尊大人所说的,少爷活不过二十岁的命数,也许可以打破了。

“刀奴,随老夫去倒茶,让少爷和凌月姑娘聊着。”穆老先生冲着木头状的刀奴挤眉弄眼着,拖着大块头下去,留下了略有些尴尬的叶凌月和凤莘。

叶凌月避重就轻,先是例行替凤莘检查了身体。

凤莘的寒症已经有一阵子没有发作了,那是多亏了叶凌月每次在检查时,将一部分鼎息渗入了凤莘的体内,将他体内的寒气吸了出来。

可那也仅仅只是限于吸收而已,每次,叶凌月想控制鼎息进入凤莘的体内,寒气的根源时,鼎息就会被一股磅礴的力量波动给强行驱逐出来。

这一次也不例外。

看来,还是需要鼎息再强大一些,才能探查清楚,凤莘体内,究竟是除了什么问题。

检查完毕后,穆老先生已经奉上了茶水,叶凌月没有立刻询问窈嫔的事,只是如聊天似的,向凤莘打听起了北青有名的方士。

“北青最有名的方士?你还真是问对人了,想来龙语大师都未必有我家少爷知道的多。凌月姑娘,不是老夫贬低大夏的方士水平,你将来若是有机会,随着我家少爷一起返回北青,那里的星祭塔可比夏都的方士塔气势恢宏多了。”穆老先生狡猾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