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7章 不是她

洪明月并不知道叶凌月和奚九夜到底有什么关系,但是光凭叶凌月和那位北境女军神长得几乎如出一辙,洪明月就能断定,两人必定有关联,叶凌月很可能是那位北境女军神的后人。

daocaorenshuwu.com

但洪明月并没有怀疑过那位北境女军神就是叶凌月。 稻草人书屋

毕竟那女军神已经是数百年前的人物了。

daocaorenshuwu.com

洪明月也并不担心,洪玉郎会找不到奚九夜,或者奚九夜会认出叶凌月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一来,她听南幽后说,奚九夜此人很是骄傲,他即便是到了人界,也不会隐姓埋名,洪明月初来宣武城,人生地不熟,通过洪玉郎,一定能找到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二来,叶凌月到了古九洲后,就一直改容易貌,这无形中反倒是帮助了洪明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洪玉郎就答应了洪明月,这几日会多留意城门一带,只要有奚姓的男子进入宣武城,就立刻联系洪明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来也是凑巧,洪玉郎吩咐下去后没多久,半兽人侍卫就传来了话,说是金三少带了个叫做奚九夜的进城。 稻草人书屋

洪玉郎当即就通知了洪明月,只是没想到会是在这种场合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妹妹,这个叫做奚九夜的和金三少是一伙的,那金三少可不大好惹,你找他到底有什么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洪玉郎到红袖馆后,得知城主府的玉公子上门,老鸨点头哈腰,满脸的巴结,开了间正对着大门的厢房给两人,奚九夜进门时,两人就能一清二楚地看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由于九洲荒狩的缘故,宣武城里人满为患,红袖馆里的生意也是好的不得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奚九夜进门时,十三骑行在了前头,挡住了奚九夜。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哥哥,这件事你不要多问,等到时机成熟了,我自然会告诉你。人过来了,噤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半开半闭的窗户里,一个高大的人影正迎面走来。 稻草人书屋

洪明月和洪玉郎两兄妹心下好奇,悄声走到了窗户前,透过了窗户的缝隙,往外看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人就是北境的神尊?”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洪明月和洪玉郎看到了奚九夜时,都露出了几分惊诧之色。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洪玉郎看得牙痒痒,怎么又来了一个。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早前有了个帝莘,现在又来了个奚九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洪明月看得一怔。

daocaorenshuwu.com

她得了南幽后的命令后,心中也曾忐忑过,生怕奚九夜是个丑陋无比的老男人,可如今一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北境的这位神尊,比她想象得要……奚九夜的容貌和洪玉郎还有帝莘、紫堂宿之流相比,属于截然不同的类型。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他的五官相貌,比起洪玉郎要出众许多,但是比起帝莘、紫堂宿还是略逊色了些。

daocaorenshuwu.com

但是他身上有种若即若离的淡漠感,蜜蜡色的肌肤,常年征战沙场,让他身上有种孤傲的绝冷气息,很容易让洪明月这般的女人情不自禁生出了想要征服的欲望,砰然心动。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心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怎么可能会心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洪明月倏然惊醒,她的心中早就有了紫堂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不得不承认,若非是心中早就有了谪仙般的紫堂宿,否则她必定会被奚九夜所吸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无疑,北境的这位神尊拥有致命的吸引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洪明月正想着,已经走上了楼梯的奚九夜忽的眉心一凛,他察觉到了窥探的视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冷哼了一声,十丈之内,一股霸道的元力化为了指风,忽然点向了一旁的窗户。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前方的那做工精细的窗,就如纸糊般,一下子炸开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洪明月惊呼了一声,只咽喉已经被一只铁掌扼住。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对方出手之快,让洪明月没有半分招架之力。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怎么会这么快,这男人,简直就不像是一名神尊,他更像是一名杀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洪明月的额头冷汗落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奚九夜让她的感觉,和曾经的鬼帝巫重很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倒不是说相貌像,而是出手的方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人出手都是干脆利落的杀招,一招致命。 www.daocaorenshuwu.com

“你们干什么,快放开我,你们可知道,我是什么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洪玉郎也已经被十三骑的一人制住,他嘴里叫骂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被对方扼住,洪玉郎根本没法子动弹。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位大人,你弄疼我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洪明月声音柔弱,露出了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看清了洪明月的脸时,奚九夜的眼神骤变。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怔怔地望着洪明月,一瞬间竟是愣住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怎么会这么相似,这女子和她……他不禁有几分失神,可是一接触到洪明月的眼睛,还有她的神态,奚九夜的惊讶之色,很快就消失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不是夜凌月,夜凌月绝不会露出那样的表情,她聪慧、冷静的不似个女人,却唯独不会露出这样的神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洪明月见奚九夜最初盯着自己发呆,脖子上的压力也越来越小,心中暗喜,以为奚九夜已经上钩,想不到奚九夜那么容易就上了当。

稻草人书屋

“妓(女)。”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奚九夜想到了红袖馆是什么地方,对方在这里出现又和一个年轻男子共处一室,不是妓(女)又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