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1章 闯祸,肉偿?

风一过,扑簌簌,紫叶落下。

“紫堂宿,你就是这旮旯地的主人,那口鼎也是你的?”叶凌月瞪圆了眼,眸子里满是错愕。

刚到孤月海时,她也担心遇到紫堂宿。

因为凤莘和巫重的事,叶凌月对紫堂宿是心存了芥蒂的,认定了是紫堂宿害死了凤莘和巫重。

可后来小帝莘活了,叶凌月对紫堂宿的敌意也消了。

毕竟末世妖阳现世,整个大陆面临灭顶之危,紫堂宿既是代表了三宗之首的孤月海,封印妖祖,扼制末世妖阳,也是责无旁贷。

她也一度担心和紫堂宿再遇,紫堂宿会认出她的身份来,刚来孤月海那阵子,她还提心吊胆了好会儿。

可很快,叶凌月发现自己的担心是多此一举。

外门上下,没有人认识紫堂宿,也从未有人听说过什么紫堂尊上。

如果不是在天下第一锻上遇到过,叶凌月真怀疑,和紫堂宿的相遇只不过是她做过的一场梦。

两年时间过去了,叶凌月从未遇到紫堂宿。

加之后来,钓鱼叟识破了叶凌月的身份,她也就没有那么多顾忌了。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会在这种时候,这种地方,再遇紫堂宿。

紫堂宿没有立刻作答,他的脸上,没有任何多余的波动,就像是看到了陌生人似的。

叶凌月想了起来,以前凤莘曾说过,紫堂宿是出了名的过目就忘。

兴许,他不记得她了。

就在叶凌月纠结着,要不要重新自我介绍一番时。

“独孤天。”紫堂宿绷紧着脸,很用力地念出了几个字。

“啥?”

叶凌月诧然。

“不是旮旯地,是独孤天。”

叶凌月这才反应了过来,敢情他是在告诉自己,这里叫做独孤天。

她也险些忘记了,这男人不止健忘,而且话还少的让人发指。

不对,独孤天这名字,听着怎么有点耳熟……独孤天、碧月崖、海星岛,这里就是孤月海三大地域中的独孤天?

“这里就是独孤天?那我要怎么离开这里?哦,你应该不记得我了,我们以前见过,你还抢了我的东西。”

叶凌月瞅了瞅紫堂宿,发现他的腰上,挂着自己的乾坤袋。

“不生气了?”紫堂宿薄唇微抿,声音里带着几分紧张。

他至今记得,当他封印了妖祖时,叶凌月悲痛欲绝的模样。

“先放我下来。”叶凌月挥了挥手,指了指紫堂宿的手,示意他放下她。

她如今也是有婚约在身的人,紫堂宿虽然年龄上不知道比她大了多少岁,但总归是个男人。

叶凌月却不知,紫堂宿问的并非乾坤紫金袋,而是凤莘的死。

紫堂宿一头雪发,身形高瘦,从背后看上去,就像是个暮年老者。

加之他紫眸肤白,纸片人似的,仿佛风一吹就会倒,但气力还真不小。

在独孤天这种重力异常的地方,他抱着她轻轻松松,就好像叶凌月没什么重量似的。

“那口鼎是你的?里面怎么会有妖魂妖魄?”

叶凌月还有些心有余悸。

再看看那口青铜古鼎,鼎下的黑火已经不见了,早前灵光四溢的鼎上灵兽,也都消失了。

紫堂宿目光微敛,似在思忖,要不要告诉叶凌月那鼎的功用。

“主人,那鼎有古怪,我能感觉到,那里面也有鼎灵,而且是比我级别高出许多的鼎圣,甚至是鼎仙。我如果没猜错的话,它就是我们一直要找的东西,这口鼎,应该关系到小帝莘元神变强的法子。主人,你得想法子留下来,我灵力不够,暂时不能和它通灵说话,不过以后也许有机会。”鼎灵忽然出了声。

叶凌月惊了惊,本打算询问紫堂宿出口的话,又咽了回去。

这口旧鼎里,有小帝莘修炼元神的法子?

她得想法子套出来,只是该如何开口。

她方才可是差一点就把那些妖魂妖魄放走了。

“我方才,没惹祸吧?”

叶凌月眼珠子滴溜溜地转,想着怎么和紫堂宿攀关系。

这男人是她见过最难沟通的,她说一句话,对方最多就回半句话。

这话,要是让无涯掌教听到了,他只怕会老泪纵横,痛哭流涕。

一句话能得到紫堂尊上半句回复,这小小杂役居然还不知足,要知道,想他堂堂掌教,平日和紫堂宿说十句话,紫堂宿都未必会回他一个字好伐。

紫堂宿沉吟了下。

他其实想告诉叶凌月,她已经闯了大祸了。

只是,看到了叶凌月紧张兮兮的眼神,紫堂宿却愣是一个责备的字,也说不出来。

那口鼎,叫做式神炼妖鼎,是孤月海的镇妖鼎。

鼎里面的妖魂妖魄是孤月海的弟子们上古战场时,捕获的妖族魂魄和元丹,只需要百天就能炼化。

今日本已经是第九十六天,紫堂宿因为听到了三界鹰隼在独孤天上空有异动,以为又是哪个不长眼的宗门弟子闯进来了,就赶出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