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2章 名门正派与邪魔歪道

四方城内,某客栈内。

陈沐和岳梅正你侬我侬着,忽听到门外一阵闷响,伴随孩童的声音,有人恼怒着踢开了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陈沐忙松开了搂着的岳梅,惊慌着看向了门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门外,站着名中年妇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见她头发稀少,狮口窄眼,肤色蜡黄,皮肤上还长满了一片片的斑点,很是丑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的身后,还跟着闻声赶来的长落大长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人正是长落大长老的妻子安七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陈沐面露尴尬之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安七娘不悦地看了眼陈沐,还有他身旁的岳梅。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岳梅发鬓凌乱,衣襟半开,脖颈上还留着可疑的红点,一看就知道两人刚才在做什么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陈沐,你当的好师兄。安阳惨死,你非但没想去报仇,还光天化日之下,和这种没正经的狐媚子行苟且之事。”安七娘因为貌丑,夫君长落大长老时常和门派里的美貌女弟子眉来眼去,她对貌美的女子,最是嫉妒。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加之一直视为亲侄的安阳刚死,她心中恼火,指着岳梅就是一顿臭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岳梅也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脾气,一听这丑妇闯入门来,打断了她和陈沐的好事,正气上心头,再被安七娘这般侮辱,美眸一瞪,就要上前和安七娘拼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丑八怪,你说谁是狐媚子。” www.daocaorenshuwu.com

“好个不要脸的狐狸精,看老娘今天不杀了你。”安七娘也是撩起了衣袖,就要和岳梅大战一场。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师娘,万万不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岳师侄,还请手下留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陈沐和长落大长老眼看情形不对,忙上前劝架,说明了两人的身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岳梅和安七娘一听,这才双双收了手,可互看彼此还是不顺眼。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孩童的怒骂声,龙包包被两名混元宗的弟子,挟持在手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放开我!”

daocaorenshuwu.com

“那不是和黑月在一起的小鬼嘛?”岳梅看到了龙包包,还有几分诧然。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就是他,这小鬼害死了安阳,我奶娘只有安阳一个孙儿,我要用这小鬼的命血债血偿。”安七娘得知了安阳的死讯后,一怒之下,赶到了四方城。

www.daocaorenshuwu.com

她来到四方城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了这个叫做“黑小凌”的小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若非是要抓这小鬼亲自给奶娘处置,她必定让他血溅当场。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杀了他?安七娘,你不会真的以为,这小鬼有能耐杀了你的宝贝侄儿吧,安阳是被一块巨石砸中后身亡的。这小鬼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方士,他没有那本事,杀安阳的另有其人。”岳梅见安七娘怒发冲冠的模样,红唇扬了扬,心生一计。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岳梅昨日,就和陈沐成了苟且之事,她如今一门心思,都在陈沐身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绝不容许,自己的男人心里还有其他的女人。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自打看到了陈沐对那个叫做“黑月”的心思,她就下定了决心,要除了黑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她又不愿意伤了她和陈沐的感情,这时候安七娘刚好冒了出来,这女人貌丑不说,性格还火爆如母老虎,难怪长落大长老会和樱长老勾搭上,怂恿安七娘去杀了黑月,再合适不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果然,听岳梅这么一讲,安七娘追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安阳不是这个小鬼害死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安阳是我杀的,和其他人没有任何关系。”龙包包一听,大声嚷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闭嘴,小鬼。就你这点能耐,还杀不了安阳。七娘,岳师侄说的没错,安阳是被叶凌月,也就是黑月那个歹毒的女人害死的。”长落大长老也是刚知道黑月就是叶凌月。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一想起自己的女儿被叶凌月害的,成了头猪,至今还下落不明,长落大长老就一阵咬牙切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陈沐在旁听得,心惊不已。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可碍于师傅和岳梅在场,只能是心中暗暗焦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黑月就是叶凌月?叶凌月,叶凌月……”安七娘口中嘟嚷着,那张长满了斑点的脸上,流露出了异样之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娘子,怎么了?难道你和那个叶凌月也有仇?”长落大长老古怪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以他对自家娘子的了解,往常听到了叶凌月的名字时,安七娘早就冲出去,杀了叶凌月了。

daocaorenshuwu.com

“我就说这名字怎么这么熟悉。早个把月,先祖显灵,告知父亲,一定要找到一个叫做‘夜凌月’的女人。说起来,这个叶凌月和那个夜凌月同名只是姓不同。”安七娘回忆道。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个把月前,正是长落大长老带着弟子们外出历练的时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时他只是听安七娘提起过这个名字,倒也没放在心上,早前,他也觉得这名字耳熟,直到今日安七娘旧事重提,他才回忆起来,确有此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混元宗的先祖,那可不是普通人物。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那可是真正的已经突破了神通境,真正成神,超脱了青洲大陆的存在啊。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先祖要找的人,若是能找到,那可是大功一件,若是先祖心情一好,没准还会传下什么了不得的功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