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人少欺负人多,找打

“若是在等拜日教的话,那就省省了,他们的教主首徒,不知道喂了哪只豺狼野狗了。”薄情将手中的瓜子一丢,很是闲逸地抿了一口茶,喝完还不忘用用舌头轻轻舔了下唇,挑逗下洪玉郎和陈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薄情的美貌,就像是剧毒的罂粟,包括那名拜日教教主的首徒,都是沉沦在她的美貌之下,不知不觉就被她杀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个贵公子都被她逗弄得,脸红心跳。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什么,如此说来,你身上有两份地图?”太子宏和开疆王府的那位老者都是眼神一变,看薄情的脸色,变得有些古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拜日教虽然不是什么大教,但是这一个教派,实力不弱,居然也被薄情轻而易举地抹杀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在场已经有四大势力,其中最强的,当属北青开疆王府,太子宏等人次之,最弱的当属绝情宗的薄情,至于贺家的几人,应该也不成气候。 稻草人书屋

只要夺取了薄情手中的两份地图,再击退了贺家两兄弟,太子宏和开疆王府手中,就相当于拥有了五份地图,至于叶凌月,在他们眼中,压根就是一个被魔女薄情迷得晕头转向的傻小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整个茶庐里,就属他的实力最差,进门后,也一直没有说话,自然而然,其他人也没有过多的留意他。

www.daocaorenshuwu.com

趁着驭火宗的人还没到,太子宏和开疆王府的人,眼神一个交互。 稻草人书屋

“魔女,还不把地图交出来。”安国侯眼神凶狠无比,身形如一头扑食的雄鹰,狂暴无比的元力,如浪潮般,冲向了薄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薄情一见,玉足在地上轻轻一点,人往后掠开了数尺。

稻草人书屋

安国侯元力所到之处,半个茶庐的地面,石头炸裂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吓死我了,老家伙,想要杀人掠宝?那就看看你有多少斤两。”薄情发出了咯咯的笑声,对于修为高出她一个武境的安国侯,居然没有半分惧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见薄情眸光一毒,原本佩在了她手上的那个翠玉铃铛,叮叮当当发出悦耳的铃声。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铃铛里,生出了一根根翠绿色的丝线,那丝线每一根,看上去都只有毛发粗细,可是韧性惊人,一擦过安国侯的皮肤,他的皮肤就立刻破开了一道寸许深的口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丝线密密麻麻,瞬间就将整个茶庐都布满了,安国侯想要进攻,却被这些诡异的丝线逼得寸步难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侯爷,那魔女手段毒辣,不如我与你一起将她擒下。”开疆王府的那一位奇人异士岳老,见安国侯没法将薄情速速拿下,冷笑一声,只见他的身边,迸出了一轮犹如日光般的元力护盾。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护盾的作用下,那些翠绿丝线,纷纷断开,化为了齑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薄情面上气血一涌,那翠玉铃铛发出了一阵闷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位必定是混元盾传人岳老,还请看在我们两兄弟的面子上,不要为难薄情姑娘。”贺老大和贺老三不见得喜欢薄情,可他们几人,已经结成了联盟,薄情有难,他们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稻草人书屋

更不用说,薄情一旦被绞杀,太子宏等人下一个目标,就是他们。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倘若是老夫不卖这个面子呢?”岳老自视甚高,在开疆王府里,他的混元盾,炼到了刀枪不入的境界,就算是同身为轮回四道,贺老大也未必就能打得过他。 www.daocaorenshuwu.com

“若是不卖,就别怪老夫撕破了脸面!”贺老大也怒了,给脸不要脸,那就只能是撕破脸,打脸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轰!”贺老大说打就打,他身形一个爆闪而过,眼神瞬间犹如刀子般犀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贺老大习练的是一门五流武学,烈焰火浪掌,他暴怒之下,元力恢弘,犹如山洪爆发般,猛撞向了岳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岳老也是当仁不让,身上的混元盾元力强横,两人一个剧烈的震荡,撞击在一起。

daocaorenshuwu.com

那一边,太子宏也已经出了手,和北疆王第三子陈拓一起夹攻起贺老三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魔女,看如今还有谁会帮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安国侯阴测测地盯着薄情,没了铃铛的帮助,他就不信自己还收拾不了一个小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咯咯,你说得奴家好怕哦。”薄情眼皮子一掠,看向了正在一旁怔愣着,看着自己的洪玉郎。她忽的手臂一张,娇躯往了洪玉郎的方向飞去。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公子,快救我。”

www.daocaorenshuwu.com

她说话的声音,本就悦耳动听,此时又用上了摄魂摄心术。

daocaorenshuwu.com

洪玉郎只觉得身子一震,脚下像是失去了控制般,长臂一捞,就将薄情搂在了怀里。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佳人在怀,洪玉郎更加心魂摇曳,一直之间,竟完全被薄情控制住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薄情红唇如火,在他耳边呢喃道。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有人要杀我,帮我杀了他,我以后就是你的人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的人……你的人…… 稻草人书屋

这四个字,落在了洪玉郎的耳中,他顿时喜不自禁。

www.daocaorenshuwu.com

眼底一片猩红,就扑向了安国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洪贤侄,还不退开。”安国侯大惊,不知为何洪玉郎会大失常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