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虐渣预备时

“姐姐,我劝你还是对凤王死了心的好,他眼中根本没有你。”洪明月也是第一次,受这种气。

可她不是洪玉莹,在回凤府的路上,洪明月就把事情想清楚了。

北青凤王那种身份地位的人,会不顾身份和男女之别,在公开场合为难两名女子,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心爱之人。

若是没猜错的话,凤王心仪的人,就是叶凌月。

“明月,武道修炼你是比我行,可男女感情,你懂什么,那个叶凌月论起家世容貌,哪一点比得上我。”洪玉莹不满了。

“我倒觉得,你真不如她。”洪明月不冷不淡地回了一句。

“娘,你倒是说说明月。我可是她亲姐姐,这时候,怎么还帮着她人说话。”洪玉莹恼了。

洪明月不是瞎子,那位叶郡主和自家姐姐站在一起,容貌先不说,光是气质谈吐,就差了一截。

叶凌月,不像是一般的武将府中出的小姐,倒像是一个自小就受过良好教育的贵族千金。

早前洪玉莹说她勾三搭四,勾引六皇子和太子,如今看来,只怕是恰好相反。

“娘,你最好劝劝姐姐。那个凤王,也不是普通人。她若是再执迷不悟,终有一日会后悔。”虽然凤王看上去不会武,体质也偏弱,可不知为何,洪明月一靠近他,就会生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这些话,洪玉莹又哪里听得进去。

被洪玉莹一闹,洪明月觉得在府中呆的索然无味,索性提早离开了夏都,回三生谷去了。

与洪府的两位同父异母的姐妹闹得不欢而散后,叶凌月回到了蓝府后,就立刻进入了鸿蒙天,开始养起云蚕来了。

凤鸣庄的掌柜提供的云蚕苗都是些虫卵,看上去只有米粒大小。

就如叶凌月早前预料的那样,在鸿蒙天里的灵气的滋润下,不过是一个夜晚,虫卵就破壳了。

看着一头头懒洋洋地趴在了树上,啃着树叶,长得肥嘟嘟的云蚕,叶凌月好像看到了无数银子在向她飞来。

出了鸿蒙天后,癞姑的传讯方鹤在叶凌月的房内飞来飞去,手一抬,方鹤就落在了叶凌月的手上。

这段时间,叶凌月一直让癞姑密切注意柳清的一举一动,这个时候找她,难道是发现了什么。

“有异动,速来。”小方鹤的嘴一张一合着,癞姑的声音传了出来。

癞姑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急促,显然是匆匆放出了这头方鹤。

外头,华灯初上,这个时辰,是青月楼营业的时间。

叶凌月乔装成了鸿十三的模样,到了青月楼。

癞姑进入青月楼后,就开始暗中发展自己的势力,如今的青月楼,已经成了鬼门的产业,只是外头的人,一点都不知道。

“门主,无泪副门主就在前面的厢房里,陪着沙门的门主以及几位客人。”

叶凌月听了禀告后,就到了厢房的隔壁,点了壶酒。

隔壁寂静无声,显然是被人设了禁制。

又过了一个多时辰,隔壁厢房的门才打开了。

柳清和太子太保洪放走了出来,在他们的身旁,还有一名客人。

那一位,身上披着宽大的斗篷,身形略有些矮小,在走出门时,那人脚下一个踉跄。

“小心些。”洪放刚要伸手去扶。

“别碰我!”那人怒斥了一声。

听到了声音时,叶凌月挑了挑眉。

那声音……分明就是有一阵子没有露面的窈嫔。

青月楼可是青楼,窈嫔身为女人,到这里干什么?

送走了几名客人后,无泪忙到了厢房,行了个礼。

“门主,柳清他们明日好像有个大行动,只可惜,那名穿着斗篷的女人进屋后,就不许我在一旁服侍。我只能是借着送酒的机会挺清楚他们说什么明日午时……皇宫……不祥……将军府。”

窈嫔自打被叶凌月体内的神秘声音,反噬伤了眼后,脾气变得更加乖戾。

有一次,来她宫中小坐的夏帝,只是偶尔说起了她贴身侍女的眼睛长得好,她当晚就找人将那名侍女的眼睛剜了出来。

她这般的做法,弄得连夏帝都对她寒了心,若不是她的星曜天机盘能够预测,夏帝都懒得理会她了。

“那名女子是夏宫的窈嫔,看来,太子和洪放等人,抹黑了我的名声后,还嫌不够,想联合窈嫔一起对付我。”叶凌月沉思着。

她不能坐以待毙,必须尽早想出应对之法来。

当晚,皇宫内,夏帝刚得了消息。

“皇上,是臣妾没用,没能保住龙种。臣妾原本想等到胎象稳定些了,再告诉皇上。哪知道……臣妾真是罪该万死。”洛贵妃红肿着双眼,哭得声泪俱下。

“爱妃,这事不能怪你。”夏帝也是刚得了仇方士的消息,洛贵妃怀胎两个多月,今日一早不留神摔了一跤,孩子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