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1章 动了心

细腻中,又带着少女肌肤特有的温热触感。

碰触到叶凌月的手时,紫堂宿的手微微一颤,似有一种说不出的酥麻感,从指尖一直流窜到了体内。

莫名的紫堂宿的脑海中,闪过了一句话。

十指连心,那是不是意味着,他触碰到了她的心。

“师父紫?”叶凌月纳闷着。

紫堂宿面色微红,却又舍不得松开叶凌月的手,他知道,这一松手,就是两年之后了。

若非是因为那个约定,他真的想和徒儿一起前往古战场。

只是……雏鹰总该是振翅高飞的,他的叶凌月,本就不应该属于青洲大陆这片狭隘的天空。

紫堂宿拿出了一片梧桐叶,放在了叶凌月手中。

“师父紫,怎么又是叶子?难不成,这片叶子上,也有个传送阵?”

叶凌月开玩笑道,从上一次,师父紫带了一盆仙人掌花给她后,她就知道,礼物神马的,绝不能指望师父紫。

“遇到危险,我会出现。”

紫堂宿点了点头。

和上一次的梧桐叶一样,这片叶子里,也有一个传送阵,只是比起早前那个来,要更加高明。

“那就多谢师父了。”

经历了天地镯的事后,叶凌月也知道了,师傅紫送出手的,那必定都是好东西,她也不多问,就收了起来。

和师父紫道别后,叶凌月又去了冶炼堂和那边的兄弟们、熊管事们也道了别。

没了雪长老和檀一真君那些恶霸,相信冶炼堂的日子会越来越好。

余下的两日,叶凌月又陆陆续续和外门这两年打过交道的管事们,一一打了招呼,收拾了行李,又写了家书给娘亲、蓝彩儿等人。

为了避免家人和好友担心,她在信中只是告诉众人,她需要闭关一阵子,大概需要两年的时间。

这两年里,她无法使用书信正常联系,倘若真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就找独孤天的紫堂宿。

有紫堂宿罩着,叶凌月相信,叶家人和蓝彩儿应该不会有什么事。

就在叶凌月准备离开孤月海时,月峰里,月沐白和月长老也已经从洪明月的口中,得知了雪长老计划失败,很可能已经死在了琅琊天洞里的事。

“岂有此理,雪长老还真是没用,居然连一个杂役都收拾不了。”

月长老一听,勃然大怒。

雪长老失踪的事,已经在门派里传开了。

如今呼声最高,接替雪长老位置的人选,就是外门的总管钓鱼叟。

那老家伙,和月长老一直不对谱,若是他上位了,月长老在孤月海的地位就更加孤立了。

“姐姐,你难道还看不出,那叶凌月并非是一个区区的杂役那么简单。对了,今日叶凌月从琅琊天洞里,得到了什么?”月沐白听罢,虽有些诧异,倒也没有特别意外。

他早前就层怀疑,早前雪萱的毒,也和叶凌月有关。

若是对方只是个普通人,又怎么会引来紫堂宿的另眼相看。

“说是一部精神功法,叫做什么神蚕诀。主人,你可知那功法的来历?”

洪明月没听说过,有这种功法。

“精神功法?我倒是没听说过,想来应该不会太高深,毕竟孤月海最厉害的武学,并非是精神类。”月沐白思忖了一番,他自幼习练各种功法,还真没听说过,孤月海有这种精神功法,想来也是不足为惧的。

“主人难道就这样放了叶凌月?”

洪明月还有些不死心。

叶凌月就像是她心头的一根刺,每次看到她,洪明月就会忍不住想起紫堂宿。

那个男人,对她全然不屑一顾,却在转身,送给了叶凌月一盆花。(叶凌月翻白眼状,拜托,是仙人掌花,你要送给你,扎死你丫这万年小强)

“心急吃卜了热豆腐。只要在孤月海一天,就必须忌讳着紫堂宿。但若是离开了孤月海,那就不同了。”

月沐白不以为然地说道。

叶凌月如今在孤月海名望正高,但那都是因为紫堂宿的庇护,但一旦进入古战场,那就由不得她嚣张了。

洪明月听罢,再看看月沐白阴沉的眼,心中了然。

古战场,想来就是叶凌月的墓地了。

三日之后,叶凌月在内的十强选手,月沐白和几名宗门老弟子,齐聚孤月海山门。

叶凌月和帝莘等人来时,是经由银河瀑的传送阵进入孤月海的。

孤月海的山门,她还是第一次看到。

她这才知道,山门位于无涯峰之后。

“沐白,此番去古战场,你是所有人中,经验最丰富的,那些弟子的安危就交给你了。”

无涯掌教郑重其事地叮嘱着,自己的三个弟子也都是第一次进入古战场,前途未卜,身为师父,无涯掌教喜忧参半。

其他几峰的长老们,也纷纷叮嘱着座下的弟子。

“怎么不见花长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