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1章 帝王的嫉妒

凤莘被叶凌月赶走的那一天,他是有点低落了。

可那份低落,比起见不到叶凌月,算不上什么,当天晚上,凤莘就想到了主意,装起了病来。

确切地说,他也不是装病,他体内的寒症,在北青是会严重一些,害了三天的病,闹得北青帝都知道了,群医无策后,最后才“请动”了叶凌月。

如此一来,叶凌月进出凤府,也算是名正言顺。

叶凌月有些哭笑不得,可听到身后男人均匀的呼吸声,心不由发软。

凤莘将她抱得很紧,她百无聊赖,只得是歪着头,看着凤莘。

几日不见,他瘦了些。

叶凌月有些心疼,用了指摩挲着他的轮廓。

凤莘长得好,叶凌月早就知道,可如此近距离看着他,精致绝伦的五官,看得她心中一漾,一种骄傲之感,油然而生。

这男人,以后就是她的了。

想着刚才理直气壮,赶走雪翩然,她心中暗爽,渐渐地,她也犯起了困,靠在了凤莘的怀里,睡了过去。

叶凌月睡着后没多久,躺在她身侧的男人,眼睁开了。

那双眼中,带着深沉的琥珀色。

怀里的小女人,嘴角带着甜腻腻的笑,一双眉眼,舒惬地闭着。

“该死的小女人,居然敢答应那废物的求亲。”巫重恶狠狠地瞪着怀里的叶凌月。

巫重发现了,阎九说的没错。

凤莘那废物,看似废,可比谁都精明。

做生意如此,抢女人也是。

虽说他和凤莘,就共用一具身体,明明也是他先认识了这个小女人。

可叶凌月答应的却是凤莘的求亲,为此巫重气得不亲。

他一气之下,好些日子都没出现了。

可气归气,巫重也只能干眼瞪着。

要是换成了他去求亲,叶凌月指不准就回一句,天下男人都死绝了她都不会嫁。

不错,这小女人一定会张牙舞爪着,冷血地拒绝了。

不过,到了北青后,尤其是冬季的北青,巫重出现的次数,原本就比早前要多,他要把早前被凤莘占用的时间,全都补回来。

叶凌月哪里知道,她身旁已经换了个魂。

她的睡姿和她本人嚣张跋扈的脾气,很不相同,她睡时,喜欢蜷着,还喜欢缩成一团,冬日严寒,她还喜欢把被子蒙住脸。

整个人,就跟一团小猫似的,只露出个头顶来。

这般睡觉,明日若是醒来,必定是手麻脚麻的。

巫重恼火归恼火,可见不得她明日一早起来,嚷嚷个不停,就恶声恶气地,去抓她的手脚,把她从被子里挖出来。

哪知睡梦中的叶凌月不舒坦了,才刚把她挖出来,她又缩了回去,手脚又缩成了一团。

巫重哼了一声,长腿一跨,压在了她的腿上,再把叶凌月的手,绕在了自己腰上,再盖好了被子,就这样盯着叶凌月,盯着盯着,他忍不住,在她粉嫩的唇上,轻咬了一口。

这一口,口感甚好,软软的甜甜的,很是美味。

咬了一口后,他心里舒坦了点,暗暗道。

成亲那一日,他无论如何,也要抢过主动权,叶凌月的第一个男人,只能是他。

夜漫漫,北青皇宫里,雪翩然神情凄切,跪在了御书房内。

“天女,这真的是叶凌月的生辰八字?”

北青帝审视着手中的那份生辰八字,是丹宫陈鸿儒亲自批算的,叶凌月和凤莘的八字相克。

“圣上,翩然又岂敢作假。圣上也知道,凤王这几日,寒症又发作了,这都是因为那个叶凌月的原因。也不知那女人,用了什么手段,把凤莘迷得神魂颠倒,凤王现在对我不理不睬,圣上派去的那些御医和方士也全都比那女人赶了出来,她又是大夏的人,听说,她还和夏帝很是暧昧。她此番来北青,必定居心不良。”雪翩然添油加醋,将叶凌月说得很是不堪。

“够了,天女,有些话,没有证据前,不可胡言乱语。你方才说,凤王被那女子迷得神魂颠倒,这话可是真的?”北青帝的面上,微微动容。

“是真的,圣上若是不信,大可以去凤府打听打听。凤莘回来后,谁都没见,唯独就见了那女人。方才……方才我离开凤府时,她还留了下来。”雪翩然想到了,叶凌月和凤莘如今独处一室,心中就刀割般难受。

北青帝略一沉吟。

“凤王乃是我北青栋梁之才,他的事,朕自会调查。你下去吧,切记,在北青,只有朕认定的人,才能当凤王的王妃。身为未来的凤王妃,你必须学会宽容大度。”

北青帝的话,让雪翩然不由大喜。

她知青帝素来说一不二,那叶凌月是绝不可能当上凤王妃的。

雪翩然谢恩,这才离开了。

雪翩然离开后,北青帝看着那张生辰八字,指在案桌上,轻轻叩着,叩了三下后,一名影卫跪在了北青帝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