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9章 一念成憾

时间荏苒,一晃一年多过去了,适逢水神节,又值城主爱女罗绮雪十六岁生日,整个水之城都张灯结彩,四处沉浸在一片喜庆欢欣之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夜间,罗绮雪偷偷从生日寿宴上逃了出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她独自一人,来到了运河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运河上,漂着一盏盏的花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对对有情男女,两两成双,放着花灯。 www.daocaorenshuwu.com

罗绮雪痴痴地望着运河上的花灯,在河岸边寻觅着期盼了一年多的那个身影。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可是一次又一次,一直到了深夜,运河旁的人都已经散去了,她依旧没有等到墨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罗绮雪的心中,百感交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墨泽来已经一年多了,他如今也已经十七岁了。 稻草人书屋

他应该已经夺回了鲛人部落的大权,成功化为人形了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还是说,他遭遇了什么不测,否则,他怎么会一直没有出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墨泽……墨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罗绮雪望着运河上渐渐飘远的花灯,痴念着。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是不是你的花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身后,传来了一个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罗绮雪一惊,转过了身去,却看到了一个年轻俊朗的男子,站在了灯火阑珊之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笑着,看着她,他有一双深邃的眼,在灯光下,泛着墨蓝色的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到那双眼时,罗绮雪不由抓住了那人的手,脱口而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墨泽,是你嘛,是你回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男子微微一怔,眼神从罗绮雪俏丽的脸上移到了她那身价值不菲的衣服上,男子展齿一笑,点了点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对,是我,我回来了。”

稻草人书屋

看到了这一幕时,罗千澈不由捂住了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怎么会?那个男子正是青年时期的罗谦。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罗谦冒名顶替了墨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接下来的事,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罗谦没多久就迎娶了罗绮雪,成了城主府的乘龙快婿,很快罗绮雪有了身孕。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因为身孕的缘故,罗绮雪慢慢地将手上的一些城务交给了罗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考虑到罗谦没有水神血脉,在调用水族上,一直有所不便,经不起罗谦的反复劝说,罗绮雪终于自己身上的一部分水神血脉以传承的法子给了罗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获得水神传承后没多久,恰好那时候老城主身体抱恙,在汉水一带又出现了水兽作乱。 稻草人书屋

身为少城主的罗绮雪因为身孕的缘故,不能外出平乱。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罗谦就自动请命,前往汉水流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罗谦外出之后,罗绮雪担心罗谦一人无法应付水兽,就瞒着罗谦也到了汉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时候,罗绮雪已经是挺着七个多月的肚子,她舟车劳顿,本想给夫君一个惊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哪知她到了汉水后,却意外看到了罗谦和几名当地的镇长,正在画舫上寻欢作乐。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罗谦搂着几名妖娆的女子,不时说着一些荤段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几名女子笑闹道。 daocaorenshuwu.com

“都说大人和少城主伉俪情深,没想到,你也是个欢场高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却见罗谦调笑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什么伉俪情深,我只不过是厌烦了那女人,所以才让镇长们捏造了水兽的幌子。你们不知道,你们尊敬的少城主,不仅在床上很无趣,还蠢得很。她到现在都以为,我就是她亲梅竹马的那个什么墨泽。我只不过刚好那时候遇到她,就被她误认成了什么墨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听到了这番话时,罗绮雪只觉得脑中轰的一声,猛地推开了船舱的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不是墨泽,她认错了人?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里面的人看到了罗绮雪时,全都慌了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罗谦也慌忙起了身,他虚情假意地走上前,想要解释。 稻草人书屋

慌乱之间,罗绮雪只觉得腹下剧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船上一片慌乱,稳婆的声音不时在耳边回响。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墨泽……墨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罗绮雪只觉得一股热流不断地从身下流出,她当时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绝不放过罗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孩子呱呱落地的那一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罗谦抱着孩子,握着罗绮雪的手。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绮雪,你看这是我们的孩子。之前都是我错了,我不该瞒着你。你放心,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对你。”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看着懵懂无知的孩子,再看看罗谦那张丑恶的脸,罗绮雪惨笑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个畜生,你给我滚!”

daocaorenshuwu.com

罗谦的脸色,刹那变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他冒充墨泽,这一年多一直战战兢兢。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对于罗绮雪,他压根没有爱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非但不爱,他还很恨罗绮雪,这女人,即便是新婚那一夜,被自己压在身下时,叫的也是墨泽。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对于罗谦而言,这一年多,他都戴着绿帽子。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贱人,你口口声声就只知道墨泽。那个野男人早已经不要你了。你不给我留活路,我又何必和你讲什么夫妻情面,你给我死去吧。”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罗谦掐住了罗绮雪的咽喉,罗绮雪挣扎着,可她产后的身子哪里经受地住畜生罗谦的折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罗绮雪的身下,伤口撕裂开,雪崩般血流不止,终于失血过多,断了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