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5章 三巨头

从天尊的营帐出来后,叶凌月还在回味着天尊的那番话。 www.daocaorenshuwu.com

凤莘的病情,果然和北青帝有关。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为何会是北青帝,叶凌月听说过,北青帝对凤莘很是疼爱,甚至超过了自己的子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凤莘与北青帝的感情应该也很深厚,毕竟北青帝是凤莘在世上为数不多的亲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凌月踌躇着,该怎样将这件事告诉凤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想了半天,叶凌月是决定,先不提这件事告诉凤莘。 稻草人书屋

无凭无据的,别说是凤莘,就算是叶凌月自己都觉得不可信,毕竟那人是北青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北青帝权势滔天,又何必陷害自己的亲侄儿,若是真想陷害凤莘,当年,就不会救凤莘。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想起了凤莘,叶凌月又有些惆怅,北青帝的登基纪念大典将至,距离答复凤莘的日子也越来也近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心中多了几分纠结,叶凌月回到了城主府。 www.daocaorenshuwu.com

“月姐姐,府里有客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包包看到了停在了城主府外的那辆马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凌月一抬头,看到的却是马车旁,站着的老熟人刀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到了叶凌月时,刀奴目露恭敬之色,他的手上,还拿着一柄虎头大刀。

稻草人书屋

那柄虎头大刀,正是用涅槃铁打制而成的,百斤多重,半人多高。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正是在二号星宿洞时,刀奴打破了其中一个光符球,从里面得来的涅槃铁炼制而成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初叶凌月就答应过刀奴,会帮他重新炼制一把刀,后来,她果然替他炼制了一把。 daocaorenshuwu.com

刀奴得了刀后,对叶凌月更加恭敬,见了面时,只差没直接叫她少夫人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月侯,您回来了。”刀奴咧嘴,笑了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龙包包则是好奇地打量着刀奴,再看看他手上的那把刀,大眼睛里,立刻多了雀跃之色,一看就知道,小家伙的老毛病又犯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果然,龙包包不顾身高和年龄上的差距,围着刀奴,询问起了刀的事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凌月却是快步往府内走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刀奴是凤莘的侍卫,刀奴来了,那意味着凤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凤莘也来了,他怎么会突然抵达雇佣兵城,难道说是为了他们早前的约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凤莘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咄咄逼人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想到了这里,叶凌月顿时心中如多了面小鼓似的,上上下下。

www.daocaorenshuwu.com

叶凌月见到凤莘时,凤莘正在和阎九聊天,看样子,两人还很熟。 daocaorenshuwu.com

“你认识阎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凌月很意外,凤莘居然会和阎九那么熟悉?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咦,难道凤或者巫重没有告诉你,凤莘就是地下阎殿的二把手?”阎九一听,满脸的不可思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还以为,叶凌月早就知道了,再或者说,巫重和凤莘难道还一直未曾告诉过叶凌月,其实他们两人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阎九刚想说什么,可留意到凤莘的眼色,只好把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

www.daocaorenshuwu.com

他忍得辛苦,为了掩饰尴尬,只能郁闷地抓起一杯茶,胡乱往嘴里灌了几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凌月当即就傻眼了,她望着慢条斯理喝着茶的凤莘,有种风中凌乱之感。

www.daocaorenshuwu.com

她是早就知道,地下阎殿除了巫重和阎九外,还有第二号实权人物。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只是认识巫重和阎九那么久,她都没听两人提起过,那第二号实权人物是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凌月怎么也没想到,会是凤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温润如玉,北青凤府的当家,凤莘,无论如何,也让叶凌月无法将他和地下阎殿联系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是巫重不是凤莘的影卫嘛,他怎么会成了地下阎殿的人?阎九,你老实交代,是不是你和巫重,逼良为娼,强行拉着凤莘加入地下阎殿的。”叶凌月一副老母鸡护小鸡仔的模样,挡在了凤莘面前。

www.daocaorenshuwu.com

凤莘的身子这么虚弱,怎么能和地下阎殿那些杀人见血的买卖,联系在一起。

daocaorenshuwu.com

“噗!”阎九见了叶凌月的架势,再看看在叶凌月身后,笑得闭月羞花的凤莘,有股让人头皮发麻的感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谁,谁逼良为娼,阎九,你是不是又瞒着我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咦,凤妹夫,你怎么来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正是然闹时,蓝彩儿也过来了,一起进来的还有龙包包和小吱哟。 稻草人书屋

小吱哟看到了凤美人,撒欢着跑了过去,趴在了他的膝盖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冤枉啊,我说娘子、小姨子,你看你姐夫我像是那种人嘛,这谁拉谁下火坑,还不知道呢。”阎九不干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以前巫重一直背地里说,凤莘才是最狡猾腹黑的那一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一直不以为然,今日一看,还真是这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看看人家巫重,爹不疼娘不爱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再看看人家凤莘,才一来,就有种蓬荜生辉之感,别说是叶凌月,那架势跟老鹰护小鸡似的,自己娘子,也是一副讨好巴结的模样,叶凌月那只傲娇的拽儿八万的小兽,也对凤莘服服帖帖的。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就连龙包包,这时候,也涩生生地看着叶凌月身后的凤莘。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左看右看,阎九都觉得,凤莘具备了一种,天生能激发女人的母性的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