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6章 龙家故人

怎么和当初龙家的龙包包所炼制的地阶灵器洛书山河扇的名字一样?

叶凌月不由想起了当年那个在四方城,有过一面之缘的小正太龙包包。

说起来自四方城一别之后,小家伙就代替了四方城主,镇守四方城,几年过去了,龙包包应该也已经长大了,他身旁的那头小闪电貂,应该也已经很大了吧。

“敢问城主,这洛书山河图可是出自青洲龙家之手?”

一别经年,叶凌月怀念故友,不由问道。

“怎么?叶队长还认识龙家的人?”

见叶凌月忽然发问,万象城主反问道。

“在青洲的时候,有一忘年交,算起来,也有数年没遇到了。”

叶凌月感慨着,在青洲日子,虽不长,但对于她而言每个朋友都很重要。

“你说得那位忘年交,可是龙家家主、四方城龙城主?”

万象城主朗声笑了起来。

他这才告诉叶凌月,他手中这幅洛书山河画的确是龙家之物,只不过最初炼制它的乃是龙家庭太祖,吞噬百货的龙望。

这幅画,也是龙望陨落之前最后的一件作品,在他被百火焚身之时,洛书山河画只完成了一半,一直被锁在了龙家的宝库中。

龙包包继承了四方城主后,龙老爷子就将龙家家主的位置也传给了他。

他小小年纪,却身兼重职,但总算是没有辜负四方城主的期望。

他将四方城治理的井井有条。

不仅如此,传闻他也有过人的际遇,成功将本命火从区区蓝火,进阶成了紫微火,成了青洲大陆难得一见的紫火方尊。

如今,他在炼器方面的修为早已不下孤月海的月沐白。

他在查看龙家宝库时,发现了当年龙太祖未完成的洛书山河图,就耗费了三个月的时间,重新炼制,终于炼成了青洲大陆上第一件次神阶的神器洛书山河图。

这幅图在炼后没多久,恰好那时,丹玉夫人得到了森罗鬼果王。

她和万象城筑发现,利用洛书山河画恰好可以暂时封印森罗母藤,就向龙包包暂借了洛书山河画。

这才有了后来叶凌月在地下宝库的事。

叶凌月听罢,这才知道,原来洛书山河画并非四方城主的藏品,而是龙包包的。

“叶队长,说起来,你若是真的前往九州大本营,也许还有机会遇到龙城主。他如今,也在九洲大本营,是那里的主要方尊之一。”

万象城主笑道。

所谓的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万象城主这话可没说全,龙包包如今在九州大本营可是正当红。

就连念无那老家伙,都要忌讳几分。

一旁的念小邪一听,叶凌月竟然还认识龙方尊,愈发恼恨。

龙包包比他年纪还轻,可相貌比他英俊,炼丹炼器技艺又被他好,九州大本营里不少人都在暗地里说,龙包包比念小邪强。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想不到龙包包那小家伙,居然有如此际遇。薄情,你还记得龙包包嘛?”

叶凌月没想到,龙包包那小家伙,居然变得这么厉害。

“记得。”

薄情极不情愿地憋出了两个字。

龙包包,不就是那个喜欢粘着叶凌月,还差使自己,背着他的臭屁小孩嘛。

这小家伙,好好的青洲大陆不待,跑到古九洲来干什么?

可别也是来追凌月的。

薄情心思细腻,他早就觉得,龙包包那小家伙对凌月的态度太腻歪了。

龙方尊?

一旁听着的奚九夜,脸色快跟锅底差不多了。

这女人,到底招惹了多少男人。

那个叫做龙包包的,又和她是什么关系?

凭什么那女人一提起其他男人,黑漆漆的脸就会跟发光似的,唯独对着他,爱理不理。

“多说无益,城主大人,你说怎么比?”

念小邪不耐道。

那丑八怪真是找死,居然和他最讨厌的龙包包是至交,也算她倒霉,他暂时动不得龙包包,那就从这女人身上下手好了。

“两位都是方士,应该都听说过画阵一说。所谓的画阵,就是用特殊阵法禁锢住部分修为。这幅画里乃是森罗母藤,它是上古遗留下来的魔物,以吞噬人的魂魄为生。由于某些原因,老夫没法子毁灭这魔物。这些日子,为了饲养这魔物,老夫一直投食一些妖兽。比试的方法其实很简单,只要两位一起进入洛书山河图,任何一方,只要能先看下那魔物的一根花藤,就算是赢了。”

万象城主说罢,啪的一声,打开了那洛书山河画。

画上,一株和画差不多高的鬼藤跃入了众人的眼帘。

“来人,抓几头妖兽过来。”

万象城主命人抓来了几头妖兽。

城主府圈养的妖兽,自是非比寻常。

有几头甚至达到了大妖级别。

可就是那样的妖兽才一靠近画卷,一股吸力自画卷中钻出,一根长满了吸盘似的倒刺的触角,倏地钻出,拽住了一头妖兽的脚,猛地一拽,妖兽就没入了画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