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0章 抢亲去

樱长老的想法很简单,只要有凤莘在手,叶凌月必定会出现。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两人,都是害得雪翩然人不人畜生不畜生的罪魁祸首,樱长老要让他们后悔一辈子。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只是,这一次,樱长老是大大的失算了,而她失算的最关键的原因,正是一直被她认为,只是虚有其表的凤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另一边,叶凌月和地尊离开了丹宫后,返回了客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以说,长落大长老真的在帝阙都,而且还是在妓*院里,被樱长老抓了个正着?”叶凌月半路上,才从地尊口中得知了这件事。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混元宗也不是什么好货色,当年,女帝谋害我们夫妇时,若是没有开疆王府和混元宗在背后支持,凭她一人之力,又怎么可能得手。”地尊谈起了开疆王府和混元宗时,面上有霾色闪过。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凤澜乃是北青的战神,他当年带着军队,胜利班师回朝,半路劫杀他和他的军队的人,以及将青枫逼得跳下山崖的,都不是普通的北青兵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地尊这些年,循着蛛丝马迹,发现了那些人,就是来自混元宗,而且长落长老正是幕后的指使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至于开疆王陈拓,也在其中充当了帮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青枫少时,就是个顽劣的性格,嫁给凤澜后,本还收敛了些,可女帝和混元宗的所作所为,将她埋藏着的天性,再一次挖掘了出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一点,从她设计樱长老和长落大长老就可以看得出来。

www.daocaorenshuwu.com

两人说话间,到了客栈外。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就见了客栈门口挂上了喜庆的红灯笼,街道上,还铺着喜毯。

www.daocaorenshuwu.com

看到了这些时,地尊的身子僵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叶凌月看了她一眼,走上前去,询问客栈老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位姑娘,你们是从外地来的吧,明日是我朝女帝和凤王爷的大婚之日,这些都是为明日准备的。”客栈老板滔滔不绝说了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原来按照北青民间的婚俗,新郎会骑着高头大马,带着迎亲队伍,去女方家迎亲,接回府中,拜天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凤王娶的是女帝,自然不能迎接新娘回凤府。

www.daocaorenshuwu.com

拜天地,得在皇宫,洞房,也得在皇宫。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就连新娘也只能到皇宫才能见到,凤王唯一要做的,就是在吉时到前,在帝阙都的主干街道上,游行一圈,算作是完成了迎亲的礼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凌月两人下榻的这家客栈,恰好是凤王骑马游街的必经之路,所以才铺起了喜毯。 www.daocaorenshuwu.com

“原来明日凤王会从这里经过?”叶凌月明知故问着,斗笠下,地尊的眸子闪了闪。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见了地尊的反应,叶凌月只差没脱口而出,劝她去抢亲了,只可惜,地尊一言不发,就进了客栈。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一夜,过得尤其漫长。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第二天,一大早,街道上就敲锣打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凤王在北青声名赫赫,立下了无数战功,凤府又是富甲天下,女帝当政数十年,威名远播,两人结为连理,引得无数的百姓当街围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街道被围的水泄不通,军队不得不专门在街道两边驻起了人墙,可即便如此,午时前后,整条街道上,都已经是人头攒动。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叶凌月和地尊临窗而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来了,来了,凤王来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如沸水般的惊呼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少民众泉涌般,朝着街道的一侧移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凤澜坐在了马上,他面上,没有半分喜色,下巴还留着胡渣子,一看就知道,他对今日的婚事不上心。 www.daocaorenshuwu.com

游街的队伍,因为人潮的缘故,前进的很是缓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该是他第二次迎亲了,上一次,他娶的是青枫。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凤澜扯了扯嘴角,笑容很是苦涩。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时,他似是感觉到了什么,他倏地抬起了头来,看向了某个方向。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那是一扇敞开的窗,没有人,空空落落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幻觉嘛……凤澜闭上了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的鼻间,仿佛还萦绕着那一晚的清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若是这是一个梦,他真希望,自己永远不要醒。

daocaorenshuwu.com

直到凤澜骑马走远了,叶凌月才走了出来,地尊没有出现。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她原本以为,地尊会出现,会拦下凤澜,会为了凤澜和自己争取一次,可是地尊,让叶凌月失望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凌月实在是按捺不住了,她冲到了地尊的房门前,一把推开了房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地尊坐在了桌前。

www.daocaorenshuwu.com

“地尊,为何不告诉凤澜真相?我以为我治好了你的脸,治好了你的身上的伤,就能让你变回以来的青枫公主。可惜我看错了人,你只是个缩头乌龟,你竟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爱人,去娶其他的女人?”若不是因为地尊是自己的长辈,叶凌月真的恨不得上前,给她几个耳光,让她清醒过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面对叶凌月的斥责,地尊缓缓抬了头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双和凤莘很相似的眼眸里,流露出了一抹异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昨晚,我考虑了整整一个晚上,直到天亮,我才想明白了,我放不下凤澜,所以,我要把他抢回来。”说着,地尊嚯然起身,她摘下了脸上的斗笠,脱去了身上的衣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