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4章 她是神之血脉

见了妻子的模样,夜北溟叹了一声。

“你这又是何苦呢?她是你我的第一个孩子,也是我们最重要的孩子。她因为情殇,几乎魂飞魄散。你用乾鼎护住了她的魂魄,只求为她找一具合适的肉身。五百年,你一个个位面的找,好不容易才找到了适合她的肉身,让她借体重生。但碍于和火炎帝君的约定,不能认她,我知道你心中不好受。”

夫妇俩成亲之后,虽也有了好几个子嗣,可夜凌月是他们还未成神前的第一个女儿,这个集了万千宠爱于一生的女儿,因为体质的缘故,无法修炼,可她自幼聪慧,又是个极其体贴的孩子,却没料到,会落了这么个下场。

想起了女儿的凄楚经历,夜北溟的周身,涌起了阵阵杀意。

云笙一看,也知道夜北溟动了怒气,小手将他狭窄精瘦的腰紧紧搂住,轻声说道。

“夜狐狸,月儿上辈子,太苦了。若是我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和她相认,就势必要打破她身上生死符的封印。以女儿的性子,一旦恢复了记忆,想起了她身上背负的血海深仇,又岂会善罢甘休?我们求了火炎帝君那么久,才求了她一次凝魂重生的机会,这一世,我要让她与普通的女子一样,结婚生子,像我一样,找个知她疼她的男人,不再受苦。”云笙轻声说道。

想起了女儿上一世受的困难,云笙的眼眶微微发红。

“既是如此,就如你所愿。”夜北溟心疼妻子,轻轻吻上了她的额。

这五百多年来,云笙担心女儿魂飞魄散,疯了般四处寻找合适的肉身,找不到时,她寝食难安,找到了之后,她又狠下心来,不去相认。

她做的一切,可谓是用心良苦,夜北溟都看在了眼里,疼在了心里。

可是,是龙就会龙游四海,是凤就会凤啸九天,他和她的女儿,又怎么可能一直明珠蒙尘。

自叶凌月休养了多年,服用下了云笙藏在了乾鼎里的那一颗丹药的开始,命运的车轮,已经滚滚而来。

被逼得险些魂飞魄散的凌月,用了十三年的时间,修复了魂魄。

她吞下的那一颗丹药,却是上一世,她身上的血肉精血炼化而成的丹药,服用之后,她的魂魄终于完全,犹如凤凰涅槃,清醒了回来。

可她也因为生死符的缘故,忘记了过去的种种。

夜北溟望着爱妻,心中暗叹,天道的因果报应,哪怕是身为神佛的他们,也无法招架。

云笙的想法,是好的,可事情真的能如她所想?

夜北溟深深地望了云笙一眼,实在不忍心,将他刚得知的消息告诉爱妻。

今日,他参加了诸神会晤,在会晤上,他听到了一些消息。

五百年过去了,他们在在秘密寻找适合女儿重生的肉身。

神界的那一位,亦在找她。

五百年前,那男人将她千刀万剐,目睹她跌落殒神台,亲眼看着她魂飞魄散。

五百年了,那男人已经成长了为了足以和他相抗衡的神尊,可即便是如此,那男人依旧是在寻找夜凌月的下落。

他对夜凌月恨之入骨,若是再知道了她的的魂魄还在,青洲大陆必定会生灵涂炭,血流成河。

天道轮回,生生不息。

那男人,他害死凌月一次不够,难道还要再害第二次?

这一次,他夜北溟绝不允许,再有人伤害了他的妻女。

绝不能让那个男人,找到重生后的凌月。

将心底翻腾如怒浪的念头,强压了下去,夜北溟垂下了眼来,夫妻俩正说着,云笙忽的警觉了起来。

“夜狐狸,有些不对劲,夜魅女王刚灵识传音告诉我,叶凰玉可能会有危险。”

叶凰玉是叶凌月这一世的亲娘,她命运多舛,云笙当年,寻找了多个位面,才找到了与她,也算是颇有渊源,今日她大喜,云笙本只想来看看女儿,哪知道,却撞上了这档子事。

内院里,依旧是热闹不已。

而得到了消息的云笙夜北溟夫妇,已经离开了酒桌,悄然来到了喜房外。

空气中,还残留着迷香的气味,云笙和夜北溟闭气,夫妻俩彼此使了个眼色,悄然翻身上了屋檐。

喜房里,叶凰玉和几名侍女都已经昏迷不醒。

一个面容猥琐的矮个男人抱起了叶凰玉,正往喜榻上走去。

“叶凰玉,今晚是你和聂风行的洞房花烛夜,只可惜,你那没用的男人就要戴绿帽子了。”洪放看着没有意识的叶凰玉,她今日,很美。

甚至比起当年嫁给自己时,还要美几分。

吹弹可破的肌肤,高耸的胸,纤细的腰身,想到了这一切,差一点都要属于聂风行,洪放就一阵子嫉恨。

他迫不及待地解开自己的衣裳,没两下,就脱干净了。

再看看床上的美人儿,洪放狞笑着,就要去脱叶凰玉的喜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