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4章 聚宝童子

输了,他竟是输了?

洛宋满嘴的牙,险些没咬碎,他一个轮回三道的武者,竟然输给了一个轮回二道的武者。

“不可能,你方才分明已经力竭,怎么可能再操控得了北斗换元铃。”洛宋输得很是不甘。

“力竭?你哪知狗眼看到本少力竭了,那不过是本少卖了个破绽,引你上当而已。你一定很不甘心,一个轮回三道,竟然会输给轮回二道,本少就索性做一次好人,告诉你原因得了。”薄情那可是典型的给三分颜色,就敢开染坊的人啊,不打击死洛宋,他吃饭睡觉都不踏实。

只见他伸出了手来,在他的左手上,戴着一个金瑙色的戒指。

那戒指上,盘旋着一条金色的小龙,在了光色下,小龙犹如会腾飞一般,缓缓游动,栩栩如生。

看到了那个戒指时,洛宋的脑中,嗡嗡一阵怪响,再也忍耐不住,喉咙一甜,一口血吐了出来。

洪明月见了,俏脸骤变,连忙搀住了洛宋。

擎龙戒,竟然是天级灵宝擎龙戒。

能让佩戴者,减少一大半元力损耗的擎龙戒,有这玩意在,别说洛宋只是个轮回三道,就算是洛宋是轮回四道,薄情依旧能跟他耗到天荒地老。

人比人气死人啊。

想人家三生谷的少谷主洛宋,揣着个地级“尿壶”都当宝贝一样,四处炫耀着。

人家薄情一个人,就有了两件天级灵宝。

看到了这一幕,在场的正道人士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这年头,难道混暗势力,就真的那么赚钱,要不,改明个,他们也弃善从恶,投奔暗势力得了。

这一仗,薄情完胜。

洛宋灵器受损,又受了欺辱,一口恶气难平,洪明月翳着脸,剜了薄情一眼,搀着洛宋,含恨离开了九号阎城。

看他们的模样,以后八成也不会再入九号阎城了。

从擂台上下来后,那名披着薄情外套的女子,施施然走上前来,一脸的娇容,含羞带涩。

“多谢少宗主替小女,报了大仇,小女无以为报,这里有一瓶丹药,可以恢复一些元力,还请少宗主收下。”

薄情瞟了眼那瓶丹药,淡然说道。

“你方才说,你叫做什么?”

女子面上一喜,连忙回道。

“我叫梅十三娘,是七毒门的弟子。”

这位绝情宗的少宗主,不止人长得帅,身手更是一流,早在他将外袍脱下,披在自己的身上时,梅十三娘的一颗芳心,就已经寄在薄情身上了。

“把名字改了。”薄情听到了“十三”这个字眼时,嘴角苦笑。

只是一个相似的名字而已,他竟然就失心疯似的,为了她出头,还将自己的外袍也给了她。

鸿十三……那根深扎在他心底的刺。

方才在擂台上,获胜的那一刻,薄情没有欢喜,相反,他的心底还有些酸涩。

不够强,他依旧不够强。

鬼帝巫重,一个徒手就可以将轮回强者击溃的人,他才是真正的强者。

哪怕是自己拥有了两件天级灵器,甚至更多,依旧不是他的对手。

“少宗主?”梅十三娘见薄情神情变化,轻声叫了一声,她不明白,薄情让她突然改名字的意思。

“你怎么还没滚!”薄情猛地一抬头,看到女子还杵在自己面前,眸光一厉,妖娆的面上,犹如鬼煞般,吓得梅十三娘倒退了几步,手中的丹药跌落在地,哭着跑开了。

“少宗主,你的衣服?”护法一脸的为难,手中还拿着那件外袍。

“脏,丢了。”薄情一语不发,转身就走走,月白色的长袍,在了漫天鬼火的映衬下,显得分外萧瑟。

等到薄情都走远了,角落里,金乌老怪和叶凌月才走了出来。

金乌老怪刚才看的,可是又羡又嫉啊。

早前他也在薄情的手上,吃过亏。

当时还只当薄情是仗着灵器之利,今日一看,发现这小子,也的确有点头脑。

况且他手上,还拥有两件天级灵宝。

这位少宗主,看来也不是池中物,也许,多年来一直犹如散沙的暗势力,可以在他的手中,重新得以发扬光大。

“主人,你认识那位绝情宗的少宗主?”金乌老怪原本还想引荐叶凌月认识薄情。

毕竟绝情宗在暗势力中,也算是老牌一流势力的存在,认识薄情,对鬼门也大有好处。

“算是有些交情,不过眼下不是碰面的时候。”若非万不得已,叶凌月也不愿意和魔宗的人直接打交道。

尤其是面对薄情时,他过分炽热的眼神,总会让叶凌月很不自在。

“金乌老怪,那绝情宗究竟是什么来历,底蕴竟然这么深厚。为何薄情年纪轻轻,就能拥有两件天级灵宝?”饶是叶凌月,看到了薄情的两件灵宝,也要羡慕一番,难怪方才洛宋要被气得吐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