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8章 狭路相逢

月沐白一听对方自称是洪明月,不由多打量了几眼洪明月。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明月,你怎么会在这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月沐白早前也得了洪明月的信,洪明月在信中说过,自己因为某些缘故,变了容貌,不日会带着几人到宣武城投奔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以月沐白并没有太过意外,他也知洪明月这女人素来有些手段,但只要她还身中自己的炼制的毒,就不怕对方不听他操控。 稻草人书屋

只是月沐白并不知道,洪明月如今早已换了一具肉身,身上的毒也早就解开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沐白,这女人你也认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她是我的师侄,也是来参加九洲荒狩的,看来这都是误会。明月,过来拜见金三少还有奚少,他们都是这一次和我门同个代表队的,也是我们的同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月沐白瞟了洪明月几眼,虽说对方换了副相貌,可老实话,比起早前洪明月那副妖娆狐媚的模样,换了张脸的洪明月,看着顺眼了许多。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月沐白也知道金三少之流是什么货色,多一个洪明月在,还多个可以取悦对方的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金三少眯起了眼,看了洪明月几眼,尤其是看到了她凹凸有致和清纯中妖娆的容貌,不由眼前一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乖乖,这女子比起红袖馆的这些女猎妖者,不知强了多少,难怪洪玉郎和奚九夜会为了她起争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次九洲荒狩,金家老爷子为了防止他因女色而误事,一名女猎妖者都不让他带。 www.daocaorenshuwu.com

想不到月沐白却带来了一位大美人,他不由心花怒放了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奚九夜也看了洪明月几眼,得知对方不是妓,奚九夜的面色也稍缓了些,可也没有像金三少那样,露出垂涎的神情来,只是淡淡地收回了视线。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让洪明月有些不是滋味。

daocaorenshuwu.com

她心中暗想,自己明明和那北境女军神如此相似,为何奚九夜依旧是无动于衷,难道早前南幽后的调查有误,可是奚九夜看到自己时,又的确露出了诧异的神情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不过她也不急于一时,这次还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反正和奚九夜是一个代表队的,以后多得是机会,来日方长。 稻草人书屋

她就不信,以她的手段,九洲荒狩这阵子朝夕相处下来,还会勾引不到奚九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这样,金家为首的代表队也在几经波折之后,也终于顺利成军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另一方面,叶凌月在进入了宣武城后,就打听起了帝莘的下落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是这几日进入宣武城的各城代表队实在是太多了,宣武城又大,客栈多不胜数,对于叶凌月等人而言又是人生地不熟,她考虑之后,还是决定先安顿好众人,再用凰令和帝莘私下联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凌月,既是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帝莘,不如让其他人先行在城里找家客栈住下,我带你去和我的另外两名同伴见个面,不过,那地方有些特别,你不要太放在心上。”薄情干咳了几声,带着叶凌月往宣武城中的热闹处走去。

daocaorenshuwu.com

在前去会合的途中,薄情还告诉叶凌月,其实群英社早前所在的代表队也是上过天榜的。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九洲天榜除了城池外,社团、商会在内的组织其实也能晋身天榜,早前群英社最好的成绩是一百八十三名,不过因为竞争激烈,所以现在已经是不见名次了。”薄情不无遗憾地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薄情,谢谢你这一次愿意和我合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凌月也知道,若非是因为自己成了黄泉城的城主,薄情和群英社原本可以发展得更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自从她成了黄泉城的城主后,群英社的一些不法勾当都停止了,薄情为了追查小九念的下落,群英社损失很大,可薄情一句怨言都没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甘之如饴,何来谢谢一说。若非是你,我又怎会到了古九洲,凌月,你可知道我一直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薄情唇角勾了勾,那双俊秀的眼中,含着无限的风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哎哎,说话就说话,干嘛靠那么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插了进来,光子一只手抓住了自己阿姐,就跟老鹰护小鸡似的,将叶凌月挡在了身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薄情已经到了嘴边的爱慕之语,愣是被他给打断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薄社长,不好意思,光子一直喊着肚子饿,硬说让你请吃饭,说你是一社之长,不会介意多我们两张嘴吃饭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秦小川跟在后面,尴尬地冲着薄情笑了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了,薄情就算是要发作,也只能作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斜睨了眼光子,似笑非笑。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光子姑娘当真要跟我们去‘吃饭’,不过那地方,光子姑娘去了,怕是会‘不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有什么不便的,我可是月光戏班子的台柱子,什么三教九流的地方没去过。凌月去的,我也就能去。”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光子心中叹着,难怪爹爹说娘亲当年年轻时,有很多追求者,阿姐也是毫不逊色的,即便是掩饰了容貌,这些狂蜂浪蝶还是一个接着一个,赶也赶不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