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7章 一对狗男女

“你觉得,那三只代表队抗衡整个通天部落有几分胜算?” www.daocaorenshuwu.com

宁盟主老谋深算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么一说……几乎是没有胜算啊。”念无方尊沉吟道。 稻草人书屋

“不错,就是没有任何胜算。就算是金家和唐家加进去,也不是通天部落的对手。我让他们找回森罗鬼果王,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我的目的就是为了引出中原侯。”

daocaorenshuwu.com

宁盟主笃定地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倘若说,叶凌月真的和中原侯有关,她陷入危机中,中原侯必定会出手相助。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如今金角妖王失踪,若是通天部落再被铲除,中原地区必定会陷入混乱,九洲盟刚好趁着这个机会,将妖族绞杀,借机夺回中原地区,进一步入侵妖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若是退一步,叶凌月和中原侯没有关系,这一切都只是宁盟主的误解,那也没有关系,大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借着妖族的手除了叶凌月,也算是了结了念无方尊的心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原来如此,盟主真是深明大义,念无早前误解了盟主,真是该死。”

稻草人书屋

念无方尊这才恍然大悟,连连道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念无,你在九洲盟也已经很多年了,我的脾气,你应该很清楚才对。是人才,就得重用,但若是那人才天生反骨,不尊重长辈,不服从九洲盟的命令,那就只得一个下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盟主意味深长地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眼下,也是迫不及待想要看看,叶凌月到底能不能引出中原侯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五百多年了,九洲盟在中原侯的阴影下也已经很久了。

daocaorenshuwu.com

历任盟主都是战战兢兢,不敢违背中原侯当年签订的盟约,进攻妖界。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只可惜,他宁缺并不是一个甘于平庸的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势必要成为整个九洲盟历史上,最出色的盟主,他的盛名要凌驾于中原侯之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野心,在宁缺的胸膛里迅速膨胀,他和念无方尊相视一看,彼此心领神会,露出了笑容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天亮前后,叶凌月先是重新涂黑了自己的脸,再照着光子的手法,将自己的容貌恢复如初。 daocaorenshuwu.com

经历了昨晚的事后,她发现,自己这张真脸还是少露出来为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从鸿蒙天出来后,河边,早已没了奚九夜的踪影。 稻草人书屋

叶凌月松了口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找到了黄泉代表队的营帐所在,刚一进营帐,挽云师姐和叶流云都是一脸的促狭。 稻草人书屋

“凌月,听说你昨晚住在帝莘那儿?”

稻草人书屋

昨晚大伙儿都在等凌月回来,秦小川带话回来,说是半路上遇到五师妹舞悦,说是凌月不回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凌月和帝莘本就是双修伴侣,住在一起倒也没什么。 daocaorenshuwu.com

只是黄泉代表队的众人听后,反应都是大不相同。 稻草人书屋

黄俊、唐天颂那般人逼问着秦小川,队长和帝莘进展到了哪一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薄情阴着脸,一语不发。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叶凌月脸皮子薄,被这么一问,立刻烧红了脸,亏了她现在是黑皮脸,看不大出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正欲开口解释,就觉得一道人影飞蹿到了她面前。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凌月!帝莘那小子是不是欺负你了!杀千刀的帝莘,我要宰了他!”

daocaorenshuwu.com

光子磨牙霍霍,恨不得手撕了帝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昨夜他一听说阿姐和帝莘住一起了,只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吵嚷着要去“救”凌月,被叶流云和挽云师姐给拦了下来,这家伙吵闹了一个晚上,仔细一看,叶流云和挽云师姐都是顶着一个巨大的黑眼圈,显然昨夜都没睡好。 www.daocaorenshuwu.com

“你说要宰了谁?”

daocaorenshuwu.com

一个懒洋洋的声音飘了进来,光子浑身一僵,头皮顿时一阵发麻,回头一看,就见帝莘走了进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厮今日的气色尤其好,看上去精神奕奕,眼角含春,说是没奸(情),谁也不信。

www.daocaorenshuwu.com

“帝莘,你怎么来了?难道是舍不得凌月,这不是刚分开没多久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流云见了准表妹夫,笑眯眯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凌月咳了几声,生怕叶流云说漏了嘴,忙走了上去,睨了眼帝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怎么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来送欠条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帝莘老老实实掏出了几张新打的欠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昨夜洗妇儿走后,他怎么也睡不着,索性就睁着眼到天亮。

daocaorenshuwu.com

天亮之后,章全那小子就鬼鬼祟祟地带着一干五灵代表队的队员想来“闹场子”,被帝莘一拳一个,揍了个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帝莘还趁机让众人打了欠条,屁颠颠来见自家洗妇儿了。

daocaorenshuwu.com

“哟,还未成亲就开始上缴个人财产了,凌月,你真是驯夫有方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挽云师姐咯咯笑着。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师姐别瞎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凌月愈发不好意思。

www.daocaorenshuwu.com

“对了,你猜我刚过来时,看到了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帝莘似是想起了什么,不急不慢说道。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我看到了洪明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大早的,你说那女人干什么,真是个不要脸的,居然顶着凌月的脸招摇撞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流云气不打一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是叶家人,对于洪明月和洪府的来历一清二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