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2章 谁是小组第一人

玩笑归玩笑,事关无涯峰脸面,秦小川一上场,也不敢怠慢。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他抱拳行了个礼。

daocaorenshuwu.com

“六弟妹,擂台无亲疏,四哥我得罪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罢,只听得秦小川呼的一声,右臂一振,手中已经多了一物,却是亮出了自己的灵器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早前的同级赛和越级时,秦小川都只是动手,没有动用灵器,可如今对上只是杂役的叶凌月,反倒一下子就亮了兵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由此可见,他对叶凌月还是有些避讳的,毕竟叶凌月在早前几场比试中,让秦小川印象很是深刻。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好枪。还请四师兄出手!”

daocaorenshuwu.com

早前叶凌月一直不知道秦小川的灵器,原来他惯用的是长枪。

www.daocaorenshuwu.com

兵器之中,素有剑者为尊,也最好上手之说,长枪讲技巧,炼枪可比难上许多。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叶凌月略带赞赏的看了眼秦小川手中的长枪,约和秦小川身高相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和一般的长枪不同,这杆枪如竹子似的,似用了百年以上的灵兽骨打磨而成,枪头千锤百炼,似难得一见的涅槃百炼铁。

daocaorenshuwu.com

在元力的催动下,长枪发出了咯咯吱吱的,犹如活动关节般的响声。

daocaorenshuwu.com

枪一在手,秦小川面上,平日嬉皮笑脸之色尽消。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他的眼神,刹那凝结成冰,犹如换了个人似的,战意凛然,让叶凌月不由刮目相看。 www.daocaorenshuwu.com

突突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秦小川一枪在手,忽元力爆涌而出,长枪挑出了无数的枪花,枪花化为了密密麻麻的闪电,犹如洪水猛兽,朝着叶凌月袭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气势,很是惊人,竟是招招化为骤雨,封挡了叶凌月的躲闪之处,想要将她强逼下擂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哗,四师弟这是动真格了,想要尽快和六弟妹速战速决啊。他这一手暴雨骤闪枪,用的是越来越纯熟了。” 稻草人书屋

看台上,几位师兄低声议论着,言语间,却是在替叶凌月担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凌月眸间凝重之色迭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忽听得她衣袍声猎猎。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天地之力已然催动,只见她的身后,响起了几道破空风响声。

www.daocaorenshuwu.com

有数十条黑影,蹿了出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哐当数声,落到了众看客耳中,只觉得耳膜一阵激烈的震荡。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再看眼前,叶凌月的身前,出现了多条如大蛇般的锁链。

www.daocaorenshuwu.com

“那是什么玩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锁链还能当灵器用?”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已经有人按耐不住,惊叫出声。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即便是眼力再了不得的,也一时之间认出蚀元魂链来,毕竟蚀元魂链可是巫重当年,独创出来的地下阎殿的特殊精神功法。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数十条用了叶凌月的精神力凝聚而成的蚀元魂链,在叶凌月的面前形成了一张犹如蜘蛛网般的防御网,饶是秦小川的暴雨骤闪枪,也一时之间无法突破。

daocaorenshuwu.com

转眼之间,叶凌月和秦小川又在擂台上缠斗了数个回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人你袭击,我封挡,竟也是不相上下着。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看上去,要一番恶战了,不过那女杂役的元力,估计支持不了那么久的拉锯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月长老也不禁多看了叶凌月几眼。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未必,她的那些锁链似乎不是元力凝聚而成,而是精神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月沐白眸光深沉,这一战,他几乎将目光都落在了叶凌月身上。 daocaorenshuwu.com

能将精神力凝聚成如此强大攻击力的精神攻击之法,此人竟只是个杂役,真不知当初在考核时,究竟是怎么筛选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至少,在月沐白看来,叶凌月光凭精神力一块,就足够资格进入内门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同样有些不自在的,还有风长老。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当初叶凌月可是他一手考核进来的,可孤月海的考核,一向就是以轮回之力为标准,哪知道,叶凌月却是个精神力高手。 www.daocaorenshuwu.com

台上,叶凌月和秦小川,一个攻一个防,一时之间,谁都没讨到好处。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再这样下去可不成,拉锯战对我和四哥都不利。”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叶凌月眸间利光一闪,悄无声息地控制着掌心内的乾鼎。 www.daocaorenshuwu.com

黑色的小鼎印滴溜溜一转,数缕肉眼看不见的黑色鼎息,融入了蚀元魂链中、 稻草人书屋

原本已经比手臂还要粗的蚀元魂链飞快凝聚在一起,数十根魂链,眨眼间变成了一条足有数人才能合抱住的黑色巨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巨大黑蟒虽是用精神力和黑色鼎息凝聚而成,却无比逼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它的周身,氤氲着黑云,绿色的眼犹如两个窟窿,翻滚之时,身上的蛇皮上密密麻麻的鳞片,犹如铠甲般。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哗——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看台下,已经有人惊声尖叫了起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有些人甚至顾不得还在比赛,惊慌失措地夺路而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鼎息黑蟒虽然是体型庞大,但速度却快的惊人,只是一闪,犹如暗夜里划过长空的陨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它仗着身坚皮厚,根本无惧秦小川的八蛛长枪,犹如绞肉机般,秦小川缠绕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秦小川只觉得全身脏腑,如被墙壁夹击一般,挤在了一起,连呼吸都困难了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输了输了,我认输了,六弟妹手下留情。”无奈之下,只好大声叫嚷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