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9章 天地劫第二重

阎九没想到,凤莘竟没有责怪他。

对于阎九而言,却是把积压在心底多年的亏欠说出了口,顿觉轻松,压在心头的那块大石,被移开了,释怀了许多。

也许正如凤莘所说,一切都应该交由时间来决定。

“我随你一起去龙游之地。”阎九可疑地擦了擦眼角。

“你留下来,照顾蓝彩儿。既然已为人夫,就顺便学学怎么做人父。凌月那儿,你替我掩饰一下,就说我去地下阎殿取材料了,最多半个月,我就会回来了。”凤莘还是有些不放心雇佣兵城的。

凤澜已经离开了,若是他和阎九再一起离开,雇佣兵城内,就只剩了一群老弱妇孺了。

阎九也知凤莘是为他着想,可如今凤莘状态不稳,他又岂能放心他一人前去。

阎九还想说什么,却被凤莘的一记严苛的眼神给制住了。

凤莘,愈发的像巫重了,还是说,他本就是“他”……

阎九没法子拦阻,只能是照着凤莘的命令去办,只是他特意叮嘱一句。

“六岁那一年,你动用了一次体内的力量,让封印出现了一丝裂痕。记住,不要再擅自动用那股力量,否则连我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叶凌月得知消息时,凤莘已经启程准备离开雇佣兵城了。

“怎么不让其他人去?你的身子怎么经的住长途跋涉。”叶凌月抱怨着。

“不碍事,你没发现,我最近都没发病了,照顾好自己,等我回来。”凤莘抱了抱叶凌月,上了马车。

北风依旧凛冽,看着凤莘越走越远,叶凌月心中,隐隐腾起了一种怪异的感觉。

就好像,凤莘这一去,就要回不来了似的。

她强压下了心中的那种怪异的感觉,踱回了城去。

在叶凌月和凤莘拥抱的那一刻,有双嫉妒的发红的眼,盯着两人。

叶凌月和凤莘,看上去更加如胶似漆了。

那个贱人。

雪翩然紧紧咬住了唇。

凤莘从未和她有过这么亲密的动作。

“他就是凤莘,的确是一表人才。”

乔装成了雇佣兵模样的樱长老留意到了女儿嫉恨的眼神。

“娘,凤澜已经走了,凤莘也出城办事去了。我们什么时候下手?”

雪翩然顶着一张别人的脸皮,一想到这张脸皮下面的自己,丑陋不堪的模样,她的心里就一阵翻江倒海。

“不要心急,我先打听清楚城主府的情况,再下手。放心,叶凌月的肉身,一定是你的。”樱长老胸有成竹地说道。

一晃半个月过去了

地煞狱中,忽的听到一阵排山倒海的轰鸣声。

从第二十五层到第四十八层地煞狱内,如怒浪般的煞气不断盘踞在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黑色旋涡。

细细一看,旋涡的正中,坐着一个黑点。

那黑点,正是叶凌月。

此刻,她正紧闭着双目。

煞气氤氲,不断地涌入叶凌月的体内。

在煞气的作用下,她整个人,就如一个无底的黑洞,煞气不停地被吸入着她的丹田。

化成了无数的蝌蚪状的小液滴,钻入了叶凌月的皮肤、肌肉和脏腑。

大量的煞气冲入了她的体内。

乾鼎内,黑气翻滚,如惊涛骇浪,原本比白色鼎息微弱的黑色鼎息,迅速膨胀开。

叶凌月只觉得自己的丹田了,一次次地被煞气冲刷着。

只听得轰的一声,她的体内,忽的发出了一片黑色光晕。

叶凌月倏然睁开了眼,一双本就漆黑的眼,此时更是黑的深不见底。

“冰封天下。”

只见天空,一根巨指,从天空点下。

轻轻一指,落下时,却化成了三十六道指影。

天空中,无数的翻滚的煞气,在刹那间被冰封一片。

指影所到之处,冰冻三尺,万物归于死寂,无数的地煞们鬼哭狼嚎,如潮水般退去,躲在了地煞狱里,瑟瑟发抖,个个敬畏地望着天空中的那个人族女子。

“天地劫第二重,终于突破了。”

叶凌月吐出了一口浑浊之气,身形猛地下坠。

一道雪白色的兽影闪过,将叶凌月接了个正着,正是血化后的小吱哟。

一人一兽如滑翔般,落在了地面上。

一座巍峨的地煞宫殿前,站在二十三名地煞君主。

为首的正是蝶魅君主,她的身后,跟随着除了木傀君主之外的其他二十二名地煞君主。

凤莘离开已经有半个月了,这半个月里,叶凌月联合了蝶魅,以迅雷之势,迅速沦陷了多个地煞狱。

在灰火的帮助下,这些地煞君主都已经成了越来越多俘虏,为她所用。

倘若说,早前蝶魅君主对叶凌月能够打败地煞君王还存在还存在一丝怀疑,可在看到叶凌月竟方才那一招时,她的信心更加坚定了。

“恭喜主人,突破了天地劫第二重,方才主人用的那一招是什么武学?破坏力惊人的同时,还携带了冰封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