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7章 他恢复的记忆

小帝莘的眼底,满是嫌恶和冷厉之色,下手快而狠。

雄剑九龙吟没胸而入,瞬间就将鬼谷蛾的妖丹给击碎了。

“恶心的东西。”

可就在小帝莘击杀了鬼谷蛾时,鬼谷蛾里的体内,一道炽热如阳光的金光,爆射而出。

那金光瞬间就隐入了小帝莘的眉心。

小帝莘面色一变,身子直直往后倒下。

“小帝莘。”

叶凌月大惊失色,她忙接住了小帝莘。

只见小帝莘闭紧了双眼,白嫩的脸颊上,此刻涌动着一片怪异的黑气,他的身子,更是冰冷一片。

叶凌月惊慌失措,抱紧了小帝莘。

“主人,你不用担心。那金光并不是什么袭击,那是元神碎片。”

见叶凌月惊慌失措,鼎灵连忙开了口。

叶凌月愣了愣,忽想起了早前鬼谷蛾说过,它当初也经历过“末世妖阳事件”,那它很可能,当初也是分食了妖祖元神血肉的妖兽之一。

难怪它和其他妖兽不同,能在紫堂宿的手下存活那么久,更是能够混迹在孤月海内,连无涯掌教和四大长老都没有发现它是妖兽。

只是那鬼谷蛾也是狡猾,死到临头,还隐瞒着这么重要的事。

叶凌月怎么也想不到,这两年来,她一直在寻找让小帝莘元神强大之法。

却没想到,属于小帝莘的一部分的元神碎片,就在她的身旁。

“那小帝莘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叶凌月摸着小帝莘的脸,眉宇间,满是焦急之色。

“应该是他的身子在吸收元神碎片。元神分裂是个很痛苦的过程,元神碎片的吸收,同样也是如此。旁人是帮不了他的。主人,你先送他回去,我想明日一早,小帝莘就会醒过来了。”

鼎灵劝着叶凌月。

叶凌月听罢,抱着小帝莘急忙往小院走。

她走的匆忙,却没有留意到,地上那一具鬼谷蛾的尸体,在夜色中,散发出了一种诡异的光芒来。

同一个夜晚,在月峰内,洪明月刚返回了自己的住处。

方才她和唐离的活动,太“激烈”了些,那该死的男人,早就提醒过他,不要再自己身体里留下种,他偏不听。

一想起唐离那强壮的身子,洪明月就觉得双腿有些发软。

一进门,她就吩咐自己的贴身侍女。

“我让你准备的东西,准备了吗?”

那侍女忙点了点头,端来了一份热气腾腾的汤药。

洪明月在孤月海有不少男人,她也是个小心谨慎的,每次办完事后,都会喝一碗合欢教的独门避子汤。

这种汤药,是用了多种珍贵的药材熬煮而成的,可以避孕,同时还能美容养颜。

洪明月以前和洛宋在一起时,就已经喝了,效果一直很好。

只是洪明月却不知道,合欢教的这种汤药,只对一般的人族男子有效……

“小姐,这汤药喝多了,终究是不好。”

洪明月的侍女见洪明月今日脸色有些苍白,小心翼翼地提醒道,她服侍了洪明月两年,算是有些感情。

“我知道,但若是不喝,我就会和那些肮脏的男人有孩子。他们,一个个都不配当我的孩子的爹。”

洪明月神情复杂地看了看自己平坦的腹部。

尽管她如今的身子,早已是残花败柳,可她的心底的最深处,依旧有那么一个地方,装着个人。

那人,对于洪明月而言,就是她唯一的念想。

在洪明月看来,只有他,才是唯一那个,可以配得上她的人。

“紫堂宿,你究竟在哪里。”

洪明月闭上了眼,轻轻叹息了一声。

洪明月不知道的事,就在她的腹中,有一样东西,正在迅速生长着。

夜渐渐深了。

叶凌月和小帝莘的小院里。

叶凌月彻夜难眠,她的双眼,一瞬不瞬地凝视着床榻上的小帝莘。

小家伙依旧是紧闭着双眼,浓密如玄扇的睫毛微微颤动着,他的拳头,紧紧地握着,眉头紧锁,似乎很是痛苦。

“小帝莘,你一定不能有事。”

整夜,叶凌月都反复呢喃着这句话,她紧紧地握着小帝莘的手,恨不得自己能替她分担一部分的痛苦。

天亮前后。

守了一夜的叶凌月,终于不堪疲乏,沉睡了过去。

不知什么时辰,她醒了过来,身上似盖着被子。

可她记得,她明明是守在小帝莘身旁的。

叶凌月的手无意识地往身前摸了摸,却只摸到了一片空气。

叶凌月陡然惊醒,可就在她睁开眼的那一刹那。

一阵天旋地转,她身上的被褥被掀开了,人已经被压在了床榻上。

少年身上特有的麝香味,扑面而来。

叶凌月陡然瞪大了眼,唇却是一下子被含住了。

眼帘里,少年俊美的比烈日还要灼热的容颜,映满了她的眼。

“小……帝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