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5章 前世的妖祖,今世的帝莘

眼看那森罗鬼果王就要被通天妖王吞噬,就见一道身影,如电闪雷骋般,几乎是同时,都抓向了森罗鬼鬼王。

“金猿!你小子疯了不成!”

通天妖王大惊,发现其中出手的一人,正是自己的儿子金猿妖将。

只是通天妖王很快发现,和蜈将、豹马妖将不同,金猿妖将的妖力似乎并没有受损。

“你!你不是金猿!”

“发现的太晚了,你还是下去陪你那双无用的儿女去吧。”

奚九夜面容一变,恢复了人形模样。

通天妖王发现时,已经是太迟了,奚九夜一指直刺向通天妖王的手臂。

凌霄冰指,一指才出,通天妖王的右半边手臂瞬间就凝结成冰,只听得一阵凛冽的掌风,那一掌,斩落了通天妖王的手臂。

原本被通天妖王抓在了手中的森罗鬼果王也跌落在地。

“啧!”

看到森罗鬼果王居然被奚九夜给夺去了,一直在旁冷眼看好戏的叶凌月和帝莘等人都在心里咒骂了一声。

按照叶凌月的计划,只要让通天妖王吃下“森罗鬼鬼王”,那他们的计划就圆满完成了,哪知道奚九夜会突然插手。

地上那一颗,虽然是假的森罗鬼果王,但若是被奚九夜给带回了九洲大本营,一定会被揭穿。

到时候,宁盟主一定会追究真正的森罗鬼果王去了哪里。

小吱哟的事迟早要暴露。

那一颗“森罗鬼果王,必须抢回来。”

叶凌月的脑中,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她迅速和帝莘对视了一眼。

帝莘心领神会。

几人同时望着地上的那一颗森罗鬼果王。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通天妖王失了半只手臂,又没了一双儿女,今日的这一场寿宴,他本以为会成就自己人生的至高巅峰,却没想到,这是一场活生生的噩梦。

这么多人族年轻高手,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他是北境神尊奚九夜,想不到,高高在上的神也会参合人界的事务。”

夕颜妖后此时也才认出了奚九夜来。

奚九夜怎么也在通天部落,这么重要的事,洪明月怎么会没有告诉自己!

神尊!

通天妖王刹那间,面色发青。

这一出手,就废了自己的一只手臂的男子,居然是神界的神尊。

“奸邪妖族,死不足惜。不过,本尊没工夫和你们这些蝼蚁妖族多说。黄泉代表队的诸位,你们也看够戏了吧?要出手,就名正言顺的来。帝莘,我知道你在这里。”

奚九夜竟是目光一转,直直落在了不远处的帝莘的身上。

原来,他居然也早就看穿了帝莘的伪装。

也不怪奚九夜会认出帝莘。

他认识帝莘开始,就已经将对方视作生平罕见的对手。

帝莘虽是改容易貌,但有些东西,却是改容易貌也改变不了的。

譬如说眼神,譬如说比刀锋还要锐利的气势。

整个寿宴上,除了那北狱帝赤烨,也就只有帝莘一人,有让奚九夜侧目的气势了。

帝莘?!

夕颜在听到这个名字时,犹如被晴天一个霹雳,整个人都懵住了。

奚九夜收罢一抬手,地上的那一颗森罗鬼果王“嗖”的一声飞了起来。

不等森罗鬼果王落到了奚九夜手中。

空气犹如瞬间扭曲了般,一道金光耀动。

帝莘的衣角犹如最锋利的刀芒,两道人影极快地碰撞在一起。旋即分开。

森罗鬼果王没有落到任何一方的手上。

帝莘依旧是一身琴师的打扮,只是他修长的指尖上,牵着一根断了的琴弦。

帝莘已弦为剑,将奚九夜意图抢劫的神力,硬生生地切断了。

奚九夜的眼中,像是震惊,又像是羞恼的光色,一闪而过,就如昙花一现。

虽然压制了实力,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居然有非神族,可以阻挡下他的一招。

“帝莘?你真的是帝莘?你是为了救我才来的嘛?”

夕颜妖后在看到了帝莘雷霆一般的身手时,艰难地开了口。

她凝视着帝莘,声音颤抖。

她怎么会没认出他来,他是帝莘。

哪怕是乔装过,可那高大的背影,还有那凌厉的气质,除了他又还能有谁?

五百多年了,他,真的回来了?

夕颜妖后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这女人,脑子被骡子给踢了不成,要找男人,回家找去。你哪只眼睛看到了帝莘是为了救你来的。他有双修伴侣的,就是她。”

光子一听,眉头一挑,泼辣十足地骂道。

这都什么女人啊,帝莘有女人好伐,他是他的姐夫好伐。

光子算是默认了帝莘的身份了。

他极其护短,阿姐的男人,哪怕是名义上的男人,也不能被其他女人染指了。

光子可是认得夕颜的。

这女人,不就是他入梦时,在帝莘的深层记忆里看到过的那个什么妖族小公主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