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1章 玉手毒尊的另一个传人

次日,房阿县的县衙内。

“贱人,你们居然敢偷调令!”

只听得一阵啼哭声,荆长老的两名美妾摔倒在地。

荆长老本以为叶凌月这种小城主,只要稍给些颜色,对方就会乖乖妥协。

哪知道他今日再去传召,却发现黄泉代表队的人早已是人去楼空。

再一看,早前九洲盟颁下的那一纸调令也被拿走了。

荆长老一审问,才知道自己的两名美妾成了内贼。

他一怒之下,就下了狠手。

“好你个叶凌月,本长老看得起你,你居然敢使诈。你以为你逃出了房阿县,就能躲得过本长老的眼线。”

荆长老有种被愚弄的恼怒感。

就算是得了调令又如何,他多的是手段,让人暗中,神不知鬼不觉着把叶凌月那伙人处理掉。

反正一只小小的代表队,事后上报被妖兽袭击了就成了。

“来人。”荆长老刚准备叫人,忽觉得肚子有些难受。

他急急往了茅厕冲去,这一去,差点没把荆长老给拉脱水了。

从早上到下午,荆长老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更了不得是,荆长老发现自己体内的元力,居然随着拉肚子,变得越来越少了。

这可是吓坏了荆长老,他当即就找了一名随军的方士过来,替他再三诊断。

“长老,你的征兆像是中了毒。”

那方士很是年轻,看上去也不过二十多岁。

是早阵子刚投奔到了荆长老座下。

因为擅长解毒,所以被荆长老看中,这一次,荆长老前来房阿县,就把他一起带了过来。

得知了荆长老的病症后,那方士一检查,当即皱了皱眉。

“长老,若是属下没看错的话,你应该是中了毒。不过毒的种类还有需要查证。”

荆长老忙命人将所有的饮食水以及日常使用的器皿全都检查了一遍,可全都没有发现被人下毒的征兆。

一直到了第二天,方士才从荆长老的两名美妾身上佩戴的荷包里发现了一种毒药。

“长老,你中的是一种叫做泄元香的毒。这种毒的香气和女人用的胭脂水粉很相似,很容易混淆。但是若是长时间使用,会让人的元力日渐减少,到了最后会彻底元力全无,那就后患无穷了。”

那方士也是从一本古书上看到过这种毒,这种毒的研制之法,早就已经失传了。

“给我好好地拷问那两个贱人。”

荆长老一听,差点没昏厥过去。

两名美妾被打得死去活来,险些丢了性命,这才悲戚戚地说出了,这荷包是光子姑娘所送。

至于光子姑娘是谁,说是黄泉代表队的成员之一。

原来光子早前和叶凌月说了盗取调令的法子。

叶凌月听罢,生了一计。

她在玉手毒尊的毒经上看到过一种泄元香,这种毒可说是玉手毒尊的独门毒药,无人可解,而且对不修炼的人不会有毒害作用,极难被发现。

叶凌月早前因为好玩,也调配了一些,放在身边防身。

荆长老仗着自己的势力,为难她,叶凌月自是不肯善罢甘休。

她就将这种毒药给了光子。

光子又假装告诉荆长老的两名美妾,香囊是美容养颜圣品,两女都戴在了身边。

荆长老宠幸两女时,免不得吸进了许多,就不知不觉中了毒。

“岂有此理,居然敢对老夫下毒。我问你,我这毒可有解药?”

荆长老一听也慌了神,暗中一运气,发现自己体内的元力,一泻千里。

“长老,说来也是机缘巧合。换成了是其他人,对这毒还真是束手无策,好在属下的祖上,恰好有解毒之法。”

那方士一脸的巴结,取出了一本册子。

那册子上,写着“五毒宝录”几个字,而且笔迹也有所不同,显然不是出自玉手毒尊之手。

只是和叶凌月的那一本五毒宝录相比,这册子明显薄了许多。

但是翻开册子,还是能查找到关于“泄元香”的记载。

根据记载,这种毒会随着皮肤渗入体内,毒害五脏六腑,毒发的初兆是泄腹不止,到了后来就会脱力发力,直到元力全无,整个过程只需要三日。

而且一旦毒彻底发作,残留在体内的毒就会彻底消失,让人连追查都追查不到。

短短几行字,就看得荆长老冷汗浃背。

他急急再往下看,看到了下面还记载着解毒之法,顿时舒了口气。

幸亏他发现的早,体内的元力还只是损失了三分之一……可再往下看,荆长老的老脸又沉了下去。

在解毒之法的最后写着,这毒虽然能解,可就算是解开之后,中毒者体内的阳元已损,从今往后难近女色。

言下之意,却是荆长老就算是治好了,也是个不举。

“叶凌月,老夫必杀你!”

荆长老气得嘭的一掌拍下,可却依旧是浑身无力,想要起身都很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