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9章 誓 言

叶凌月和帝莘回到九洲大本营时,已经是天明前后。

小九念来得突然,叶凌月早前出关后甚至还么来得及和队里的其他队员们见上一面。

帝莘趁机将叶凌月闭关的这几日里,九洲大本营里发生的一些事告诉了叶凌月。

“岳梅死了?”

叶凌月很是震惊。

“你闭关后的第二天,就不治身亡了。九洲代表队上下都很是愤怒,陈沐伤心了几天,据说这几日茶不思饭不想,旁人都说他是个痴情种。”

帝莘讥讽道。

陈沐那种人,算哪门子痴情种。

他可没忘记,在主帐时,陈沐看自家洗妇儿的眼神,那眼神就和饿狼似的。

“总觉得岳梅的死有些蹊跷,陈沐此人必须提防。”

叶凌月蹙眉。

岳梅死了,无疑会引发九洲大本营里一些人对她的不满。

人是她伤的,她下手时很有分寸,会不会死,她再清楚不过。

“帝莘,我方才不方便问,五姐和赤烨妖帝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凌月事后才想起来,那一夜在通天妖王的寿宴上,赤烨妖帝和五姐之间的互动,确实有些奇怪。

印象中,五姐一直是个羞涩老实的性子,怎么会和脾气火爆的赤烨妖帝扯上关系了?

帝莘扯扯嘴角,将赤烨和舞悦之间的那点暧昧事,说了个大概。

“你说五姐和赤烨差点就那个那个了?五姐喜欢赤烨?”

叶凌月美眸瞪圆,小嘴快要不拢了。

“五姐喜欢不喜欢赤烨我不知道,但赤烨对五姐那是绝对动了心的,他看五姐的眼神,就跟我看你的眼神是一样的。”

帝莘调侃道。

“什么乱七八糟的,除非五姐答应了,否则你可不许乱点鸳鸯谱。你忘了阎九大哥和彩儿姐的事,五姐虽然没有爹娘,可是她毕竟是孤月海掌教的弟子,赤烨是妖帝,两人在一起,前途坎坷,很难有好结果。”

叶凌月板起了脸来。

蓝彩儿和阎九的那段感情,备受世人唾弃,为此他们的孩子小九念也背负了许多。

叶凌月一想到小九念年纪小小,就只身闯妖界,还好几次险些丧生,就心有余悸。

她不想看到舞悦再重蹈覆辙。

“洗妇儿,原来你嫌弃妖?难怪你一直不肯让我碰你,赤烨和五姐认识才多久,都已经到了那个地步了,你和我……”

帝莘俊脸一垮,垂着肩膀,一副自暴自弃的模样。

“那哪能一样,赤烨是妖帝,上有高堂,五姐与他在一起阻力太大,最重要的是,五姐还没爱上他呢。而我与你……”

叶凌月生怕帝莘误会,忙着解释,这一解释,却发现自己上了帝莘的当。

“我与你怎样?”

帝莘诱着叶凌月往下说。

“我爱你,你也爱我,两情若是相悦,前面就是刀山火海,闯过也是甘之如饴。”

叶凌月一咬牙,脱口而出,说罢,她心如鼓擂,连眼神都不知该往哪里摆了。

这般男女情(爱)之话,叶凌月却是第一次说出口。

帝莘朗声笑了起来,也不顾两人还在赶路,长臂一张,拦腰将其抱了起来。

在了星月交辉之下,清风徐徐而来。

帝莘深情凝视着怀里面红耳赤的人儿,凤眸里是最温柔的光彩。

他俯下身来,先是轻轻啄了下那甜蜜可口的唇,尝到了甜头后,又逐渐由轻啄改为了深尝,舌一寸寸地交缠在一起,体温隔着单薄的衣裳熨烫着彼此的肌肤。

这一吻却不知过了多久,直到怀里的人儿呼吸有些急促,帝莘才不得不松开了唇。

他的眼底,还染着(情)欲的红色,声音有些沙哑。

“洗妇儿,是刀山,我挡在你前头,是火海,我背着你过,你记住,没有人能分开我们。这般的情话,你只许对我一人说,我也只愿意听你一人说。”

叶凌月微微一怔,隐约觉得帝莘的话语里,有一股酸味。

没事,这家伙又吃哪门子飞醋。

却不知,帝莘在听到叶凌月说到两情相悦时,不由想起了奚九夜来。

所以,前一世,她是否也是那样爱过奚九夜。

她为了奚九夜,宁愿背井离乡,违背父母之命。

就在洗妇儿含羞带怯说出那些情话时。

他窃喜之余,又有些嫉妒奚九夜。

许是奚九夜那小子最近太频繁地出现在洗妇儿身旁了,帝莘的危机意识大大加剧了。

哪怕洗妇儿的记忆里早已没有了那个男人的身影,可一想到,前一世,洗妇儿曾对那男人动心过,而且很可能也说过那样的情话,帝莘就心底就发酸。

帝莘抱着叶凌月,索性就不放下了,一路上不时对自家洗妇儿啃啃咬咬,弄得叶凌月满脸的红晕,不知帝莘这一次,又是发哪门子神经。

两人回到九洲大本营时,已经是天明前后,只是稍作休息,叶凌月就召集了黄泉代表队的其他队员。