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0章 清白保卫战

光子这一声姐夫,喊得那叫一个字正腔圆,登时就让帝莘愣住了。

洗妇儿的弟弟?

自家洗妇儿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个厚脸皮没节操的大弟弟了?

帝莘记得,他在孤月海时,偶尔有听洗妇儿说起来,她的娘亲叶凰玉有了身孕,后来生了个儿子,但再怎么长,也不可能一下长成了光子这样的吧?(小人版夜凌光干嚎,我怎么样了,我活脱脱一个神界黄金单身汉好伐)

帝莘很是挑剔地瞟了光子几眼。

别说,仔细看看,这笨蛋狐狸男的模样和洗妇儿还真有那么一点点相似。

“你快啊,啊啊啊,这女人脱我裤子了,小爷的清白。”

再这样被罗千澈轻薄下去,光子只差要咬舌自尽了。

光子发誓,以后无论发生了什么事,都不能遣开自己的那帮神侍。

脚下一空,光子被帝莘拎了起来,几个起落,帝莘和光子都已经离开了院楼。

只有罗千澈一人,留在了院落里,饱受着桃花瘴的折磨。

帝莘带着光子,找了处隐蔽的地方,一甩手,将光子丢在了地上。

他冷冷地看着光子。

“把话说清楚,若是有一处不合理的,我不介意把你再送回去,我想罗谦城主还是很乐意看到你从他的心上人变成他的乘龙快婿的。”

一想到罗谦那老色狼,光子又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我说不就是了嘛。我叫做夜凌光,是神界的一名主神,光子只是我的化名,目的是为了接近我失散多年的阿姐夜凌月。五百年多年,她因为一个负心汉,魂飞魄散。我的双亲为了救她,历经千辛万苦,找到了一具合适她的肉身,就是你洗妇儿叶凌月。”

光子见瞒不住了,就索性一股脑,将事情的真相都说了出来。

“但是由于某些原因,阿姐虽然重生了,但她前世的记忆被封印了,她不记得我们了。”

“既是不记得了,你又何必来找她。你应该知道,回忆起过去,对凌月而言,未必是好事。我不愿意让她难过。”帝莘听到了洗妇儿为了其他男人,魂飞魄散,心里有些不舒服了。

他不管洗妇儿以前是谁,是神还是人,她现在是他洗妇儿,这一点不会因为任何人的出现而改变。

就像是,他脑中虽然多了那一段记忆,但是他对于洗妇儿的感情,不会有半分变化。

“你说得好听,你是担心阿姐记起来后,重新喜欢上那个负心汉,抛弃你吧……”

光子刚毒舌了几句,就见帝莘脸一黑,他连忙闭了嘴,他可没忘记,这个男人是个特大号的醋坛子。

“念在你是凌月的弟弟的份上,我这次先放过你。”

帝莘不愿意再听光子在那里提一些老掉牙的陈年往事。

“哎,你先回来,我话还没说完呢。难道你不想知道,我这次为什么会来找阿姐?我告诉你,那个负心汉也到古九洲来了,他很可能是冲着阿姐来的。”

光子一说完,双脚离地,又被帝莘拎了起来。

帝莘的身上,散发出狂暴的气息,他那双眼里闪动着危险的光。

那情形,就和光子在他的梦境中看到的那个创立了妖神卫的妖族少年一模一样。

“他是谁?”

“还能有谁,就是北境神尊奚九夜,那人差一点就成了我的姐……哎,当我什么都没说。总归那男人很厉害,他是神界的战神,和我父亲并成为神界战神,神力非同小可。”

光子越说越觉得脖子上的那只手收得越紧。

“奚九夜,这个名字我记住了。”

说完,帝莘一撤手,将光子丢掉了一旁,懒得再看他一眼。

“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的话,奚九夜是神界战神,实力非同小可,这才是重点。”

光子大呼小叫着,只可惜哪里还有帝莘的影子。

“喂,你真走了啊,这什么鬼地方,小爷我不认识路。”

天边渐渐亮了,漫长的夜终将过去,只是谁也不知道,天亮之后,等到都会是黎明破晓,亦或者是更加漫长的无止境的黑夜。

南幽都,妖宫之内,南幽后夕颜猛然收回了手。

临窗的这一片夕颜花开得如火如荼,在晨光下,就如血一般。

长满了荆棘花刺的花藤刺破了她的手。

她那双白净的是手上,沁出了一丝血珠。

她的背后,多了一双铁臂,见她搂在了怀里,南幽帝战痕披着一件寝衣。

看到了夕颜手时,战痕皱了皱眉。

“这已经不是你第一次被这片花刺伤了手了,我找人把它铲了。”

“不,我喜欢这片花,不过是一点伤而已。”

夕颜手中妖力凝聚,那一道伤口很快就消失了。

她轻轻一挣,从战痕的怀里挣脱了出来。

战痕的怀里,少了一个人,顿时没了温度,有些空荡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