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0章 大小醋坛子的对决

帝莘的鼻子,微微一动。

从光子出场的那一刻起,帝莘就觉得,好熟悉。

好熟悉,他怎么觉得,这个叫做光子的女舞者身上的气息那么熟悉。

他仔细嗅了嗅,没错,这气味,真……讨厌!

就和那一天晚上,他在洗妇儿身上闻到的气味一样。

光子的媚眼抛过来时,帝莘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二话不说,手一松。

“好臭。”

他吐出了两个字。

只听得咕噜一声,原本媚态十足的光子,表情瞬间僵硬,以极其不雅的姿势,摔了个狗吃屎。

“疼,好疼。”

光子没想到自己的投怀送抱,竟然被拒绝了,而且还是以这种好不怜香惜玉的法子给拒绝的。

夜凌光心中,小人版夜凌光骂了帝莘一千次一万次。

“帝莘,你摔疼光子姑娘了。”

叶凌月的百年老陈醋还没来得及开始酝酿,就被帝莘这么一个大逆转的举动给惊呆了。

见光子双眼泪汪汪,似足了路边被人遗弃的小狗,叶凌月母性大泛滥,急忙上前去搀扶。

“光子姑娘,你没事吧。”罗谦也是怜香惜玉的紧,也快步上前,要扶起光子。

一看到罗谦那只咸猪手又来了,光子以光一般的速度,嗖的抱住了叶凌月。

“叶城主,奴家的脚好像是折了。”

边说还边往叶凌月的怀里蹭,一嗅到阿姐身上熟悉的香气,光子眼睛都亮了,两只手把叶凌月箍得老紧老紧的,头也埋在了叶凌月的脖颈里,掩饰自己那双笑弯了的狐狸眼。

罗谦城主的手,就这么悬在了半空中,一脸的尴尬。

其他的城主,也被这怪异的一幕给惊呆了。

原本在旁,一脸冷酷无情的帝莘,在看到了光子就如狗皮膏药似的黏在了自家洗妇儿身上,而且还举止可疑地贴在了洗妇儿的胸口上。

该死,这家伙,居然得寸进尺,占他的便宜不算,还占洗妇儿的便宜。

那位置,连他都没得蹭好好伐。

帝莘虎躯一震,万年老陈醋瞬间爆发,箭步上前,一把将光子拎了起来。

“帝莘,你这是做什么,不准欺负光子,她的腿折了。”

叶凌月完全弄不懂帝莘今日的举动了,她瞪着帝莘,让他立刻把人放下,想要替光子查看脚。

“脚折了是吧,我来好好看看。”

帝莘咬牙切齿着,嘴里呵出来的冷气,落到了光子的脸上,后者打了个激灵。

啊啊啊,这渣男怎么和凌日那么像,该不会他和凌日才是失散已久的双胞胎吧,小人版夜凌光的内心是崩溃的。

看来这渣男不好惹,好汉不吃眼前亏,光子立马破涕为笑。

“这位大哥,我的脚现在又不疼了,你快放我下来。”

“帝莘,快把光子姑娘放下来,如此唐突佳人,你未免太冒昧了。”

罗谦城主见光子小脸发白,一副楚楚动人的模样,心都疼了,忙从帝莘的手中,救出了“小白兔”状的光子。

“光子姑娘,都怪罗某,招呼不周,害你受惊了。罗某准备了酒水,还请光子姑娘先好好休息。”

罗谦示意左右,重新准备了席位,光子一副西子捧心状的模样,落了座。

哼,这次的渣男,看来不大好对付。

他好像不为我的美色所动,第一计划不行,看来,不得不采用备用计划二了。

光子含笑坐了下来后,脸色一沉,暗中瞪了眼和叶凌月形影不离的帝莘,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一个对接。

光子立马蓄足了电力,冲着帝莘眨了眨眼。

帝莘一记冷视,直接秒杀。

“帝莘,你怎么回事,这么对一个女子,未免太没气量了。她看她方才都差点被你吓哭了。”

叶凌月有些不满意地瞟了眼帝莘。

这厮不会又鬼帝上身了吧,那模样,和当年的巫重一模一样。

“洗妇儿,我不喜欢她。”

帝莘撇嘴,还吓哭,他可以以人头担保,方才光子抱着叶凌月时,她的眼睛都笑眯掉了。

倒是方才自己抱着她时,对方身上有一股强烈的怨气。

那种感觉,就好像自己抢走了对方什么很重要的宝贝似的。

况且,那光子身上有气味,一股很难闻的骚狐狸的气味。

也不知在场的那些男人,包括罗谦是怎么一回事,全都对这女人神魂颠倒的。

叶凌月无语了,不过帝莘不喜欢光子,她还有些意外,毕竟光子长得实在是太美了,连她才和光子见了两面,就挺喜欢她的。

这种一见如故的感觉,连叶凌月自己都很意外。

她并不是个多情之人,相反,因为某些缘故,她的朋友不多。

但一旦成为朋友,就会肝胆相照,蓝彩儿如此,几位师兄妹也是如此。

这个光子,身份来历也有些可疑,她真心不想与她为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