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7章 恶人自有恶人报

四方城外,就是裂谷沙河。

清晨的裂谷沙河,因为凶兽们大多还在睡眠中,少了几分戾气,多了几分与世不争的平和。

在初抵达四方城前,亲眼目睹了这条如江河般,夜间潺潺而动,白天波涛滚滚的沙河时,洪明月震撼之余,觉得这里的一切,都恍若神迹。

当她知道,这一切都是用阵法幻变出来后,她愈发对四方城主的实力,感到高不可测。

四方城主和自家师傅洛三生关系匪浅,他看上去,也只是个和蔼的老者。

可洪明月每次遇到他,都觉得心中忐忑。

那看似亲切的长者,有一双洞察人心魂的睿眼。

洪明月甚至怀疑,他看穿了自己身怀邪功,但他并没有和师傅说起,但即便如此,洪明月还是提心吊胆着,生怕某一天,四方城主会将一切都说出来。

这让洪明月很是矛盾。

她一方面,想快点离开四方城,另一方面,她又想在四方城多留一些时日,那样她就多一些机会,遇到紫堂宿了。

抱着这样的心情,洪明月深吸了一口气,试图平复自己繁杂的心绪。

她沿着沙河,缓慢行走着,茫然不知自己通往何处。

直到前方的沙河滩涂附近,出现了一个人,洪明月才站着了脚。

对于这次天下第一锻的比试规则,洪明月早前听师傅说起过。

看那人的模样,应该是搁浅在沙河里的选手。

那是落单的中年男人,他的周围,没有任何四方舟的踪影。

他的气息很微弱,嘴角和胸口处都有干涸的血迹,他的脸因为流沙的冲刷,多处淤青肿胀,看上去很是丑陋。

洪明月转身就欲走开,她可不是什么路见不平的好心人,况且这种的搁浅沉溺在沙河里的,必定是失败者。

她洪明月,从不屑和失败者为伍。

可她还未迈开脚步,她的脚腕,倏的被抓着了。

可那个本该离死不远的人,本该垂死的人,忽然睁开了眼,他用那双伤痕累累的手,抓着了洪明月的脚腕,他的嗓子里,仿佛卡着沙粒,干巴巴的,声音很是难听。

“救我。”

洪明月目光转厉,抬起手,就想将那只抓住了自己的脚腕的鸡爪子似的脏手,砍断。

可就在这时,男人又说道。

“我是陈鸿儒,北青的陈鸿儒,只要你救我一命,我可以给你很多东西,丹药、灵器,只要你救我。”

没错,这个搁浅在这片人烟罕至的沙河滩涂上的男人,就是跌落山壁的陈鸿儒。

陈鸿儒的朱红雪鼎,被叶凌月用黑色鼎息毁坏,他的肉身,也因为实鼎的缘故,遭遇了前所未有的重创。

加之跌入了沙河里,陈鸿儒全身的脏腑,包括肋骨,多处折断,如果不是他多年修炼,意志力惊人,加之身上又还有灵器护体,他早就死在了沙河河底,成为了无数的尸骸中的一份子了。

也是他命不该绝,竟在这个时候,遇上了洪明月。

陈鸿儒相信,只要说出他的身份,对方又只要在大陆上走动过,必定会听说过他的名讳,他方尊的身份,还是很有利用价值的,除了三宗,就连九派的人,也不敢小看了他。

但是前提是,陈鸿儒还有实鼎在。

没有了实鼎的陈鸿儒,就等同于断了双臂,他不可能再炼好的丹药和灵器,当然这一切,狡猾的陈鸿儒是绝对不会在身负重伤的时候说出口的。

不出陈鸿儒意料,来人听了他的身份后,将他救了起来。

为了掩人耳目,洪明月没有将陈鸿儒带到城主府,而是在附近搜索了一圈后,击杀了一对生活在上游区域的凶兽刺虎,将它们的洞穴用作陈鸿儒的暂时栖身之地。

陈鸿儒身边还带着一些丹药,在洪明月喂他服用了一些丹药后,陈鸿儒恢复了一些体力。

意识清晰后,陈鸿儒才看清了自己的这个救命恩人。

看到洪明月时,陈鸿儒先是一惊,没想到,救他的女子,竟这么年轻貌美。

看她身上的服饰,对方还是九派之一的三生谷的人。

不仅如此,这名看上去最多不超过十五岁的少女,看上去还有些眼熟。

“你!你和叶凌月是什么关系!”陈鸿儒很快就意识到,洪明月和早一刻将他打败的叶凌月,有几分相似。

叶凌月和洪明月本就是姐妹,两人虽然气质大相径庭,可眉眼间,是有一点点的神似。

“叶凌月?”洪明月听到了叶凌月的名字时,美目倏然变了,狂怒的暴风雨,正在洪明月的眼底积蓄着,仿佛随时都要爆发。

洪明月冲上前去,掐住了陈鸿儒的脖颈。

“你见过叶凌月那贱人,她在什么地方?”

一听洪明月的语气,陈鸿儒松了口气。

看得出,这名貌美异常的女子,和叶凌月的关系并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