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9章 为师父代言

紫堂宿的身份一被说破,擂台上下,一干孤月海弟子全都跪了下来,就连月沐白、另外三大长老也不例外,齐呼道。

“拜见太上祖师叔。”

一时之间,站着的人只剩下了无涯掌教、叶凌月和紫堂宿。

哦,还有个帝莘。

出于男人的直觉,他认定了紫堂宿对于自家洗妇儿绝不是普通的师徒那么简单。

让他给情敌下跪,门儿都没有。

跪着的人,尤其是无涯峰的那几位,这时心中都有个问题。谁能告诉他们,以后他们管六弟妹该叫什么?

“太上祖师叔,你看,雪萱的伤?”

无涯掌教也知紫堂宿的脾气,战战兢兢地问道。

紫堂宿抬眼看了眼雪萱,只见他指一抬,一股元力化为一道光影,直刺向了雪萱的腹下丹田处。

紫堂宿的元力入体,雪萱呕出了口黑血,眼皮一翻,昏死了过去。

“性命已无虞。”

紫堂宿丢下了这句话后,就闭嘴不再多说。

雪长老欣喜万分,忙查看了下女儿的病情。

这一查看,雪长老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

雪萱的丹田,竟被紫堂宿一指给击碎了,她体内那暴走的元力,的确已经消失了,可是她的丹田也毁了。

雪萱从今往后,就跟废人无疑,更糟的是,雪萱受了那禁药的影响,整个人疯疯癫癫。

可即便雪长老知道如此,又能怎样?

出手的是紫堂宿,实力深不可测不说,就连月沐白吃了他耳光都不吭声,更何况是地位岌岌可危的雪长老。

雪长老此刻,当真是打落门牙往肚子里吞,他只能抱起了已经没有了意识的女儿,恨声说道。

“多谢尊上救命之恩,尊上的大恩大德,晚辈必铭记于心。”

雪长老只能含恨着,看了眼马昭。

“你留下,雪峰如今只剩你一人,无论如何,必须进入十强。”

雪长老成为雪峰长老以来,还从未像今日这般狼狈过。

雪萱本来已经是实打实的十强,却因为禁药之事,事后只怕还会被剥夺资格。

雪峰名声扫地不说,若是连马昭都不入十强,那这次的门派大比,雪峰算是彻底落败了。

雪长老离开后,月长老也走到了紫堂宿面前。

“紫堂尊上,晚辈管教无方,让弟子绯月冒犯了尊上和尊上的弟子,还请尊上网开一面,容许晚辈带走这不肖弟子。”

说罢,月长老极其嫌恶地看了地上的洪明月。

被人撕破了衣物,身上脸上沾满了血水和口水,洪明月此时,呆呆愣愣,也不知是吓傻了,还是疯了。

月长老虽说了洪明月为徒,可不过两年时间,根本没有什么深厚的感情,之余月长老,洪明月不过是一颗可以利用的棋子而已。

在月长老看来,绯月如今身败名裂,还给月峰拉了一手好仇恨,月长老心中,压根不愿意带走绯月,嫌弃她丢人现眼。

若是没发生方才的事,月长老还是乐意保下她的,可如今,绯月对于她而言,再无半点用处。

可是方才,弟弟月沐白却暗中传了话,让她无论如何也要保下绯月。

早前是月长老要保绯月,月沐白还不是很赞成。

为何一回头,弟弟却反其道而行,要她留下绯月的性命,也不说明具体的原因,只是说他有用处。

虽然心中困惑,可月长老又知自己在这个弟弟自小聪慧,又极有远见,他要留下绯月,必定有他的原因。

月长老这才出面求情。

紫堂宿没有说什么,在他看来,一个绯月的死活,本就无关紧要,只要徒弟不说话,他也懒得说话。

叶凌月亦没有阻拦。

洪明月被人搀了起来,头发散落,一瘸一拐地被扶走了。

在洪明月起身时,帝莘眉头微微一动,像是发现了什么,目光在洪明月的腹上稍逗留了片刻,可很快,又收回了视线。

被洪明月和雪萱的事一闹,门派大比被迫中止了片刻。

待到两女先后离开后,紫堂宿抬抬眉,看了眼无涯掌教。

无涯掌教见紫堂宿没有离开的打算,询问道。

“太上祖师叔,雪长老原本是裁判,他这会儿走了,不如有请太上祖师叔您老人家来当裁判?”

无涯掌教殷勤着。

听到了那个“老人家”的字眼,紫堂宿的眉头微微抖了抖。

他真的看上去很老?连无涯这个老头也管他叫老人家。

看来回去得用式神炼药鼎,炼一些返春丹了,紫堂自顾想着。

见他不说话,无涯掌教也不知紫堂宿的到底要不要当裁判,情急之下,只能求助式地看向了叶凌月。

叶凌月也知道师父紫的脾气,这厮对人素来都是爱理不理的,不过如此一来,刚好让她有借题发挥的机会。

叶凌月当即振振嗓子,一本正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