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7章 害人终害己

茅厕外,众人目瞪口呆。

青碧公主被洪放蹂躏了一番,她初时还不乐意,可一番云雨之后,酒劲加上身体本能,让她尝到了前所未有的极乐滋味。

她甚至不顾身旁爬动的蛆虫和蛇鼠,下意识地搂住了洪放精壮的身子,配合着扭动着自己的腰,发出了羞人的叫声,那模样说有多淫*荡就有多淫*荡。

重人闯入时,她还浑然不知,和洪放火热着。

“公主!”

只听到一声惊呼声,她才睁开了迷醉的眼,这一眼看过去,青碧公主尖叫了一声,一把推开了身上的洪放。

可洪放已经被药冲昏了脑袋,那个位置又因为咬伤的缘故,只想找一个宣泄口。

他哪里肯松手,捏住了青碧公主胸口的两团浑圆,又是几个急冲,青碧公主直被弄得两眼发白,差点没晕过去。

“畜生!”

从律实在看不下去了,冲上前去,一脚踢开了洪放。

“啊!!”

青碧公主这才彻底清醒了过来,她再看看自己的身上,爬满了恶心的虫蚁,就连她的下身一片狼藉,身上还有各种虫咬过的小伤口。

雪翩然和小玉见了,忙拿了衣裳,给青碧公主披上了。

“夏侯颀,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从律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青碧公主只不过上了一趟茅厕,就被人毁了清白,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北青帝得知后,必定不会善罢甘休。

公主本人,绝不会这般随便和人苟合,可她方才的模样,又……

青碧公主酒劲已经有些散了,她披上了衣服,发鬓散乱,再看了看夏侯颀,后者甚至连一眼都不愿意看她。

青碧公主的心,一阵阵的刺疼,毁了,全都毁了。

青碧公主疯了般,冲到了从律身前,抢过了他的佩刀,砍向了被人制住的洪放。

洪放此刻,双瞳扩散,还沉浸在余味之中。

从律的那把刀,乃是青帝钦赐,地级上品灵宝,一刀砍了过去,只听到血水嗤的一声。

一刀、两刀、三刀,青碧公主就跟疯了般,一阵乱砍。

直将洪放看成了肉酱,她才住了手。

她那般疯狂的模样,落到了柳太后和太皇太后的眼中,如疯兽般。

夏侯颀看她的眼神,也愈发的冷漠。

青碧公主浑身都是血,她丢下了刀,再也控制不住,失声哭了起来。

“公主,你先别哭,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想想是什么人要害你?”雪翩然见了一地的血肉模糊,微不可闻地皱了皱眉,一脸和善地走到了青碧公主的身旁,抚着她的肩膀,柔声询问着。

只是,她在询问时,眼中闪过了一丝阴险。

听雪翩然这么一说。

青碧止住了哭声,她酒醉时,脑子浑噩的很。

可她还记得,有个比鬼魅还要可怕的男人说过,让她不要招惹叶凌月。

就是那个男人,将她强行带到了茅厕里,被人****。

她不好过,叶凌月也别想好过!

“是叶凌月,是她害了我,是她找人胁迫我,毁我清白!”

青碧公主歇斯底里地叫嚷着。

“公主,这话可是真的?当真是叶凌月害了你?”雪翩然一听,顿时露出了几分喜色来。

“不错,那男人必定是叶凌月的手下,他听到我要害……”青碧公主说到了这里,意识心虚,没有继续往下说。

“青碧公主,话可不能乱说,你说我害你,可有证据。”

人群散开了,叶凌月和叶凰玉走了过来。

叶凌月方才担心娘亲一天没有吃东西,准备去送点吃的,哪知道进了洞房,却发现,空气中有一些异样。

尽管云笙清理过新房,可空气里,还带着一丝迷香的味道。

叶凌月心中正怀疑着,就听到外面吵吵嚷嚷的,说是北青的青碧公主不见了。

青碧公主身份特殊,若是在叶府里出事,势必和她脱不了关系。

叶凌月于是和娘亲走了出来,哪知恰好就听到了青碧公主指证她。

“就是你,那男人是你的下人,他听说我要……我要……”青碧公主吞吐着。

“小玉,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从律青着脸,喝了一声。

那名叫做小玉的吓得跪倒在地,望了眼青碧公主,再望了眼从律,吞吐着。

“你看管公主不利,若是再有所隐瞒,我今晚就让你死在这儿。”从律咬牙,手中的刀脱了鞘。

“从大人饶命,公主……公主当时和奴婢正在辱骂月侯,公主还说……还说她从宫廷方士那里,讨来了一颗绝子丹,要让月侯服下去,让她一辈子也当不成凤王妃。”小玉不经吓,被从律一瞪,吓得什么都说出来了。

众人一听,脸色巨变。

绝子丹那是什么东西?

那可是外面窑子里才用的下流东西,是为了老鸨们不让妓*女怀有身孕,逼迫他人服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