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0章 前凤王之谜

怎么会是凤莘?

叶凌月目瞪口呆着,凤莘不是还在出云殿嘛?

可眼前的这位,唇若淡樱,黑发如绸,四肢颀长,只是睡着,却散发着皇子般矜贵气息的男子,除了凤莘还会有谁。

叶凌月小心地,用手摸了摸,皮肤一片温腻,是真人不是幻影。

可再细细一看,叶凌月有觉得有些不对了。

男子和凤莘有八九分的相似,但是仔细看,又有些不同。

凤莘的唇是好看的菱形,而男子的唇略薄几分。

还有凤莘看着瘦弱一些,而这名男子,尽管因为长期呆在地宫,皮肤也很苍白,可是他的手掌骨节,还有手臂上有几处明显的刀疤,明显是个习武之人。

而且,男子的五官,比凤莘要尖锐一些,若是张开眼的话,气势必定很迫人。

他不是凤莘,可为何和凤莘这么相似。

叶凌月纳闷着,忽的,她的心跳漏跳了一拍,再看了男子几眼。

凤莘曾说过,他和父亲凤澜长得很相似。

难道说,这人不是凤莘,而是北青前战神凤澜!

这个大胆的念头,让叶凌月不禁心生震撼。

凤澜,不是早在十余年前就已经死了嘛,凤莘分明说过,他的父亲被逆贼围剿,战死沙场。

当年,他的娘亲青枫公主,也是因为得知噩耗,悲痛欲绝之下,被歹徒的同伙,逼得跳崖身亡。

还是说,凤澜根本没死。

可是凤澜既是没死,为何北青帝会兴建了这么一座庞大的地下离宫,用来金屋藏娇呢。

一个个的疑问接踵而来,饶是叶凌月平日聪明的很,这时也一下子难以想清楚。

一旁的小吱哟也发现了,这个男人和凤美人长得一模一样。

它用爪子,拍了拍凤澜的脸。

凤澜毫无反应。

“小吱哟,不要胡闹。”叶凌月凝视着凤澜。

看样子,这座地下离宫的存在,除了北青帝以外,没有其他人知道。

当年凤澜虽然没有死,可只怕也遭遇了重创,这十余年来,他只怕一直是处于昏睡不醒的状态。

人在昏睡的状态下,无法进食,也没法子用元力护住心脉。

可凤澜的容貌和体征,还一直处于巅峰状态,和当年没什么两样。

想来北青帝为了他,也是煞费了苦心,她特意准备了这张玉床,替凤澜补充元力,平日必定,也经常替凤澜运气护住心脉。

只是不知什么缘故,凤澜一直没有醒。

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除了北青帝和已经死了青枫,想来也就只有凤澜一个人记得了。

叶凌月想了想,若是能救回凤澜,那一切不久真相大白了,甚至可能,凤澜也知道,凤莘体内寒症的真正原因。

叶凌月没有再多想,她迅速运起了鼎息,白色的鼎息钻入了凤澜的体内。

鼎息一进入,叶凌月就渐渐看到了凤澜体内的情况。

凤澜的脏腑由于北青帝的元力养护的缘故,恢复得很好,血液肌肉也一如当年。

而且叶凌月发现,凤澜不愧是北青的战神,尽管昏睡了那么多年,他的修为居然一点都没倒退。

凤澜的实力,达到了可怕轮回五道巅峰,这可是是实打实的轮回五道巅峰,比起洪青云之流还要略胜一筹。

只可惜,这些都不是凤澜一直昏迷不醒的原因,鼎息一直游离到了凤澜头颅的位置,就在凤澜的左侧耳朵上方两三寸的位置,叶凌月发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黑点。

这个黑点,就压在了凤澜的脑上。

这一处伤,当年北青帝招来的御医和方士中,也有人发现过,但因为距离脑部太近,没有一人敢替凤澜疗伤。

北青帝一怒之下,杀了那些人,可凤澜的伤病也一直拖拉了下来,这么多年都毫无起色。

由于有了上一次,见云笙救人的经历,叶凌月大致猜测地出,这个所谓的黑点,应该是凤澜因为伤势,造成的淤血而已。

这种淤血,一般的方士和医师还真是没法子救治的,除非遇上了云笙那样的,胆敢在人的脑袋上,直接动刀子的。

还有就是遇上叶凌月这种,拥有鼎息,可以吞噬黑点的。

但是面积如此之大,而且是十余年前的旧伤,哪怕是叶凌月,也觉得有些棘手。

若非是上次占了雪翩然的便宜,吞噬了她的星力,叶凌月只怕也不敢贸然尝试。

“凤澜,看在你是凤莘的父亲的份上,勉强算是我的半个未来公公,我今日就拼了一试。能不能把你救活,那就看你个人的造化了。”叶凌月沉吟了片刻,心中不免有些紧张。

小乌丫如今的幻影变身,比起以前厉害了许多,但是最多也就只能支撑两个时辰。

更何况,她今晚上,还耗费了不少气力,变了好几次身,算起来,最多也就只能坚持到宫宴结束前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