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正面冲突,谁比谁毒

由于不是冬季,丹都里的薪柴数量本就不多。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方士府出面收购了薪柴后,崔副总管就发布了限令。

www.daocaorenshuwu.com

即便是方士府内的方士,一天也最多只能用十斤薪柴,至于民家使用薪柴,则需要在方士府内备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医堂的开设,也在城中广受好评,那些平民们既得了丹药,又能够低价看病,一时之间,城中对方士府的好评如潮。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叶凌月的两个举措发布之后,不过是数日的时间里,就在丹都里,形成了一场堪称地震的骚动。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尤其是控制了薪柴后,丹都内,薪柴的供应一下子紧张起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深夜,几名身着方士袍的瘦高方士,鬼祟地离开了丹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夜黑风高,无月的夜晚,在西夏平原偏僻处的几座房屋里,站着一名中年男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男子年约四旬,肤色蜡黄,瘦如干柴,头上梳着个髻团,像是一名男道士,身旁还站着另外几名方士。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从方士袍上看,这些人并非是大夏的方士。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见到了那名男道士后,那几名方士齐齐跪下,满脸的忧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长老,这已经是第七天了,弟兄们没有薪柴炼丹炼器,没了收入,都快要无米下锅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正如叶凌月早前调查得到的消息,这些人就是流窜进大夏的中原一带来的邪恶方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中原一带连年争斗,早已是贫困不堪,这些来自各个小门派的方士们,在中原混不住饭吃,他们打听到大夏富裕,西夏一带又远离朝廷,疏于管理,就悄然到了西夏,想要讨口饭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们聚集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叫做金乌宗的宗门,这位中年男道士人称金乌散人,是金乌宗在丹都一带的管事长老。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苏将军,这件事你怎么解释!当初你可是答应了,让我们在丹都里自由出售丹药的。”金乌散人怒声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屋子里,昏暗的角落里,踱出了个高大的身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丹都的守城将军苏牧走了出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件事,本将军也是近日才知道的,要怪只能是怪丹都新来的那名掌鼎。”苏将军一脸的阴沉。

稻草人书屋

原来,苏牧早就和这些中原邪方勾结到了一起,所以叶凌月提出清剿城中的邪恶方士时,他才会断然拒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苏牧和金乌散人早就有了私下协定,金乌宗出售的丹药,五五分成,靠着丰厚的分成,苏牧获得了高额的利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凌月的两个举措,连带着让苏牧的损失也很是惨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金乌散人,亏你还是金乌宗的长老,拿不到炭薪,你们就不会想法子去抢嘛。这份是丹都运送炭薪的秘密路线图。”苏牧可不愿意,让叶凌月彻底断了自己的财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掌鼎,城外运送炭薪的车辆被劫走了,押送车辆的方士伤了四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日,叶凌月就得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她和苏牧大战在即,叶凌月知道,哪怕是一刻钟,都很珍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敌明我暗,那些邪恶方士隐匿在丹都和丹都外,想要将他们一起铲除,很困难。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一次,叶凌月就是要逼得他们自动送上门来。 www.daocaorenshuwu.com

“那群人,果然是熬不住了。”叶凌月得知消息后,并没有感到太意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颁布命令下去时,就已经料到,狗急了会跳墙,那帮邪恶方士没了经济来源撑不了多少天。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只是让叶凌月更加恼恨的是,明知道近段时间,平原上不太平,这一次的运输,她早已叮嘱过,必须秘密行事。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事先运送炭薪的路线就很隐秘,只有方士府的极少数人和将军府的几位关系人士才知道。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将军府这次只派了两三名兵士运送炭薪,而且打劫发生后,那两三名兵士,第一时间就逃跑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用调查,叶凌月也明白,这次所谓的打劫事件,分明就是里应外合好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来,已经到了和苏牧彻底撕破脸的时候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凌月眉心拧紧,暗暗下定了决心。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那一车炭薪被劫后,金乌宗里,一阵欢欣鼓舞。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可欣喜并没有持续多久,这些邪恶方士们很快就发现,他们千辛万苦抢回来的这些炭薪都不能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长老,这些炭薪都是烟炭,外干里湿,一点燃就不停地冒烟,而且不少兄弟们用了那些炭薪后,都觉得浑身不舒服,呕吐恶心。”邪恶方士们愁眉苦脸着。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金乌散人一听,大惊失色,连忙就把那些炭薪运了过来,仔细一看,气得金乌散人差点没羊癫疯发作。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好歹毒的手段,这些分明是毒炭,对方一定是早就知道我们会劫持炭薪,才将计就计。”金乌散人勃然大怒,对丹都的那位新来的掌鼎恨得咬牙切齿。“苏将军,这就是你给我们通风报讯后得来的炭薪,这一次,我们金乌宗真是被你害惨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因为使用了了有毒的炭薪,金乌宗一半的邪恶方士都病倒了,金乌散人光是想着给他们治疗,就已经手忙脚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