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0章 吃醋了

一旁的花挽云看了,也不禁头皮发麻,她心中暗暗道。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都说掌教的这位弟子天赋了的,如今看来不仅是天赋,手段也很是毒辣,方才那红光还有这逼供的手段,还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赵天狼之死,不是我做的,是我们老大做的。”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那店小二这会儿连胆都吓破了,生怕帝莘又还有其他手段,只得是吞吞吐吐,坦白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从他口中,帝莘和花挽云得知,早前那个鹰目男子,就是店小二的老大。 daocaorenshuwu.com

但是他从未以真面目在他们面前出现过,他们这帮人,也只是他在不同城池里招募的一些猎妖者。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那人招募了他们后,就暗中控制了他们的家人,以此威胁他们对他誓死效忠。

daocaorenshuwu.com

他们背地里,就管他叫做“黑鹰。”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大概是一年多多前,赵天狼来到了雁门城,当时和他一起来的,还有几个人,他们就住宿在早前那家客栈里。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黑鹰”就下令,让店小二以相同的手段,深夜引了赵天狼进入了雁门城外的一片荒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当时只是个引路的,看到赵天狼和他的同伴们被引入了兽群后,就远远躲开了。事后,也没找到赵天狼的尸体,只是找到了他的灵器碎片。不过,赵天狼死后的当晚,就有人潜入了他的房间,将他的行李偷走了。” daocaorenshuwu.com

“那你可知道,赵天狼为什么会到雁门城?与他同行的还有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花挽云追问着。

daocaorenshuwu.com

“那就不知道了,当时登记的姓名就是赵天狼一个人的。”那店小二说着,眼底闪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来,方才的刑还不够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帝莘神情一暗。

daocaorenshuwu.com

“不,不,大人,小的……”那店小二吞了口口水,“其实,其实小的有一天,曾趁着给赵天狼送热水时,听到了他和同伴的话。当时他说了,‘沐白,只要我们能找太虚墓境,日后必定能扬名古九洲。’”

稻草人书屋

“沐白!月沐白!果然是他,我就知道,天狼当时和他在一起。他还说了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花挽云听罢,神情激动了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自叶凌月告诉花长老兄妹俩赵天狼的死有疑团后,花挽云就怀疑有内鬼,当时也是怀疑过月沐白,只是一直没有确凿的证据。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没了,真没了,小的只是一个跑腿打杂的,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店小二猛摇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这么一暴露,家人已经是必死无疑,赵天狼的那番话,他可是连“黑鹰”都没有告诉过。 稻草人书屋

“挽云师姐,太虚墓境是什么地方?”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帝莘问道。 www.daocaorenshuwu.com

“我从未听说过这个地方,听天狼的口气,应该是什么宝地,那孩子,至小九喜欢争强好胜,想为孤月海扬眉吐气,这一次,怕也是因此上了有心人的当了。我得去找到月沐白,当面对质,问清楚天狼的死还有太虚墓境到底是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花挽云叹息不已。 daocaorenshuwu.com

“不,挽云师姐,你再想想,这事怕有些蹊跷。那黑鹰等人,一直在当地,看他们的样子,只怕也在找太虚墓境。赵天狼上了,当初和他一起的人也身份不明,如今我们所能找到的线索,只有月沐白一人。也许,我们不能打草惊蛇。你想想,你若是月沐白,你会怎么做?”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帝莘一番话,提醒了花挽云。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不错,我若是月沐白,这时候会远离雁门城,然后躲得远远的,直到找到了太虚墓境。”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花挽云幡然大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事实上,黑鹰那伙人,虽是设计杀了赵天狼,可却没能从赵天狼口中得知太虚墓境的地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们搜查了赵天狼的房间,可是一无所获,所以他们这些日子,还在当地寻找赵天狼的尸体,但是依旧没有任何线索。

daocaorenshuwu.com

“为今之计,我们需先带上这人,寻找赵天狼的下落,或者我们先找到洗妇儿。毕竟天狼棍还在她的手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帝莘的建议,很快就得到了花挽云的赞城,她当即决定,和帝莘一起前往黄泉城和叶凌月等人回合,也许,叶凌月手中的天狼棍,能够给她带来一些新的线索。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只是不凑巧的是,就在一天后,帝莘和花挽云赶到黄泉城时,却被告知,叶凌月早在一日多前,离开了黄泉城,前往了秋林废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们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黄泉城报道处,老城主上下打量着眼前的这两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尤其是帝莘,他已经摘去了斗笠,露出了庐山真面目来,顿时看得老社长满眼昏花。 daocaorenshuwu.com

早前看到了群英社社长薄情时,老社长还感慨,这年头,当猎妖者,光凭实力还不够啊,还得有长相啊。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可这一对比眼前这位,气势更强,薄情似乎又差了一些,稍嫌阴柔了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下帝莘,凌月是我的洗妇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帝莘一开口,就表明了归属权,那眼神语气,唯恐天下人不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洗妇儿?!薄情那小子不是说月丫头还未嫁人,革命尚未成功,他还需努力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