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7章 大反扑(内有活动惊喜)

司徒南瞬间被狂喜淹没了。

如此强大的变异之力,难怪那帝莘会不计此女的丑陋,和她结为夫妻。

不过司徒南见识了叶凌月的天地之力后,心中还有几分顾虑。

只有家学渊源深厚的超级大宗门和世外天,才会培养出变异之力如此高明的武者,难道说,眼前这位其貌不扬的帝夫人,会是哪个世外天的直系子弟?

司徒南高兴之余,又狐疑地打量了几眼叶凌月,陷入了沉思。

可看看叶凌月一身平平无奇的装扮,他又释然了。

就算是对方是什么世外天的直系子弟又能如何,只要控制了几大新手城,届时,妖界入侵,世外天也不可能是南幽帝后的对手。

“司徒大人?”

叶凌月的呼喊声,打断了司徒南的沉思。

“帝夫人好本事,这条五兽路可是难住了不少进入城主府的人,想不到五兽在你面前,也要黯然失色啊。”

司徒南回过神来,带了叶凌月入内。

叶凌月进入了大院,只见这大院除了入口,共分三面,最北面是司徒南的起居室,东西分别是书房和丹器室,也不知司徒南到底是把傀之书的下部藏在了哪里。

“帝夫人,丹器室就在前方,这也是我平日炼丹炼器的地方,罗衣平日,就负责在这里协助我炼丹炼器。”

司徒南作势,就走了进去。

叶凌月紧随其后,也迈了进去。

才一入丹器室,叶凌月手中的乾鼎就颤了颤。

鼎灵提醒道。

“主人,这屋子内的熏香有毒。”

叶凌月一听,果然觉得体内的天地之力有些异常。

这司徒南果然上当了,只是想不到,他会如此心急,现在就下手。

她警觉地闭上了气,迅速控制着白鼎息,气运全身。

那熏香的毒,无声无息地被叶凌月用白色鼎息裹住,防止毒性再扩散。

叶凌月却是假装体力不支,她身子微微一晃,人已经昏倒在地。

“帝夫人?”见叶凌月不省人事,司徒南又上前,探了探她的鼻气息,再查看了她的体症,确定了她已经中毒。

“再厉害的武者又如何,不懂得毒,还不是栽宰了我的手上,薛仲罗衣是如此,帝夫人也是如此。”

司徒南大笑着,他拍了拍手。

“大人,这就是你用来取代罗衣的新目标?”

走进门的,正是早前城主府的那名叛徒管事。

他一听说罗衣被关入了牢房,幸灾乐祸之余,巴不得罗衣早点被处死。

“怎么是她?”看到了叶凌月时,那管事还吃了一惊。

这女人不是早前来城主府闹事的那女人嘛,她怎么混进城主府来了,而且还差点成了新的侍卫队长。

“你认识她?”司徒南困惑着。

“不算是认识,只是关在牢里的那个家伙,是她的同伙。司徒大人,这女人身份有些可疑,要不要调查清楚了,再炼制?”

那管事总觉得,事情有些太凑巧了些。

此人看似貌不惊人,但是拥有潜力不小的变异轮回之力,炼制成灵傀,没准会比罗衣还要强。你把她绑起来,我先去准备材料,那个叫做帝莘的,此去完成任务,至少也要两天时间,必须赶在他回来之前下手,我下午就开始炼制新灵傀。”

司徒南见叶凌月已经昏迷,就留下了那管事一人看着叶凌月。

“臭女人,上次胆敢到城主府闹事,活该被炼制成灵傀。”那管事嘿嘿笑了两声,心想着伺机报复,上前就准备踢叶凌月两脚。

哪知他一脚还没踢下,就哎哟哟惨叫了起来。

原本应该被绑在了柱子上的人,竟诡异地站在了他的身前,一脚i踹在了他的心窝上。

“你你,来……”

那管事还没开口,就觉得咽喉上凉飕飕的,九龙吟抵在了他的喉咙上。

“又见面了,管事大人。我问你一句,你答一句,否则我手一抖,可就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了。”

叶凌月目光凛然,吓得那管事两股战战,差点没尿裤子。

他也不敢多话,只得是狂点头。

“我问你,你可知道傀之书藏在哪里?”

那管事一听,苦着脸,摇了摇头。

傀之书这么重要的东西,司徒南没有告诉一个普通下人,这也是正常。

叶凌月又问。

“那我再问你,罗衣出了什么事?这你总该知道了吧?”

管事连忙点头,在叶凌月的眼神示意下,他惊恐地说道。

“在牢房里,就和您那位朋友关押在一起。”

“该说的都说了,留着你的狗命也没什么用了。”叶凌月正欲杀了那管事。

却听到门外,一阵脚步声传来,她心知司徒南要回来了。

“算你走运,先留着你的狗命。”

叶凌月说罢,忙取出了生命乾坤袋,将那贪生怕死的管事,塞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