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她在上,他在下

药很快又送了上来。

这一次,叶凌月亲自喂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刚讲汤匙送到了凤莘的嘴边,一股寒气蹿了过来。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药碗里,汤药瞬间就结起了一层寒冰,就连叶凌月拿汤匙的手,若不是有元力和鼎息的双重作用,只怕也已经冻僵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难怪方才的侍女,试了多次,都没办法给凤莘喂药。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叶凌月眉头一拧,手中的元力将药碗里的药化开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她又用元力护住了汤匙,将药再送了过去,只是凤莘的唇,因为冻僵的缘故,抿得紧紧的,试了几次都不管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是不服用汤药,已经几日不进米水的凤莘一时之间,也没有多余的体力,让叶凌月进行更进一步的治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穆老先生,劳烦你和刀奴在外面守着。”叶凌月略有几分扭捏地说道。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穆老先生会意,关上了门,和刀奴在门外守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凌月瞅瞅凤莘,见他身上的图腾还在不停地扩散开。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再这样扩散下去,就算是她有鼎息相助,也回天乏术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也罢,就当是还上一次,赤阳参的债,谁让我,一而再再而三地夺了你救命的药。”叶凌月见了凤莘痛苦不堪的模样,叹了一声。

daocaorenshuwu.com

反正上一次,连心肺复苏都做过了,也不差这一次,而且屋子里没人,凤莘也昏迷不醒,没人会知道,她做了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凌月咬了咬牙,长腿一跨,就坐在了凤莘腰上,再一口喝光了碗里的药。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凤莘的嘴闭得紧紧的,叶凌月试着送了几口,药汁都洒了出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奈之下,她只能是试着舔了舔凤莘的唇,似是感觉到了有异物入侵,凤莘的牙齿松开了些,可以就是没法子将药送进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凤莘的唇渐渐由冰冷变得柔软,如同化开的冰雪,他的唇齿间有一股清冽的香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的牙关,渐渐松开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叶凌月将药一点点送入了他的唇里。 www.daocaorenshuwu.com

两人的唇舌交融在一起。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两人的身体,在一点点地变热,凤莘白皙的皮肤上,因为发热,浮起了一片旖旎的粉红色。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他身上的图腾,也在那一片粉红色的映衬下,显得妖娆无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凌月感觉到,凤莘的身体也在一点点的变软,她的手趁机落在了凤莘的身子上,鼎息钻入了凤莘的体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皮肤消失了,凤莘体内的血液、筋络一点点出现在叶凌月的脑海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血液、筋络,都没有问题,那凤莘寒症的根源到底在何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丹田……一直到了凤莘的丹田的位置,叶凌月发现,在凤莘的丹田附近,有大量的寒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凤莘体内的寒气的根源就在凤莘的丹田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在叶凌月准备再进入凤莘的丹田,一探究竟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双手忽然抱住了她的腰,下一刻,一阵天翻地覆,叶凌月惊呼了一声,整个人被翻了过来,一下子被压在了墙壁上。

稻草人书屋

她被人,壁咚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下意识地要反抗,可男人的手将她的双手制住,怪异的是,不会武学的凤莘,今日的手劲却大得惊人,叶凌月只觉得自己全身的气力都使不出来了,浑厚的气息扑面而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嘴里的药汁,不知何时,已经喂光了。 daocaorenshuwu.com

两人的唇舌,如同两条扭曲的蛇一样,纠缠在一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直到叶凌月觉得自己肺部的空气都要被吸光了,她才回过了神来,用力推开了凤莘,怔怔地看着不知何时已经苏醒过来的凤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下次记得,做那种事的时候,我比较喜欢在上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漂亮的唇角扬了起来,贴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像极了情人间的呢哝情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意识到凤莘的话里的特殊意味时,叶凌月才意识到,自己方才和凤莘的动作有多暧昧。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她方才好像是“骑”在了他的身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话说回来,凤莘啥时候变得这么邪恶了,这话,一点都不像是他日常的口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凌月刚要发作,穆老先生和刀奴就在外面敲门,原来他们也都已经听到了屋子里的动静。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你们王爷已经没事了。”叶凌月有种被人抓奸在床的既视感,几乎是逃离般的,夺门而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连早前凤莘的丹田有古怪的事,她都没有再去细问。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屋内,“凤莘”目送着叶凌月逃命似地跑了出去,修长的指,摩挲了下唇,上面还留着叶凌月唇的柔软触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来,“凤莘”那废物的女人缘还是一如既往地好。 daocaorenshuwu.com

他都有些要嫉妒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他随手翻开了凤莘枕头,枕头下,放着半张金色的面具,男人的眼眸里神色变化,抓起了面具后,风驰般消失在了窗口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整个过程,不过瞬息之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屋外,穆总管和刀奴都没有发现任何异样。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叶姑娘怎么跟见了鬼似的。”刀奴摸了摸脑袋,一脸的不明白。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穆老先生也摇了摇头,两人一起走进了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