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4章 门派内斗

叶凌月接过了灵石后,并没有全都收起来。

www.daocaorenshuwu.com

相反,她只是取了其中的六块,这六块,足够鼎灵三天的伙食了,余下的四块,叶凌月交给了熊管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凌月,你这是做什么?这次的买卖,都是你一个人出的力,这些灵石,你自个儿收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熊管事不肯收下灵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管事,你还是收下吧。这个月的月俸就要发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叶凌月知道,熊管事手头已经没有多少灵石了,冶炼堂欠其他堂的债务也得清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熊管事眼眶一红,他犹豫了下,收下了灵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旁的花长老和花挽云见了,兄妹俩看叶凌月的眼神又有些不同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尤其是花长老,因为盗窃事件,他对冶炼堂以及身为当事人之一的叶凌月,也是有些看法的。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可今日一见,却觉得这小姑娘做事进退有度,而且为人不贪心,小小年纪,倒是难能可贵的很。

daocaorenshuwu.com

花挽云递了个眼色给自家大哥,两人无声地交流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早就说过了吧,这小姑娘可以信得过。那盗窃事件,我看十之八九,是雪峰和月峰的人使得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花长老沉默不语,他想了片刻,定了决心后,这才郑重其事地说道。

稻草人书屋

“叶凌月,其实我今日来,还有另外一件事,我打算找你定制一批用天罡锻锻造的灵器,品阶不需要太高,只要是地阶即可,但每一把兵器上,都必须有天罡之气。我一共订制五十件,每件只要我检验合格,我就付给你十块中级灵石。这买卖,是我个人与你的买卖,你接受之后,必须严格保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赵天狼的事,对于花长老和花峰而言都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事实上,大部分灵器在遭受煞气入侵后,都会迅速耗损,有些甚至在对敌时,直接破碎,赵天狼的天狼棍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稻草人书屋

唯独有天罡之气的天罡灵器,在古战场上,可以正常使用,抵制古战场上煞气的入侵。 daocaorenshuwu.com

这也是为什么,花长老一听说冶炼堂能够炼制天罡灵器时,就迫不及待地找过来的原因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是早前,他顾虑到花峰的隐秘,已经对叶凌月的人品也存在怀疑,所以没有立刻提出来。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眼下,看叶凌月也是个有情有义的,花长老才定了决心,让她炼制天罡灵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五十件天罡灵器,那就是相当于是五百颗中级灵石。 稻草人书屋

这可是一笔大买卖,够鼎灵吃上好几个月了,叶凌月大喜。

www.daocaorenshuwu.com

她稍作考虑,又看了看熊管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熊管事,这笔买卖我打算接下来,但是我一人人手有限,我需要冶炼堂和我一起炼器。我只负责最后的天罡锻,每件灵器,我和冶炼堂****分。”

www.daocaorenshuwu.com

熊管事自然是没什么意见。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可是两全其美的法子,如此一来,冶炼堂的杂役们的生计也就可以得到保证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好,就这么约定了,我先给你五成的定金。需要炼制的灵器的样式,我明日就准备好,你若是需要什么特殊材料,也尽管开口。唯独有一点,你需要在即将到来的门派大比之前,完成炼制。”花长老也很是爽快。

www.daocaorenshuwu.com

虽然有了天狼棍,可在下一次门派大比结束之前,通往古战场的通道是不会开启的。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所以花长老只能是等待,下次的门派大比后,再去寻找赵天狼的下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对了,我刚才炼器时,发现了一件事,也许对花长老你会有些用处。那件破碎的天狼棍里的那丝煞气,并不是纯正的煞气。还有,从天狼棍破碎的角度看,它应该是被身旁之人打碎的。我若是你们,在打听赵天狼的下落时,还会调查下,赵天狼失踪当日,跟什么人在一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凌月提醒道。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她去过地煞狱,接触过真正的煞气,相比煞魂们的煞气,天狼棍里的煞气只是虚有其表,在叶凌月看来,那更像是有人用了灵气伪装而成的,目的就是为了误导寻找赵天狼的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假的煞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花长老身躯微微一震,面色沉了沉。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花挽云也是吃惊地看了眼叶凌月,她们都没想到,叶凌月居然连真假煞气都能区分出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可若是叶凌月说的事真的,那意味着赵天狼很可能不是遇到敌袭,相反是因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花长老不由握紧了拳头,他心中,隐隐约约有了答案,可在没有真凭实据之前,他只能是保持缄默。 稻草人书屋

“多谢提醒,天狼失踪的事,还请几位暂且保密。”花长老颔了颔首,意味深长地看了眼叶凌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早前,还觉得叶凌月当中放话,挑战雪峰和月峰是无稽之谈,可今日看来,雪峰和月峰的人,这一次,若是掉以轻心,只怕真的会栽跟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花长老和花挽云离开冶炼堂之后,熊管事不由抹了把冷汗。 稻草人书屋

“凌月,你胆子也太大了。你方才的话,是在怀疑赵天狼是被内鬼害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