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7章 大靠山归来

紫火!

叶凌月见了紫火,面色微微一变,思量着是不是要用灰火和月沐白硬碰硬。

无涯掌教也不由动容,想不到月沐白会对叶凌月下此重手。

那紫火温度奇高,灼烧之时,整个擂台顿时化为了一片火海。

帝莘见状,手中的雄剑九龙吟煞气环绕,再也不顾什么师命难为,蹿上前去。他的眸,入浸了水的墨玉,散发出幽光。

可就在帝莘动怒之时,地面上,蹿起了黑色的火焰。

那黑色的火焰似黎明前的黑暗,又似无底的深渊黑洞,将紫火悉数吞噬一空。

月沐白面上的倨傲之色,瞬间化为乌有。

但见,一道紫影伴随着猛禽的长啸声,从天而降。

“就凭她是我的徒弟,她不,谁也不能。”

男子的声音在擂台上回荡着,清清冷冷,带着几分淡漠,如同寒夜的月光,冰冷彻骨。

叶凌月的身前,已然站了两个人。

其中一个,是帝莘,而另外一人?

擂台下,一阵议论纷纷,大部分的弟子,都不认识那个和帝莘站在了一起,毫不逊色的男子。

男子灰白色的银发,可面容却一点都不苍老,玉颜灰发,紫色的衣袍衬得他面目多了几分平日没有的冶丽之色。

这时擂台下,有弟子惊呼。

“是独孤天,独孤天的那老者。”

那弟子话未说完,就吃了周遭众人的一记白眼。

老者,你有看过这般年轻俊俏的老者?

一些女弟子更是现场发起了花痴了,这一幕,实在是太让人惊艳了,简直就像做梦。

帝莘、紫堂宿、月沐白三人,无一不是风光月霁般的美男子,平日见到一个,都已经足以让一干狼女热血沸腾了,可今日,是一下子来齐了,让人不禁眼花缭乱。

帝莘年少,自有一股介乎于少年和成年男子的俊朗。

紫堂宿冷漠,冰山面瘫,也有种说不出的味道。

一比之下,反倒是一直被称为孤月海第一人的月沐白稍逊一筹。

“师父紫,你回来了?”

身后,叶凌月的声音里带着几分诧然,还有几分惊喜。

这个在所有人眼中看着,没有半丝人气的男人,在听到那一声叫声时,眼眸柔和了许多。

他缓缓转身,吐出了一句话。

“嗯,我回来了。”

紫堂宿刚说完,就觉得身旁有一道极其不善的目光射了过来。

帝莘盯着紫堂宿,紫堂宿也盯着帝莘,两人对视之间,一股浓浓的火药味愈演愈烈。

“尊上,您怎么来了。”

无涯掌教见了紫堂宿,那叫一个意外啊,就好比大白天,见到天上挂了颗月亮。

不,得说尊上的出现比“白日现月”还要珍贵稀罕。

他每次的门派大比,都会盛情邀请紫堂宿,可紫堂宿无一例外,都会“漠视”。

这次,无涯掌教理所当然,也以为他不会来。

“来找徒弟。”

“原来如此,尊上的徒弟……尊上,你说的徒弟,不会是叶凌月吧?”

无涯掌教大惊。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叶凌月的师父竟然是紫堂尊上?

原来紫堂尊上要找的徒弟,就在孤月海,那早前他干嘛满大陆寻找。

无涯掌教那个悔啊。

可无涯掌教很快又释然了,得知叶凌月就是紫堂尊上的徒弟,他的心情反倒是平衡了很多。

早前叶凌月打败了老四,无涯掌教还觉得很没面子,可若是叶凌月是紫堂尊上的弟子,那就顺理成章了,难怪会那么厉害。

无涯掌教想啊,自己一直是被紫堂尊上欺负的,那自己的徒弟被尊上的徒弟欺负,那也是天经地义的啊

见无涯掌教因为震惊,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

帝莘扯扯叶凌月。

“洗妇儿,你什么时候拜了师,这事我怎么不知道?”

帝莘的话里,浓浓的都是醋味。

“这个说来话长,我改日再和你细说。”叶凌月眼珠子一转,瞟了眼自紫堂宿出现后,就呆若木鸡的月沐白以及雪峰、月峰的人。

不说其他,光看掌教对自家师父紫的态度,还有刚才是师父紫拉风出场,一把黑火将月沐白那个啥子紫火给吞噬了,叶凌月就猜出了自家师父紫的身份地位,必定很是不俗,一定还在无涯掌教之上。

趁着这个机会,不狠狠教训下月峰、雪峰的人,她就不是叶凌月了。

“师父紫,你可算是记得还有我这号徒弟了。方才有人强迫你徒弟,你要给徒弟做主啊。”

叶凌月说罢,抓住了紫堂宿的衣服,装成了副凄惨无比的模样,干嚎了起来,那声音,听得月沐白等人,头皮一阵心惊胆战。

“他们……欺负你?”

紫堂宿颔首,只见他转过身去,目光在面前几人的身上定了定。

方才他来时,看得清楚,这几人在欺负他的徒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