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7章 杀戮之果,森罗鬼王果

叶凌月和念小邪被吸入了洛书山河画中后。

“城主,队长不会有事吧?”

薄情和唐天颂紧盯着那幅画,恨不得把画看出一个洞来。

“放心,洛书山河画乃是辟邪之物,有压制那魔物的部分实力的作用。以叶队长和念方尊的实力,不计前嫌,同心协力,绝不至于被魔物所害。”

万象城主笃定的说道。

薄情和唐天颂相视一顾,从彼此的眼底,看到了更加深切的担忧。

不计前嫌,同心协力?

这词用在有仇必报的叶凌月身上,真的合适吗?

在两人看来同心那是绝对不可能了,不要自相残杀就不错。

万象城主将画卷朝着半空中轻轻一掀,画卷完整地打开了,悬浮在了半空中。

画卷不断地变大伸长,若是叶凌月再仔细观察,会发现这洛书山河画上,其实运用了一部分乾坤技艺。

当初龙包包亲眼目睹过叶凌月炼制乾坤生命袋,他事后,也从叶凌月那得了一部分的乾坤紫金竹,这洛书山河图能随变大变小,就是因为有一部分乾坤紫金竹的缘故。

那画,通体散发出了一股和煦的灵力,灵力笼罩下,画就如阳光般,画中的情形,全都倒映在了地上。

叶凌月和念小邪在画中的情形,顿时一览无遗。

洛书山河画内,叶凌月和念小邪被那吸力笼罩,同一时刻落地。

叶凌月有过一次入画的经验,比起念小邪来反应要更胜一筹。

才刚站稳脚,一阵异样的风声。

只听得“唰”的一声,数条黑影袭来。

叶凌月眉头一紧,身法陡然变化,只见瞬息之间,脚下已经踩上了九龙吟。

黑影的速度快,九龙吟的速度更快,只见的一道白虹,如星梭般,躲避着黑影。

雌剑九龙吟又拔高了数十尺,身下一顿,叶凌月这才俯身看向了下方。

只见地面上,一株植株惊人的森罗母藤昂然而立,它的根系,深扎在了土壤里。

大小,和当初叶凌月见过的全盛时期的囚天娘娘有的一拼。

大量黑色,犹如八爪触角的花藤长得密密匝匝,如盛夏的垂柳,长得很是茂盛。

在森罗母藤的最顶端,长着一个犹如人的头颅似的森罗鬼果王。

那鬼果王呈暗红色,此时毫无动静。

许是闻到了生人的气味,刚只吃了一头妖兽的森罗鬼藤意犹未尽。

那魔鬼藤条不断地挥舞着,在鬼藤的下方,有大量的妖兽尸骨,零星还可见一些人的骨头,显然有不少倒霉的城主府的侍卫,也遭了秧。

藤条化成了多道残影,发出了啪啪的闷响声。

进入洛书山河图后,叶凌月已然发现,这森罗母藤的冲击力,比起早前她看到的,还要可怕的多。

再看念小邪,他落脚的位置比叶凌月稍好些,距离森罗母藤还有些距离。

他显然是没想到,森罗鬼藤会如此庞大。

可看到了叶凌月凌空躲在了半空中,念小邪嘴角一咧,露出了阴冷的笑来。

“废物就是废物,只要我抢先夺得了藤条,就稳赢了。”

面对那重重藤条,念小邪却是全然不看在眼里般。

他手一扬,精神力大涨,那赤蝎火自他手中钻了出来。

赤蝎火爆发出一团炽热的火力,膨胀开,火焰中的那一头火炎蝎活了过来。

它那一身的甲壳,幽光发亮,犹如披备了一身的铠甲,悬挂着的倒钩尾,末尾闪着青蓝色的寒光。

那赤蝎裹着火势,凌空一腾,长长的蝎尾对准了森罗母藤的藤条刺去。

蝎尾上火焰熊熊,一沾上藤条,火焰就熊熊燃烧了起来。

森罗母藤发出了一阵刺耳的嘶声,多根藤条燃烧了起来。

“哈哈,什么魔物,在了我的赤蝎火前,?不过如此。”

念小邪眼看赤蝎得手,一时忘形,得意了起来。

“斩神刃。”

那念小邪也不愧是方尊级别的方士,眼看森罗母藤被点燃,他迅速用精神力凝聚成了一把弯刀形的刀刃,想要一刀斩落藤条。

只要藤条到手,这一次比试就胜了。

想不到胜利来得如此简单,念小邪仿佛已经看到了胜利就在眼前。

淡蓝色的斩神刃挟带着一股股气势惊人的精神力,旋转着,斩向了森罗母藤。

迎客厅内,唐天琪和金三少那伙人,一阵叫好声。

“不愧是念无方尊的高足,这么快就制服了魔物。”

“可不是嘛,你看那丑八怪都吓傻了。”

一群人叽叽喳喳,对着洛书山河画里的战况评头论足着。

就连万象城主都不由为叶凌月捏了一把冷汗。

唯有薄情、唐天颂还有点奚九夜三人,面色如常。

就在斩神刃斩向森罗鬼藤时,没有预料中的藤条被切得四分五裂。

斩神刃撞在了森罗鬼藤上,诡异的一幕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