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3章 在劫难逃

尽管紫叶菩提早已枯萎,可是小女孩的习惯依旧没有改变。

她依旧喜欢将心事和小八卦告诉紫紫。

只是,和最初不同,她讲“说”改成了“写”。

像上一次的肖像画那样,她将自己身旁发生的点点滴滴都记了下来,放在了一口箱子里,埋藏在地下。

她希望有一天,当紫紫从“冬眠”中醒过来后,能看到自己说过的每一句话。

时间荏苒,一晃八年过去了。

当小女孩最终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

紫叶菩提依旧没有从“冬眠”中醒过来。

“紫紫,我要离开八荒神境了,希望我再回来时,你已经长得比我还高了。”

少女最后一次,挖开了枯木前的土壤,将一封写好的信,放在了箱子里。

她的背影,消失在了炫目的阳光中,天空,一抹晴蓝。

少女走后,思园渐渐荒芜,野草丛生。

一晃又是数年,在某一年的春季,当和煦的春风吹过了再无人烟的思园时,在那一截枯萎的紫叶菩提木前,长出了一根嫩绿的枝叶。

那枝叶越长越快,在一个日夜的时间里,那一截早已没了生机的枯木,竟一下子成长了一棵参天树木。

金色的枝干,紫色的叶,将阳光遮挡住。

只听得一声鹰唳声,晴空之上,有一头鹰翱翔而过。

一只手,修长有力,属于青年男子的手翻开了树前的土壤。

那口承载了小女孩从孩童蜕变城少女的无数的记忆的箱子,被取了出来。

箱子里,已经塞满了各式各样的信。

上面的字迹也从稚嫩变成了娟秀,唯一不变的是,每一封信的开头都会一如既往写着“紫紫”两个字。

第一年,小女孩反反复复只写着一句话。

“紫紫,你什么时候才会从冬眠醒来,月儿想你了。”

第二年,许是小女孩认识的字多了,信的内容也渐渐多了起来。

“紫紫,娘亲有宝宝了,我很快就要当姐姐了。”

“紫紫,我已经不爬树了,不掏鸟蛋了。爹爹说了,当姐姐的,必须要做榜样。”

第三年。

“紫紫,我有了一对双胞胎弟弟。他们长得跟糯米团子似的,脸圆圆的,眼睛大大的。那个酷酷的叫做阿日,那个喜欢哭的叫做阿光。”

“紫紫,我又去了冥界。干娘生了一对可爱的龙凤胎。”

“我在冥界遇到了一个很酷的鬼,比我干爹冥神还酷哦。”

第四年。

“阿光和阿日越来越大了,很黏我,我只能偷偷地来看你。”

第五年。

“紫紫,我终于打听到了九夜哥哥的消息了。他的眼睛治好了,他好像不记得我了(失望),我有和你说过九夜哥哥的事没?”

第六年。

“紫紫,阿日和阿光老喜欢打架。娘亲生气了,她让爹爹送阿日去军营,送阿光去浮屠天学医。我很舍不得他们。”

第七年。

“紫紫,八荒神宫只剩我一个人了,阿光和阿日都走了。为什么你还不回来,我一个人好孤单。”

第八年。

“紫紫,我又遇到了九夜哥哥,我好像喜欢上他了。就像是爹爹喜欢娘亲那样的喜欢。我想去找他……”

信纷纷扬扬,落到了地上。

“喜欢”那两个字,显得尤其刺目。

那是最后一封信,此后,再无此后。

紫堂宿静静地矗立在那里。

他的身后,那一棵紫叶菩提树叶纷飞。

紫色的菩提叶,落了一地。

“宿,你当真要放弃一切,回到下界?要知道,你已经历练八十余劫,只需这一劫,即可……”

“我愿意。”

“你不后悔?你可知凡女无心,那女子命带红鸾劫,命定之人乃是……”

“救我一命,许她一生。”

菩提本无心,一朝有心,却是永世不变。

她今世有难,知她过得不好,他始终是放不下。

“情之一字,于你犹如穿肠毒药,入了心,蚀了骨。你需记得,你一旦下界,既失佛性。再要返回,除非斗转星移,天河陨落。你本非下界之人,受浑浊之气影响,情(欲)每增一分,记忆必失一分,你且好自为之。”

那漫天神佛的叹息,犹然在耳。

他终于回来了,不惜以数万年的修为和佛性做交换,可她……却已经不在了,她喜欢上了其他人。

他不怪她喜欢上他人,若是那人能给她一世专宠,他亦可以天涯相守,只沉睡在她的记忆里,永远做那棵紫叶菩提。

可那人不可能给他幸福,他会毁了她。

紫堂宿的眉宇间,堆积着散不开的忧郁之色,心口的位置,突突的疼。

一阵翅膀扑腾的响声,三界鹰落在了他的身旁。

“咕咕。”

三界鹰瞅瞅地上的信,发出了一阵短促的叫声,似乎是在替自家主人不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