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1章 奈何,情深?缘浅?

因为聂风行的一番话,这一场宫宴对叶凰玉而言,早已失去了味道,她麻木地喝着酒,吃着菜,对帝后的询问,漫不经心的回答着。

“圣上,你和风行也好久没有叙旧了。臣妾看你们,似有说不完的话,不如臣妾带着叶副将在宫中走走,你和风行好好聊聊。”

酒过三巡,柳皇后以不胜酒力为由,起了身。

她很是友好地邀请叶凰玉与她一起游览御花园。

夏都正值夏季,御花园的河塘里,莲花开得正好。

夏帝允了两人,就留了聂风行继续喝酒。

等到柳皇后走远了,聂风行忽然放下了酒杯。

“舅舅,风行有要事相告。”

见聂风行忽然严肃了起来,夏帝了然,他挥了挥手,示意身旁的宫女太监全部退下。

聂风行这才将夏侯宏并非皇室血脉,与北青异人勾结的事,一五一十全都告诉了夏帝。

夏帝听后,脸色变幻。

“这事可是真的?”

“千真万确,若是表兄你还不相信,可以立刻传唤洛贵妃出来对峙。臣也已经找人找到了当初将洛贵妃选入宫的那位老太监,证明洛贵妃在进宫时,就已经不是完璧之身,她当时身上,已有一个月的身孕。”

虽然对叶凌月的话,聂风行也是深信不疑。

但是污蔑贵妃可是死罪,此事还涉及皇室血脉。

所以聂风行调查的很仔细,把当年洛贵妃售卖的太监和宫女,抓了起来,一番审问,才肯定了叶凌月说的乃是真事。

夏帝立刻传召了几名证人,证明聂风行说的是真的。

“来人,将洛宛那个贱人抓过来见朕。”夏帝得知这个消息后,怒火中烧。

他居然白白戴了十几年的绿帽子,更甚至还差点就让这个野种登基为帝。

“启禀圣上,洛贵妃已经不在宫中。就连原本服侍她的那些宫女太监,也都已经杀死了。”御林军前往了洛贵妃的宫中,发现宫中早已没了人。

早几日,四皇子的死讯传回来后,洛贵妃伤心欲绝,也没人敢去打扰她,想不到,她早就偷偷溜走了。

想不到多年的枕边人,却是个白眼狼,夏帝颓然,他此时的心情,百感交集。

“圣上,关于叶副将的……”聂风行犹豫着,不知是不是该向皇上说明叶凰玉的性别。

“朕已经命军部备案,若是调查他身家清白,不日将封他为将军。朕今日累了,你退下吧。”

夏帝挥了挥手,不愿意多听,聂风行只得是退了下去。

聂风行走出了御花园后,四处寻找了一番,却没有看到叶凰玉和柳皇后,他心中焦急,就在夏宫里四下寻觅了起来。

才刚走几步,就见了一名老嬷嬷迎面走来,一看,正是太后娘娘身前的老嬷嬷。

“聂世子,老奴正要找你,太后娘娘听闻你进了宫,让你去百凤宫看看她。”

聂风行无奈,只能是随着老嬷嬷往太后宫中走去。

御花园的一处侧苑里。

瑙绿色的池水中,开满了红白、粉、黄、紫各色莲花。

那莲花或是盛开,或是半遮半闭,在夏风中,微微摇曳,莲叶上的露珠晶莹剔透,轻轻滚动着,好一幅夏日的荷池景色。

叶凰玉随着柳皇后,一前一后,柳皇后不时询问一些边疆的趣事,没有半点架子。

叶凰玉随口回答着,心思却依旧还在聂风行的身世上。

“叶副将,你可知罪!”原本和颜善目的柳皇后,走到了御花园的一处僻静处,忽然遣退了左右,怒声斥道。

本就还在失神的叶凰玉听到了呵斥声,猛地抬起了头来。

“皇后娘娘赎罪,臣该死,冒犯了皇后娘娘。”叶凰玉大惊,还以为自己方才的失神,触怒了柳皇后。

“叶凰玉,你打算隐瞒身份到什么时候?”柳皇后叹了一声,将叶凰玉扶了起来。

叶凰玉一惊。

“凌月那丫头,已经写信告诉本宫了。这里没有其他人,你也不用紧张,起来说话吧。”柳皇后早几日就收到了叶凌月送来的急信。

信中除了说起了夏侯宏的身世外,还提起了自己的娘亲叶凰玉冒充男子,加入虎狼军的事。

叶凌月在信中,希望柳皇后尽力帮助她娘亲。

柳皇后对于叶凰玉如此肆意妄为,最初也有几分生气,可是想到了叶凰玉的凄惨经历,又觉得她很是不容易。

如今她又为大夏立下了大功,收起来,叶家的这对母女俩,都算是奇女子。

况且叶凌月把柳皇后铲除了夏侯宏,替她绝了洛贵妃这个后患,光是这一点,柳皇后就得还叶凌月这个大人情。

柳皇后早已定了心思,无论如何也要保住叶凰玉。

“说起来,我们还差点成了亲家。只可惜,颀儿福薄,娶不到凌月那样的好姑娘。”柳皇后叹息着,叶凌月离开了夏都快三个月了,夏侯颀一直闷闷不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