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良好品德,拾金昧了

到了这个时候,谁都看得出来,太乙派的这一条千步阶梯,绝不是用来摆设用的。

没有在解剑池解除武器的人,休想走得过这条千步石阶。

看着散落一地的兵器和铠甲,没有一个人愿意上前去捡。

“哎哟哟,这些都是谁啊,怎么衣服一脱,我就全部不认得了。”薄情在一旁,说着风凉话。

“你,为何你没事。”太子宏和开疆王府的人,见薄情一副没事人的样子,气得差点都要吐血了。

傻子都看得出来,薄情是所有人身上,各种灵器最多的人,光是她身上的那一身红衣,就比太子宏身上的护体铠甲要精良。

难不成,连一条石阶,都讲个差别待遇不成。

叶凌月也猜得出,薄情身上一定有某件灵宝,刚好可以掩饰武器或者说灵宝的气息。

这个来自绝情宗的薄情,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来历,身上的宝贝层出不穷,连太乙派的这条石阶,以被她欺骗了过去。

所有人中,薄情是最轻松走到石阶尽头的人。

太子宏等人,去了武器和铠甲后,也再无了束缚,很快也就走到了石阶的尽头了。

贺老大和驭火老太等人沉思了片刻,最终都选择放下了武器,也顺利走完了这条石阶。

丢还是不丢……叶凌月身上还留有星涎,虽然只是一把普通的匕首,可是用流星铁打制而成的匕首。

太乙石阶对她的影响,很可能是最大的。

叶凌月每走一步,就觉得身上承受的重量要加大一分。

前方,忽然多了个人影。

驭火宗的那名六师弟,就在前方,他目光阴沉,盯着叶凌月。

他身上的兵器还好好地拿着,也不知他还在迟疑,亦或者是难以前行。

“小六,还愣着干什么,快上来。”

太乙石阶的上方,火焰老妪也是一脸的匪夷所思,不明白自己的六弟子为何还不丢弃兵器。

这名六弟子,是她所有徒弟中年龄最小的,但也是最的得她的喜欢的。

在来到太乙秘境前,他能说会道的很,可是不知怎么回事,到了太乙秘境后,火焰老妪就觉得他成了个锯嘴葫芦。

每次问话,都只是点点头,摇摇头。

“遵命,师傅。”

在转身离开前,叶凌月好像听到了一个声音。

“把兵器丢下。”

叶凌月狐疑着,看着前方的那个身影利索地丢下了兵器,跑上了石阶。

整条太乙石阶上,如今只留下了叶凌月一个人。

就连小吱哟和小乌丫都已经提前被贺老大兄弟俩带走了。

叶凌月有些不甘心地看了眼手中的星涎。

难道就这样把星涎丢下,没了星涎,意味着原本实力就是最差的她,在进入了太乙派后,会更加被动。

叶凌月咬了咬牙,天生的倔脾气,在这一刻,发挥的淋漓尽致。

她没有丢下星涎,依旧是蜗牛爬一样,往前走去。

每走一步,她的脚下,就留下一个湿漉漉的脚印。

贺老大和贺老三也急了,照着十三少这样子,别说上来,天都要黑了,他们更担心的是,十三少的身子,能不能吃得消。

她可是个女孩子啊。

方才陈璇受了伤,这会儿还在一旁包扎呢,他们可不愿意,叶凌月也变成了那副模样。

“我们走。”火焰老妪说着,就要拉着薄情离开。

“我不走,我要等十三一起走。”薄情也使起了性子。“十三,咱不赶时间,慢慢来。”

听到了薄情的话后,一旁的巫重面色更加难看。

他盯着太乙石阶上,犹如蚂蚁一般,慢慢往上走来的叶凌月。

该死,这女人,为什么要那么倔强。

他握紧了拳头,有种冲动,想冲下去,将那女人扛上来,痛打一通的冲动。

脚下的汗水,已经变成了红色。

叶凌月觉得自己的步伐都蹒跚了起来,有种天旋地转的感觉。

再抬头看看前方,薄情的声音还在不远处飘来,贺老大等人焦灼的目光。

还有一半的路没有走完。

可叶凌月已经没有再抬脚走的力气了。

真的好累,她有种躺下去,就不再起来的冲动。

不过这个念头只是持续了一瞬。

还没有找到空曜晶,此行才刚刚开始,她怎么能输给了这条该死的太乙阶梯。

手心的乾鼎,像是感觉到了叶凌月的不甘,颤了颤。

对了,上一次,在斗酒大会上,乾鼎能够吸收消化了酒精,那这一次,它可不可以吸收重量。

叶凌月脑中,大胆地闪过了这个念头。

她当即,控制着乾鼎。

像是感觉到了叶凌月的命令,乾鼎力的鼎息,发挥了作用。

神奇般的,叶凌月觉得自己身上的重量,一下子消失了。

鼎息在她体内,快速游动起来,修复着她疲惫不堪的肌肉和筋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