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章 替娘亲要一封御赐休书

叶凌月如今身份特殊,她返回天牢时,侍卫们也不敢给她带镣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天牢口,站着个高大的人影,仔细一看,正是聂风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聂叔叔,我还当是谁呢,差点以为是块望妻石。”叶凌月逗趣着。 daocaorenshuwu.com

聂风行叹了一声。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你娘不让我去探望她。”聂风行一脸的愁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也知道,叶凰玉是不忍心拖累他。

www.daocaorenshuwu.com

和一个有妇之夫扯上关系,聂风行以后的前程就全完了。 稻草人书屋

叶凌月见聂风行神情不对,一问才知道方洪府的人对叶凰玉的侮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诸葛柔敢动手打娘亲,洪放手中还握有当年的休书?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叶凌月得知这个消息也很是诧愤,可随即,叶凌月就摇了摇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聂叔叔,只怕你们都上当了。那封休书一定有问题。洪放当初,恨不得将我娘俩逼死,他是最希望休书立刻生效,讨好诸葛柔的人,他又怎么会留下休书。如果没猜错,那不过是洪府想要控制我们母女俩的卑劣手段而已。当年弃我们母女如薄履,如今见我们母女又有几分利用价值,就想让她认祖归宗。不过,他们倒是提醒了我,休书嘛,倒真是个好东西。”叶凌月怒极反笑了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聂风行看得一愣一愣的,不明白叶凌月话中的意思。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叶凌月安抚了聂风行几句,答应了他一定会帮他说好话后,才回了天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晚,叶凌月一夜未睡,天亮时,她的嘴角,露出了一抹深沉的笑容。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她正愁着,和夏帝谈什么条件,既然夏帝要留洪放的命,她就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是这一次,就算是不要洪放的命,她也要让洪放气掉半条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西夏平原的怪病会爆发这件事,她虽隐隐早已猜到,但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若非是这次怪病,她和娘亲也脱不了罪。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第二日,早朝上,夏帝又收到了紧急军情,西夏平原一带,又有多座城镇,接连爆发怪病。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百官束手无策,一下朝,夏帝又去探望了六皇子的病情,见他的病情已经基本稳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夏帝再次传召了叶凌月,这一次,叶凌月提出了她的条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荒谬,女子休夫,朕闻所未闻听所未听,况且当年洪府休妻,也是因叶凰玉犯了‘七出之条’,她擅妒,又无子,且不得洪老侯爷喜欢。”夏帝早就有了心理准备,答应叶凌月的任何条件,但这样的条件,还真是让夏帝心惊胆战。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要真是休书一出,简直比杀了洪放还要羞辱人。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圣人有云,‘七出’可休妻,但也说了,‘三不去’者不得休妻。三不去者,有所嫁无所归、有更三年丧、前贫贱后富贵。洪放明知娘亲因他与家族失和,无家可归,依旧将我娘赶出了家门,犯了有所嫁无所归。他穷时娶妻富时休妻,犯了前贫贱后富贵,本就为世人所不齿。既是如此,为何我娘不能休夫?”叶凌月早已是想好了言辞,字字紧逼,让夏帝都无从招架。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况且一封休书而已,不过是丢些脸面,比起我娘和我当年差点横死街头,不知已经好了多少倍,还是说,脸面比性命还重要?圣上,只要你赐休书,臣女必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保我大夏西夏平原,国泰民安。”叶凌月的话外之音,也是很明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你不赐也得赐,你不赐,大不了我拍拍屁*股,回天牢把牢底坐穿,横竖烂命一条。

www.daocaorenshuwu.com

一条命,换西夏几十万平民,数万兵士的命,值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朕不能答应。叶凌月,朕警告你一句,你是我大夏的子民,别以为朕当真就不敢杀你。”夏帝没好气道。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夏帝正欲发作,忽听贴身太监刘公公慌慌张张走了进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圣上,北青有特使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个时候,北青派特使来干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夏帝一脸的不明,可也不敢怠慢,命了叶凌月退下,亲自接见北青的特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凌月走出御书房时,恰有一名男子,信步走来,男子身着墨蓝色的长袍,一双深邃的眼眸,目光凛冽,透着几分凌厉,看上去很是犀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走过叶凌月身旁时,男子顿了片刻,眼角扬了扬,瞟了叶凌月一眼。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但见此女身着囚服,却发丝不乱,气质如兰,一双出彩的新月眸,熠熠生辉,倒是个让人一见就印象深刻的南国佳人。

www.daocaorenshuwu.com

不外乎北青的那位,对她一直念念不忘。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位可是叶郡主?”

www.daocaorenshuwu.com

叶凌月闻声,望了过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卑职从律,北青二品带刀侍卫,凤王让卑职若是见到了叶郡主,向叶郡主问声好,说他甚是想念郡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凌月还未回答,那从侍卫就进了御书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凤莘想她?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耳根子一红,叶凌月却想不到,凤莘那样的性子,会让他人转告自己这番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凌月不及多想,御书房的门已将关上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从律进了御书房后,神情就变得冷傲了几分,见了夏帝,也是行了个简单的君臣之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