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4章 白莲花,我来看你了

叶凌月还未回答,凤莘的眸骤冷。

“从律,你若是为此事而来,你可以走了。”

“凤莘,月侯,你们听我解释,我知道翩然的所作所为,让人愤恨,可她只是一时迷了心窍。”

从律急切地站了起来。

雪翩然被关入天牢后,就如疯了一般,在天牢里怒骂不止,她骂叶凌月陷害她,诅咒叶凌月不得好死。

可她但这些胡话,又有什么人听得进去。

毕竟所有人都已经相信,是雪翩然自食其果。

好不容易,丹宫的人进入了天牢,连陈鸿儒也被惊动了,他前去查看雪翩然的伤。

可尽管经过了一个早上和一个夜晚的救治,雪翩然脸上的熔金水的毒,非但没有缓解,反而在加剧。

就连陈鸿儒和魏老方士等人都束手无策。

而雪翩然,却口口声声,说这一切,都是叶凌月害的,叶凌月手中,一定有解药。

从律虽不信雪翩然的话,可想到了凤莘的寒症,据说也是因为叶凌月缓解了不少,这才硬着头皮找上了门来。

“从侍卫,你看看我的脸上。”叶凌月没有立刻表态,只是抬抬眼皮子,不痛不痒地说道。

从律不解,看了叶凌月几眼。

“月侯,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脸上有刻着‘犯贱’两个字嘛,那女人要毁我容貌,结果遭了报应,我会傻到,去救她?”叶凌月嗤笑着。

雪翩然的脸治不好,她是早就猜到了。

至于具体的原因,那是因为她在熔金水里面,又加入了一些冰凝草提炼的冰凝露。

连玄铁都能腐蚀的冰凝露,混合了熔金水,就算是炼丹无双的丹宫,也是束手无策。

叶凌月从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对于雪翩然这种人的,一刀杀了,都嫌轻了。

熔金水只能熔人皮肉,冰凝露却是连人的骨骼脏腑都能慢慢腐蚀了。

雪翩然若是没有她的救治,下场比死还要惨上百倍。

“月侯,请你原谅她,翩然她只是太爱凤莘了。凤莘,你……”从律师还未说完,顿时噤声,只因为凤莘给了他一瞥。

那一瞥,冰冷彻骨,一刹那就让从律浑身冰冷。

凤莘,从未有过这样的眼神,从律知道,这一次之后,他和凤莘,再也不是朋友了。

“从律,她的爱,我要不起,也不屑要。”

“从律,我看在凤莘的面子上,可以去天牢看一看。不过,我看病时,不喜欢有人打扰,还有,我最烦有人在我眼皮子底下,骂骂咧咧,所以,你该知道怎么做了。”叶凌月一副息事宁人的口气,一副“我是看在凤莘”的面子的模样。

从律如蒙大赦,哪敢再多想,忙回去传话。

不过半个时辰,从律带着手令,来接叶凌月去天牢。

“我陪你一起去?”凤莘有些担心。

“不用了,你若是有空,帮我多陪陪地尊,她似乎挺喜欢你的。”叶凌月眨了眨眼,翩然而去。

凤莘愣了愣,地尊喜欢他?

这小女人,葫芦里又卖什么药。

叶凌月随着从律一起进入了天牢。

雪翩然虽然犯了大错,可她终究是丹宫的天女,光是看她住的天牢的规格,叶凌月就知道,丹宫费了不少的心思。

在天牢的入口,叶凌月看到了一脸沉翳的陈鸿儒。

“月侯,当真是好手段。”

陈鸿儒没有参加宫宴,可这不代表,他什么都不知道。

雪翩然是他苦心多年,一手栽培出来的。

这下子可好,一个叶凌月,不仅直接让雪翩然声名扫地,还毁了她的容貌。

在北青一直呼风唤雨的陈鸿儒,还从没这么憋屈过。

“鸿儒大师你在说什么,听不清哎,能大声点嘛?”叶凌月一脸的无辜。

陈鸿儒气的,胸口激烈地起伏了几下。

“你自己做了什么,你最清楚。混沌天地阵,是不是你偷走的!”

“鸿儒大师,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麻烦你让让路,再耽搁了治疗的时间,丹宫恐怕就要重新选拔天女了。”叶凌月笑得那叫一个貌美如花。

陈鸿儒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她,可想到了雪翩然的惨况,他只能是咽下了这口气,退到了一旁。

“叶凌月,我警告你一声,你最好把翩然治好了,否则,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别说是你区区一个侯爷,就连大夏,只怕都要跟着遭殃。”

陈鸿儒的话,让叶凌月顿了顿。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雪翩然不就是丹宫的一个天女嘛。

没了天女,大不了花费个十年时间,重新培养一个就是了。

听陈鸿儒的意思,难不成,雪翩然的身份,还仅仅是丹宫天女那么简单。

尽管心中有疑惑,可叶凌月并没有太过在意,她走到了一处牢房前。

雪翩然就关在里面,从律按照叶凌月早前的吩咐,已经清空了附近的牢房,旁边还设了一个禁制,隔绝牢房内外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